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2011年12月23日晚6点30分,由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主办、德恒律师事务所协办的“民商法名家讲坛”系列讲座第8讲在北京理工大学七号楼108模拟法庭成功举办。本次讲座的主题为“论侵权责任一般条款”,由《中国法学》杂志总主编、中国法学会期刊法学研究会会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张新宝教授担任主讲人,来自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的梅夏英教授、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龚赛红教授和我院的孙天全副教授担任点评嘉宾,讲座由我院孟强老师主持。我院民商法研究所所长赵秀梅副教授率法学院研究生和本科生参加了讲座。讲座之初,主持人孟强老师对张新宝教授做了简要介绍,法学院副院长张艳丽老师代表法学院致辞,对张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随后,张新宝教授发表了题为“侵权责任一般条款的理解与适用”的讲座。讲座中,张新宝教授首先从《侵权责任法》的适用与司法实践统计数据的角度,探讨了研究侵权责任一般条款的重要意义与价值。然后,张新宝教授全面、系统地介绍了关于侵权责任一般条款的含义与立法例。张新宝教授指出,我国《侵权责任法》以四要件为基础,采用一般条款的立法模式,赔偿责任除适用该法第六条外,还需配之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等规定。关于侵权行为构成要件这个传统理论问题,张新宝教授认为,“四要件说”与“三要件说”两者本质上并无区别,而具体到我国立法,则是做了折中的选择。最后,张新宝教 授结合具体的案例,以对《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的文义解释为切入点,辐射到第七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的理解与适用,深入浅出地讲解了过错责任 与无过错责任的含义、适用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等疑难问题。无过错责任案件中没有过错,对于某类案件为什么要适用无过错责任归责原则的问题,张新宝教授认为,在这类案件的背后,总有一个起决定作用的要素,法律要求此类案件的侵权人承担无过错责任,那就是“危险”。一个半小时的讲座内容兼顾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的双重需要,展示了张教授深厚的学术功底,令同学们感悟良多。在评议环节,梅夏英教授首先表达了对张新宝教授在侵权法领域坚持不懈的学术追求和取得累累硕果的赞赏之情。梅夏英教授还指出,我国《侵权责任法》存在保护客体范围过窄、没有立足损害赔偿等方面的问题有待解决。龚赛红教授以提问请教的方式,与张新宝教授进行了互动探讨,集中讨论了未成年人侵权责任的承担、“行为违法性”与“行为”的判断标准之区别以及《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一条所规定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等问题。孙天全副教授谦虚地表达了听完讲座的收获和体会,同时,表达了对张教授学术功底的高度敬仰。张新宝教授针对上述各位评议人的评议一一进行了简要的回应。最后,讲座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通过此次讲座,同学们对侵权责任一般条款的理解与适用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也领略到了各位学者对侵权法的研究方法,受益匪浅。(撰稿:董俊霞摄像:魏盈君 编辑:党莹 审核:张艳丽)

 

主   题:论侵权责任一般条款

主 讲 人:张新宝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法学》杂志总主编、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中国法学会期刊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秘书长

特邀嘉宾:张艳丽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法学博士

评 议 人:梅夏英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龚赛红

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孙天全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主 持 人:孟 强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

时   间:2011年12月23日(周五)18:30

地   点:北京理工大学7号楼108模拟法庭

主   办: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

协   办:德恒律师事务所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大家晚上好。今天是民商法讲坛的第八讲,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中国法学会期刊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杂志总主编、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张新宝教授来我们进行题为“论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的演讲。本次讲座我们还特别邀请了我院副院长张艳丽教授致辞,同时我们还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的梅夏英教授、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的龚赛红教授和我院孙天全副教授来担任评议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嘉宾的到来!(掌声)首先,有请张艳丽教授致辞。

 

张艳丽教授: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同学晚上好,刚才孟强老师说了,今天晚上是非常荣幸的。这个荣幸呢,不仅仅是讲座的内容重要,更重要的是人物的重要。第一点呢,在法学院成立之前,特别是孟强老师没有来之前,我一直想邀请张新宝教授来演讲,但是没有如愿,那么今天的愿望实现了。第二点呢,从人身关系来讲,新宝教授既是我的学友、校友,更是我的老师。虽然在本科的时候他比我低一届,但他确确实实又是我的老师,包括在座的龚赛红老师。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我在求学过程中,特别是后面的学位取得的比较晚,我的博士论文是经过张教授和龚教 授二位教授评阅的,所以在这儿我还得表示感谢。第三点重要性呢就是说,最最重要的,新宝教授虽然年纪不是很老,但是在《侵权责任法》的立法方面起到了非常 重要的作用,为很多理论奠定了基础,所以说,他是侵权法领域非常重量级的人物,或者说是在这个领域泰斗式的学者。新宝教授在侵权法方面的学术见解是非常犀 利的,因为新宝老师有着不同于一般法学家的智慧和心灵,所以取得了今天这样大的成就,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所以说,今天晚上基于三方面的重要性,再次对 新宝老师表示欢迎、表示感谢!(掌声)

