导读:2011年6月,位于渤海中部的中海油与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合作项目发生严重的溢油事故,造成蓬莱19-3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面积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疑似受到污染影响,山东烟台附近海域养殖的扇贝出现大面积死亡,经历了多年绝收。自2011年11月起,山东烟台牟平区30位渔民委托公益律师贾方义,第一次向青岛海事法院对康菲公司提起了民事诉讼。时隔六年,渔民索赔有了新进展。

中国绿发会于今日(11月7日)发布消息称天津5渔民诉康菲公司、中海油污染损害赔偿案一审宣判,驳回原告渔民诉讼请求。

驳回原因为:

1、天津渔民因渤海蓬莱19-3油田严重污染事故而起诉权利正当且原告适格,有权索赔;

2、渔民起诉未过诉讼时效;

3、原告渔民的损失数额仅有村委会等的证明,而被被告提供的“天津海洋渔业年鉴”中的数据所否定。据此一审判决:驳回原告起诉。

微博截图

相关阅读:

渤海溢油事件6年后:214户渔民诉康菲索赔3千万开审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记者:刁凡超

原始发布时间:2017-09-22 17:32

“康菲蓬莱19-3油田溢油事件”余波未平,时隔六年,渔民索赔有了新进展。

9月19日,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原唐海县)海域张玉新等214户渔业养殖户诉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海上污染损害责任纠纷案,在天津海事法院开庭。起诉状显示,原告214户养殖户共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共同赔偿因“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污染造成的2011年经济损失约2971万元。

2011年9月1日,河北唐山乐亭县,京唐港浅水湾岸边铺满受污染死亡的大量扇贝。视觉中国资料图

2011年6月,位于渤海湾的“蓬莱19-3油田”发生严重的溢油事故,造成蓬莱19-3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面积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虽然,两公司对河北省乐亭县至辽宁省绥中县,连续岸段受污染的“四县三区”渔民养殖户进行了赔偿,但受此事件影响的曹妃甸养殖户却未被纳入善后补偿方案。

庭审现场,康菲公司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海域并没有遭到溢油事故的污染,即便有损失发生也与溢油事故无关。

“如果被告不能充分的反证出原告的损失与其溢油污染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话,那么将承担法律上的不利后果。”原告代理律师刘湘说。

19日当天的庭审在下午6时许结束,基本完成举证质证程序,合议庭表示会根据情况择日进行二次开庭。

举证质证结束,还将第二次开庭

9月19日上午9点,案件在天津海事法院第六法庭开庭。

法庭现场,原告方除渔民代表外,有五名志愿律师出庭,被告康菲公司、中海油公司均由代理律师出庭。天津海事法院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

法庭上,原告根据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的举证规则,就权利基础、污染者排放了污染物,被侵权人的损害情况,污染者排放的污染物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等方面提出了22项证据。

“如果被告不能充分的反证出原告的损失与其溢油污染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的话,那么其将承担法律上的不利后果。”原告代理律师刘湘说。

而在庭审现场,康菲公司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海域并没有遭到溢油事故的污染,即便有损失发生也与溢油事故无关。

由于原告人数有214户,举证材料较多,庭审时间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6时许,经过庭审,当天已基本完成举证质证程序,合议庭表示会根据情况择日进行二次开庭。

同海域渔民未纳入行政补偿

原告214户养殖户是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的水产养殖业者,长期以来一直在唐山曹妃甸港以东海域从事渔业养殖的生产经营活动。

曹妃甸区原名唐海县,地处唐山南部沿海、渤海湾中心地带。

2011年6月4日、6月17日,位于渤海中部的中海油与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合作项目——“蓬莱19-3油田”突发溢油事故,据国家海洋局公布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关于事故调查处理报告》显示,溢油事故造成蓬莱19-3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面积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其中87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严重污染(超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受污染海域的海洋浮游生物种类和多样性明显降低,生物群落结构受到影响。至2011年12月底,蓬莱19-3油田海域海面仍有零星油膜。

尽管此后事故责任方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根据调解协议向河北、辽宁的部分地区进行了补偿,但同样位于河北海域的曹妃甸渔民未被纳入补偿范围。

据常年从事环境资源诉讼的律师霍志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该案214户原告的养殖区位于河北省曹妃甸港以东海域,此前属唐海县,后因区划调整并入曹妃甸区,在地理位置上确与乐亭海域相邻。

“当时是行政调解,河北仅赔偿了一部分,如乐亭县等,但与之同片海域的唐海县一直没赔偿。”霍志剑说,乐亭海域已被我国官方和海事法院认定为溢油事故的污染区域,而本案原告养殖区所在的曹妃甸港以东海域就紧邻乐亭海域,两地实为同一海域,沿岸渔民共用来自乐亭海域的海水从事渔业养殖,如果乐亭海域遭受了污染,那么曹妃甸海域必定会同样会遭到污染影响。

多位专家认为曹妃甸海域确受到康菲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污染

溢油事故后,该片海域的渔业养殖实际上是否也遭到了污染影响?

蓬莱19-3油田溢油事件发生后,唐海县人民政府制定的《海水健康养殖生态资源修复项目建议书》中提到,“由于养殖生态环境急剧恶化致使唐海县2011年海水养殖业仅对虾产量一项可比口径较去年减收近1亿元”。

农业部黄渤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所作的《蓬莱19-3油田溢油对曹妃甸港以东海域养殖生物损害评估报告》的鉴定结论显示,“2011年蓬莱19-3油田溢油污染对曹妃甸港以东海域养殖生物产生损害,使众多养殖单位蒙受经济损失。”另外,该报告对每一户受损渔民都有具体的损失评估数额。

如果确有损失发生,那么这些损失与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上述提到黄渤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的鉴定结论,2014年3月23日,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援助中心邀请水产、海洋、环保等方面的五位专家就河北省唐山曹妃甸港以东海域受2011年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污染进行论证。

当时,专家组一致认为原告海域2011年7月至9月海水养殖生物的死亡与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污染有关。

来源:凤凰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