 

作 为《侵权责任法》的一般条款,是《侵权责任法》立法之初以及立法后学术界都在探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许多学者还在不断的解释、不断的争 论。那么围绕这样一个题目,是有很多的观点和看法,比方说,一般条款是大条款呢,还是小条款?一般条款和类型化的关系是什么?作为一般条款,它和特殊条款 是一个什么样关系呢?我相信凭着新宝教授不同于常人的智慧,今天晚上他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一个非常精彩的讲座!

 

张新宝:谢谢张院长,谢谢三位教 授和孟强讲师,谢谢同学们。今天是个比较冷的天,外面的老师和同学们来不容易,其次到了年底大家都比较忙,下星期要考试了,所以能够抽空来参加这么一个讲 座,而且底下基本上坐满了,很不容易。不是说谁经常有这样的机会,有时候去做讲座,由于宣传力度不够,不是内容不行,所以听的人不是太多。特别是在人大这 样的地方,每天都有讲座,最后大家都有审美疲劳,都不爱去听了。所以我在这也做个广告,希望大家关注人大法学院的讲座,特别是601教室,欢迎大家去听。(笑声)可能这边也有不少讲座,但现在可能还没有人大多。

 

那么,今天给大家讲的是老题目,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在几年前,或三年前讲,主要是立法方面的问题,例如,要不要一般条款,以及写一个什么样的一般条款,这个问题到09年的12月26号,也就是两年前的今天就结束了。所以说呢,近两年来,我们要解决的不是要不要一般条款,以及要一个什么样的一般条款的问题,而是如何正确的去理解,去适用一般条款的问题。简单的说,条文在什么地方呢?是以侵权责任法第6条为核心的法解释的问题。我有个同事,曾经在立法过程中,一方面主张一般条款,另一方面写了类型化的一般侵权责任,我就问他,这些侵权责任的类型记得住吗?他说记不住。那我说:”你都记不住,别人怎么能记得住。”我也曾经专立一个小组,写过侵权责任法的责任稿,跟我们2009年通过的侵权法法差不多,但是相比之下,我们列举的侵权责任的类型少的多。我们侵权责任法严格从第5章 开始列举,有些是适用过错责任的,就一张,医疗损害。医疗损害从立法基础来说可写可不写,但是立法政策需要写,因为在当前或者立法进程中,医患关系矛盾很 突出,希望通过写这章来正确的调整医患关系,减少医疗诉讼,达到和谐的目的。以无过错或者过错推定为归责原则,进行类型化的列举。最近法院有一项调查,侵 权责任法颁布以后,用哪个条文办案最多,或者审判中各个条文在审判中的作用,最后得出的结论,有一半的案件要适用第6条第一款,剩下的条文大概管一半的案件。剩下的条文能管一半的案件,也就是说,在剩下的案件也会涉及到第6条。所有其他的案件还回到第6条第一款,故意或者过失,在1年 前,最高院在起草一个司法解释,不过到现在还没公布。是关于道路交通的司法解释,讨论了很多次,我有时候去有时候没去,没去的原因很多,事情比较忙,或者 我经常喜欢批评,说的不中听,他们不让我去,但是还是去了几次。其中有一次,有一个人提了一个观点,机动车给行人或者非机动车造成了损害,同时机动车自身 也有损害,这个损害是由行人的过失造成的,譬如说违章过马路,有时候机动车要躲你,但却撞在马路上,轮胎撞爆了,这是最轻的,但是机动车撞没用了,在这种 情况下,按照《道交法》第76条,机动车向被侵权方承担无过错责任,因为被侵权方是行人或非机动 车,但是这个机动车自身的损害能不能由违章的行人或非机动车承担呢,好像《道交法》没有规定。那么尽管有一章规定道路交通事故的,但也没对这种情况规定。 如果不是学法的人过马路,违章过路,导致机动车撞坏了,马路上的人觉得该赔,但是法律规定在什么地方呢,就在第6条 第一款,这个被侵权人自身有过错,造成了侵权人的损害,可是把这个两个案件当成一个案件处理,相当于反诉,就应该有法律依据,因为违章过马路违背了道交 法,机动车为了躲开你而受伤了,车撞坏了。有人说,机动车撞人有法律规定,马车,自行车撞人有没有规定?问题低级,怎么能不赔呢?依据就是第6条第1款,这条是关于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定,所以很多侵权责任我们斩钉截铁的说要赔,但是找不到法律规定,其实就在第6条第1款,因为事实符合一般条款的规定。

 

何为一般条款?第一,有关过错责任的全部的构成要件之概括规定的条款,这个条款管过错责任,其他的不管,其次要将责任的全部构成要件规定在这个法律中,比如法国民法典1382条。 第二,这是一个侵权责任法中有关责任规定的一个高度抽象的条款,它即包括过错规定、无过错规定等一切可归责的条款,埃塞俄比亚民法典、欧洲侵权责任草案, 哪个更优越呢?第一个更传统,好理解,后者逻辑层面更高一些。我们侵权责任法中要不要规定一般条款,立法时有不同的认识,多数人认识应当规定一般条款,少 数人不同意,典型的有两个人不同意规定一般条款,第一个是黄松有,当时呢,是最高院的副院长,管民事审判;另外一位呢,还是我的领导姚辉教授。按照德国民法典递进的模式,第823条和826条按照这样的方式去建构各种过错责任的规定体系,但是一直没有占主导地位。黄松有出了点儿事,反对的声音基本上没有了。《民法通则》第106条,接受了德国的普通条款模式,而没有接受法国的递进模式,就是将过错责任分为几个档次,分为生命、财产等,违反禁止性法律,侵害他人的利益,接下来第826条故意违反善良风俗,比如将祖坟挖了,还有两个附加条款,违反信用等。德国法有了所谓的一般条款,到2002年将侵害信用、侵害妇女贞操的规定废除了,被侵害性自主权所取代。从世界范围来看,这两种立法例都有市场。德国民法典,瑞典,台湾民法典采用了递进式列举模式;法国法系、加拿大部分地区、美国的一个州都采用了一般条款的模式,而俄罗斯民法典和1986点我国的《民法通则》大致采用了德国民法典的模式,两边势均力敌吧。

 

下面呢,我们来给大家中规中矩的解释侵权责任法第6条 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那么我们小学就开始学语法了吧?我不记得是小学还是初中,老师让主谓宾画出来。好,我们来找句 子的主语,行为人吧,找谓语,我们找侵害,宾语他人的民事权益,那接下来呢,第二个句子,应当承担,宾语是民事责任。主语是行为人,这一部法律里面,有的 地方使用行为人,有的地方使用侵权人,他们相同吗?有人摇头了,不同。他们不同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呢?我帮大家回答。行为人可能最终要承担侵权责任变成侵 权人,但有些行为人尽管实施了某种侵害行为,但最后不承担侵权责任,就像被告不等于犯罪分子一样。接下来我告诉大家,有一些侵权人却没有实施行为,但也要 承担侵权责任,还有雇主,甚至第36条规定的网络经营者,他们没有做什么事情,就开了网站,然后有人在网上骂张新宝,但是不删除,网站也成了侵权人,他什么也没做,那么这是一层解释。我们会区分积极行为和消极行为人,这一类指的是积极还是消极还是全部行为人呢?我认为指积极行为人,不指消极行为人。第4张 规定了消极不作为的责任,违反安全保障义务,校园责任等。这一条规定的行为人不包括消极行为人,只包括积极行为人。这样就搞清楚了,消极行为不能按照这一 条断案,例如两个人打架,你没有劝架,结果要你赔钱,理由是当时如果拉开就不会受伤,但是我们法律没有设定积极的作为义务。有的人是不是要规定见死不救 罪,有的国家在极其严重的情形下规定了见死不救罪。我想呢,还没有规定见死不救的民事赔偿责任。为什么呢?因为通常情况下去积极的实施,去干好他们的事情 就够了,因为自己不做什么就可以了,因为你干预他人的事情,十之八九是不对,那么经常帮人的是雷锋、孔繁森,我们赞美他们,但不能要求社会每个人像他们一 样,假如都当的话,就回到共产主义了。所以这里的行为人,作限制性解释,只是积极实施行为的人,不包括实施消极行为的人。接下来看谓语,我的更大的领导王利明教 授(笑声),我提到王利明,是因为他跟我有不同的意见。他说我国的侵权责任不是德国法的四要件,而是法国法的三要件。他说没有行为违法性,行为不重要,只 要有违法性就行。我认为其实这两个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法国把行为的违法性和主观的过错统一在一个要件中,用一个法文词来表达。因为法国在判断过错时也是 客观标准,不是主观标准。如果用客观标准来判断一个人的过错时,得出的结论没有区别。某个教授做了个实验,找了20多 个经典的案例,调集了欧洲各种优秀的法学家,来让他们按照本国的法律对经典的案例做法学实验,他们来自不同法系的国家,法国、荷兰、德国、希腊等,但是尽 管依据不同,判决结果基本上是一样的,那就是该构成侵权的都构成侵权了,不构成的都不构成。这个教授说理论上的差距表面上看着大,但是实质上不重要。但是 有没有区别呢?它们会有一些,对于无行为能力人,或者无过错责任能力人的责任的确定有一些区别。按照德国法强调过错,强调识辨能力,如果一个幼童,由于没 有识辨能力,就没有过错,不构成侵权责任。但是按照法国法,这个幼童的行为既然侵害了他人的权利,尽管没有明显的违法性,这个幼童可能构成侵权责任。因此 在设计我国第33条到底是要走德国还是法国的道路就很困难,最后选择折中的办法,无行为能力人和限 制行为能力人造成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责任,但是监护人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但不是免除责任。后面有一款,如果这个孩子有钱的话,可以从其财 产中支付。有人说这样的规定不伦不类,要么父母拿钱,要么孩子拿钱,但是既有德国法又有法国法,好不好?各有教授反对。但是我们的立法者很聪明,他站起 来,说法官在实践中从《民法通则》颁布以来都是这么执行的,这么规定有问题吗?法官说没问题,不觉得不规范。这个规定有更重要的现实意义,因为有些孩子他 们有独立于父母较大的财产,还有,有一些家庭是重新组合的家庭,那么一个离婚的母亲带着一个孩子,一个父亲带个孩子,他们又组成一个家庭,他们从以前的家 庭分到些财产,这些财产本身就是独立的,不是共同共有,也不是按分共有。如果这个孩子闯祸了,从各自的财产中拿是公平的,所以这个法条是公平的。所以在构 建这个法条时,我们介绍了四要件说和三要件说,那么我们的领导王利明一直主张三要件说,很多地方主张德国法的学说,但是惟独这个问题他主张法国法的学说, 他说用三要件说来解释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理由是这里面也没有规定不法性。其实我们也规定了违法性,规定在什么地方呢?首先将过错和违法性单独加以表述, 如果立法者不是用四要件的学说来构建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他会怎么说?把过错和侵害单独加以规定。那么侵害本身是一个要件,这没有问题吧?接下来说这个不 法性有没有?侵害不是违法嘛?如果说你长个瘤子,顺便把瘤子旁边的可能感染的肉也割掉了,这是侵害嘛?不是。如果在路上,有个人将你的腿打断了,这叫不叫 侵害?叫侵害。所以侵害表明了对违法性的判断。所以这个不法性隐藏在侵害中,因为不是每个行为都必须中规中矩的能够说出不法性的判断,比如说合法的排污, 但是基本上不可否定行为要有不法性或者说行为与社会的主流价值是相对的,这才叫侵害。

 

接下来说,条文里还有说侵害的必须是他人的民事权益,这比《民法通则》第106条2款有了改进,该条规定的很零碎,这里都统统规定为他人的权益。在侵权人和被侵权人关系中,都是他人的,不用区别他人、集体、国家的权益。现在都是平等的主体。这里的民事权益怎么讲?第2条第2款.第2条有两款,本身过去在09年8月份以前没有第2条,后来法工委的同志增加了第2条,遭到了一片反对。他们怎么规定呢?他说侵犯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大家就质疑了,侵犯他人民事权益,未必承担民事责任。比如行为具有合法性,警察追逃犯,上了逃犯,行为具有合法性不用承担责任。后来又对第2条第1款进行了修改,说:“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依照本法,就使得第1款没有规范价值,按照本法判案,可有可无,这条负面的功能被消除了.但 是为什么要规定这个条文?立法本身与实验室的实验结果不一样,要受到多种社会因素的影响,例如领导批了指示这条不能改,就不能改。学者们的不同意见,法工 委怎么办?谁的学问大,地位高,我就听谁的。王利明的地位高,就听他的想法(笑声)。法工委的同志还说,你们的意见谁会说?要会表达,又会让大家高兴。有 的人会说,有的人不会说。所以呢,这就是立法。我们看第2条的第2款, 列举了好多权益,肖像、荣誉、隐私、知识产权,还包括监护权、股权等等,有没有意义?这就像爆米花,一把包谷米放进机器去,砰地一声,变成了一大堆爆米 花,看起来多了很多,但其实还是这一把包谷米。我们这个条款像不像爆米花?让你感觉我们有这么多的权利,但是都是膨化的,例如知识产权,你就写个知识产权 就行,物权就行,他还要用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侵权法保护“占有”吗?当然是保护的。难道说占有的东西就不保护了吗?都是可以保护的。所以异议是 不成立的。再说,谁不知道侵权责任法保护这些权利呢?正好是那些边缘问题需要保护的、规定的,例如恶意侵害债权要不要管?死者的遗体遗骨、姓名、隐私要不 要管?还有所谓的反射性损害?纯粹性经济利益的损失应该怎么赔?但是这样模糊的都没有加以规定,由于立法者没有管,将来要通过司法实践使后面的内容充实起 来。记得有个女人的嘴被打伤了,她不是告她的身体收到了侵害或者人身受到了侵害、而是告自己接吻的权利受到了侵害,还后来还出了很多形形色色关于悼念的权 利。后来,法院至少在一系列案件中不承认这样的权利。权利是法定的,你不能想一出是一出,那乱套了。法院可不可以,海淀法院今天认定一个新的权利,明天朝 阳法院再认定一个,这样行不行呢?肯定不行。权利应该掌握在谁的手里呢?应该掌握在最高法院手里面。在英美法上面,甚至大陆法上面,侵权责任法将这种边缘 性的利益是保护还是不保护以及开多大的口子归结为一个词,叫做水闸,就像一条河放水一样,最高法院 掌握着这个闸,有时候把它开的大一点儿,有时候开的小一点儿,这个负责水闸的工程师受制于最高院的意志。最高院通过司法解释,通过公布的典型案例,对于本 法中没有列举的权利或者利益,需要加以保护的予以确认。所有清楚的都规定了,不清楚的都没规定,还留到了未来。这是第一个分句,我们来看第二个分句,“应 当承担”不需要解释,是吧?宾语是侵权责任,这里的侵权责任是指什么?你说这不是规定的很清楚嘛?第15条规定了8种,大概这些吧。那么这里又没有哪种侵权责任,那么意味着8种侵权责任都可以用?不是。为什么呢?因为第一个分句里的过错要求。而在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等侵权责任,适用时是不要求有过错的。这在第21条不得不另行规定。所以说这里的侵权责任本质上说只有两种,第一赔偿损失,第二恢复原状,中规中矩的解释,就是这里的侵权责任不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在去年的7月, 侵权法刚刚生效的几天,是个国际研讨会,奥地利一个资深学者来写侵权责任的中国特色,他说惊奇的发现中国的侵权责任法跟外国最大的不同在于赔偿不需要有损 害,那就更加不需要有因果关系,对不对?赔偿责任之承担不需要有损害,既然没有损害,就没有因果关系而言,那如何构成侵权呢?他说只要有过错和行为就行, 他们理解对不对?根据第6条第1款的规定,逻辑上是对的,第6条第1款规定这里的侵权责任用赔偿责任替代可以吗?当然是可以的。因此他得出结论中国的侵权责任和欧洲的不一样。那次会议正好是我主持的,杨立新教授把我叫去,帮我掏了机票的费用。然后我表示我是侵权责任法的起草者和参与者之一,尽管我们参与者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们绝对不认为侵权责任之承担不要求后果。问题在什么地方?他 想照顾侵权责任的多样性,由于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是不需要有损害后果的,所以它不规定。但是它又忘了前面有过错这一状语作为构成要件之一,所 以在有过错的情况下,他没有规定损害,却可以演绎出赔偿责任,所以这个条文是有问题的。为了弥补这个条文,用了好几个条文,第16、17、18、19、20、22条,才确认在中国侵权中存在三种损害,人身损害、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而且通过这些条文,分别对这三种损害后果的救济做出了赔偿规定,所以在适用第6条第一款的时候,你如果不去与第16、17、18、19、20、22条联系起来,是得不出正确结论来的,尽管我们的第15条规定了多达8种的主要侵权方式,这是主要的,主要的是不是还意味着还有次要的?按照法律规定说主要有8种,按照我们逻辑说,有主要的就有次要的,但是次要的没有规定。不过我认为这8种已经够多了,首先是只有八种,不能够再多了;其次要涉及这八种侵权方式不是等量齐观的,是分主次的,尽管法条中没有规定哪个是主要的,它用一个条文,就是第21条规定了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在用了这么多的条文规定了赔偿损失责任,如果你要主张损害赔偿责任,你除了要符合第6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或者第7条之外,你还必须要符合第16、17、18、19、20、22条,如果说你不符合第16、17、18、19、20、22条条文之一的话,你是得不到赔偿的。也就是第6条第一款的适用,包括第6条第2款的适用,它还需要一个拐杖,也就是第16、17、18、19、20、22条, 也就是需要损害和因果关系。那么只有这样子才能理解侵权责任法的这个一般条款。那么我们把条款的缺陷结论说下来之后,得出来的结论是我国侵权责任法采用了 一般条款的立法模式,而且基本上用的是四要件做支撑的,第三个结论是关于赔偿责任的适用,甚至恢复原状,是需要借助第16条,以及16条以后的某些条款,才能够完整的准确的理解一般条款下面的构成要件,否则会犯错误。

 

那么鉴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不讨论什么事过错,过错的种类、过错的判断标准,好不好?我们讨论一下第6条第2款。给大家读一下好不好,“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这是一款新的法律规定,民法通则没有规定,这是一款中规中矩的过错推定的规定。那么为什么和第6条第一款规定在一起,而不作为一个单独的条文,是由于这也是用了规范过错责任的,即依据本条承担责任,承担责任的道义的伦理是行为人有过错,不同的是在第6条第2款 的情形下,原告不需要证明被告有过错,而假定他是有过错的,但是你如果说不清楚的话,或者你根本不说的话,那么就认定你是有过错的,结合其他构成要件,就 要你承担侵权责任,但主要是赔偿责任。那么为什么要规定过错推定原则呢?从立法政策上看,将利益的天平在一定程度上倾向被侵权方,这是立法政策方面的利益 衡量的调停。其实过错和无过错没有实质的差别,但是有些案件,证明有过错是非常困难的,证明没有过错也是困难的,如果说按照第6条第1款的规定,那么就原告败诉,对不对?因为你不能证明过错存在。如果这案子按照第6条第2款的规定,被告败诉,因为你不能证明过错不存在,所以天平偏向了原告或者被侵权方。但是大家注意到,这一条和第一款有一个明确的区别,前一款没有加上“根据法律规定”,是不是?这里有一个强烈的,明确无误的限定是“根据法律规定”,也就是说第6条第2款,它不是一般条款,那必须要找到法律规定的哪个地方,有过错推定的才能够推定过错,那么本法中在以下地方规定了过错推定,比如第38条、第81条以及第11章中的大部分条文,物件致人损害的大部分条文,有关第58条 是一个有争议的条文,借助今天的时间我们不讲。尽管使用了过错推定的语言,但是不符合过错推定的公式,因为过错推定有一个表达的公式,就是行为人能够证明 自己没有过错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反过来说,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责任的,就要承担责任,这两种表达是等值的。但是也可能换一些词,例如证明自己尽到了某 种职责的,比如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或者不能证明自己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的,要承担责任。这就是过错推定的表达式。那么你在条文里去找,哪个条文 是这么表达的,它是一个过错推定的条文,而第58条说:“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 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 料。”但是它没有说医疗机构如果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不承担责任,所以说它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过错推定条款。这是我们对第58条所做的讨论。进而我们对过错推定第6条第2款 而言,它是过错责任,他是要求行为人有过错才承担责任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技术方法上,它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了被告,由被告来举证自己没有过错,或者 是尽到了某种义务,而实现了举证责任的倒置,或者说是转换。那么这背后存在着利益衡量的调整,使得利益的天平在一定程度上倾向了原告方,而不利于被告一 方,但是这个条款的适用不能孤立的适用,必须与第38条、第81条或者第11章的大部分条文结合起来才能适用,所以这个条文可能变成了无害条文,既然它不能单独适用,有没有无所谓,它只不过规定让你认识到我们这里有一组责任是过错推定的,而无过错责任必须遵循一般的公式,就是行为人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不承担责任,这就是第6条第2款的解释。

 

下面我们看看第7条,第7条和《民法通则》第106条第三款的立法精神是一样的,但是在表述上有差异,因为第106条第三款说:“行为人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一点,那么这个条文出来20多 年来,受到了极大的批评,既然没有过错,为什么要承担侵权责任;第二点,要不要在法庭上查明行为人有没有过错?也就是说无过错责任是不是指没有过错。这样 的疑问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我们说无过错责任不是说你无过错,而是说你在这个案件中作为责任构成要件不考虑有无过错这个环节,这个要素不考虑,你符合 其他要件就可以了,那么在起草这个《侵权责任法》的时候,是做了比较好的调整,规定:“行为人损害他人民事权益,不论行为人有无过错,法律规定应当承担侵 权责任的,依照其规定。”咱们先挑挑它毛病啊,这里边有一些毛病,,第一个毛病是损害,第6条用的是侵害,为什么第7条 用的是损害?这个变化有没有道理?回答是没有道理。为了保持法律术语的统一性,应当在这个地方用侵害;第二个毛病,行为人重复是不必要的,注意到没有,不 论行为人有无过错应当表达为“无论有无过错”,因为你表达的主语都是一个,你重复了之后反倒发生了歧义,你说这里的行为人和前面的行为人到底是不是一个 人?但是不影响法律的正确理解。接下来和大家解释的是,这条规定的是“法律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应当依照其规定。”本条不能判案,是不是?本条只有其 他条文规定的适用无过错原则的,才能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别的地方要是没有规定无过错责任原则的,你不能用第7条来判案。那么法律规定哪些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呢?民法通则规定了5种, 包括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执行职务造成损害的,所谓的国家赔偿责任、高度危险物品致人损害的危险责任、产品责任、饲养动物致人损害,最后一个是要带括号 的,包括污染环境致人损害的。实际上,《民法通则》关于污染环境致人损害的规定是不明朗的,只是到了后来的《环境保护法》才明朗了,也就是说不要求以违反 排污规定为要件,即使你是合法排污,只要你造成损害,也是要承担责任的。合法排污我们能说得上它有过错吗?也说不上他的行为具有不法性,但是也要承担责 任,这是唯一的例外。《国家赔偿法》的修订差不多是以《侵权责任法》的立法同步进行的,立法人员极大的充实了《国家赔偿法》中赔偿的责任类型,将国家赔偿 从侵权责任法中完全的分离出去,不再成为《侵权责任法》调整的对象。对此,杨立新教 授愤愤不平,有一次会议上,我说《国家赔偿法》分离出去就分离出去呗,他跟我说:“张新宝,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们守土有责,如果你将《国家赔偿法》从《侵 权责任法》中分离出去,将来我们的子孙后代是要找你算账的。”我说我哪管得了这么多的事情,把这一代的事情管好就不错了。(笑声)再加上我作为一个民法学 者,难道不能写一篇关于《国家赔偿法》的文章吗?也是可以的。这只不过是一个立法技术的问题,放在哪儿都一样。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国家赔偿限于狭义的国家 赔偿,有关国家的公共的建筑物等等致人损害的,比如说公安机关门口的牌子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然后这牌子倒下来把人砸伤了还是适用侵权责任法,不 适用《国家赔偿法》。(笑声)那国家赔偿从《侵权责任法》中分离出去,又对无过错责任进行了分类,危险责任,高度危险责任分了两类,道路交通事故或者机动 车交通事故,规定在《道路交通法》第76条,本法只是做了补充性的规定,而没有再重新规定一遍。那么还是保持了5种,这就是道路交通事故中机动车被行人或非机动车损害的,还有危险责任,包括高度危险致人损害,还包括产品责任,还包括饲养动物致人损害责任,但是要排除掉第81条,也就是动物园要致人损害的,动物园的责任不是无过错责任,而是过错推定。最后一种是污染环境致人损害的责任,这是本法中规定无过错责任最严格的一种责任,你基本上跑不掉,而且第三人造成的损害也由污染者买单,比如说你开条船,买了50吨石油停泊在上海港,有一条小船把这个大船撞了个洞,结果油泄露了,你说你也是受害人,对不对?这个时候不管你是不是受害人,我们法律认为你是污染人,你先赔,不过我不是海商法方面的专家。你先赔,赔完你再去找第三人。所以呢这个是更严格一些。那么我们规定了5种无过错责任,那么大家就会问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危险责任要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呢?我们不是无过错,我们不考虑他有没有过错,他可能是有过错的,也可能没有,但是呢我想他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在起草侵权责任法的时候,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要对《道路交通法》第76条 中机动车一方责任人的界定,一般情况下好界定,比如说你买辆车,你自己的执照,自己的行驶证,你是所有人,你自己出去把人撞了,你出钱,这没有问题。但 是,你表弟从上海来了,你把车借给他了,他出去撞了人,该谁掏钱?你到租赁公司租辆车来,撞了人,该谁掏钱?还有,你把车停在广场上,你忘了锁车,被人偷 开撞了人,该谁掏钱?如此等等。这个问题在《道路交通法》第76条没有解决,那么在《侵权责任法》 需要解决,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谁该承担无过错责任。在立法的过程中我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谈到这个问题,举个例子,我们家楼下一个人买了一辆车,是本特利牌的 豪车,已经三年了,没有上牌照,这个车是基本上不开的,我就跟立法的同事们说,我说这个车的危险性是不是和放在屋里的家具的危险性一样?如果它永远不开出 去的话,危险性是一样的。收藏一辆车,无论是老爷车还是新车,与收藏家具没有什么区别,它没有特别危险,但是要把这辆车开到马路上面去,情况就不一样了, 是不是?由此我们认识到,在交通事故中承担无过错责任不是因为你拥有一辆车,是因为你把危险放到马路上面去了,是不是这样?你永远不开,它就没事,因此进 一步得出的结论是:所有人并不需要承担无过错责任,出租人不需要承担无过错责任,而开车的人需要承担无过错责任,因为你制造了一个特别的危险,你把一个特 别的危险带到了马路上。拥有一辆车没有特别的危险,与拥有家具是一样的,他要承担过错责任,这样解决了机动车一方的责任问题,但是到底由谁来承担责任?但 是你说我把这个车借出去之后一定不承担责任吗?不见得。他要承担过错责任,你将一辆不该借出去的车借出去了,你知道这辆车刹车不灵,或者你应该知道,或者 是很久都没有检修毛病百出的车,你借出去了他闯祸了,借非所车,该不该承担责任?概不承担责任,但是这个责任能不能减轻或者免除行为人的责任?回答是不 能。或者说,你把一辆车借给了不该借的人,他没有执照或者他的执照被吊销了,或者他几乎不开车,你该不该承担责任?车的所有人无论是借给别人,还是出租, 或者放在广场上忘了锁车,都要从过错上加以判断,所以这个车就回到这样一个案件,在这个案件中,受害人一个,被告人两个,一个是开车的人,他要承担无过错 责任,另外一个是借车的人,她承担过错责任,那么在案件中对不同的被告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那么我们的所有的这5种 无过错责任,你在背后深入研究的时候你都会发现,总是有特别的危险、高度的危险存在。为了生活的便利与快捷,而且限于今天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之限制,这种 特别的危险我们又不能禁止它,又还要它存在,其实有的是可以禁止的,比如鞭炮,你们同学们都比较年轻哦,在座的也有年龄大一点的老师,是不是十年前没有放 鞭炮?北京禁放鞭炮禁放了十几年,我是赞同的,这个危险让它永远从社会上消失,但是锦涛同志上台以后,鞭炮开禁了,因为这是百姓传统文化娱乐的重要组成部 分,禁放鞭炮不符合国庆,所以呢,每年大年30或正月初一总要炸瞎一些眼睛,眼科的医生大年初一是要值班的,因为放鞭炮特别容易炸伤眼睛,(笑声)还有一些心脏病的老头儿或者老太太,我也快成老头了,那些天度日如年啊,24小时鞭炮声不断,还有鞭炮炸的乌烟瘴气,有的人心肺功能不好,也是在度日如年,其实这个我们可以不要的,可是我们的领导说要,那么也就要了,当然,这不是一个大的分歧,至于要不要放鞭炮跟法律没有太大的分歧。

 

我们讲到了最后一个问题,过错责任与无过错责任的关系,无过错责任是需要有法律明确规定的,限于5种, 当事人不得主张,法院不得主张,这是一个立法事项,反映的是一个立法政策问题,除了本法以外,其他法律可不可以规定?这就像物权法定一样,物权必须由法律 规定,有的人说必须由物权法规定,有的人说这物权法可以,但是行政法规不可以,但是严格意义上,只有本法可以规定无过错责任;如果宽泛一点儿,除了本法以 外的法律也可以规定,不过现在还没有。将来有没有,不清楚。我刚才谈到,在这样的交通案件中,在借车的案件中,我们就适用了过错责任和无过错责任两种责任 原则,来规范不同的责任主体。如果一个活生生的无过错责任案件,那么原告可不可以来证明被告有过错呢?回答是肯定的。比如第47条 规定,在产品责任案件中,如果能够证明产品者、销售者明知产品有缺陷,而仍然生产销售产品的,造成死亡或者其他重大人身损害的,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所 以过错责任是一般原则,即使是在无过错责任案件中,当事人是可以采用的,你不能够剥夺证明被告过错的权利,但反过来可不可以说,说这是一个过错责任案件, 原告说由于举证困难,免了好不好?我还当作无过错案件来打,行不行?回答是不行。这是一个一般条款与特别规则的关系,你不能让特别规则来按照一般规则来使 用。同时,我讲到了第三点,就是这个交通案件中,不同的当事人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这就是过错责任原则与无过错责任原则的关系。

 

那么今天给大家讲了一般条款的基本理论,讲了立法中的不同观点,讲了第6条第六款的文义解释和它的适用方法;讲了第6条第二款,说它是法律规定的情况下第38条、第83条以及第11章的若干条文才能适用,同时讲了无过错责任的含义,以及它的适用范围,过错责任与无过错责任的相互关系,那么,我给大家的讲解就到这里,谢谢老师们和同学们!

 

主持人:谢谢张老师的精彩演讲!(掌声)有请梅夏英教授进行评议。

 

梅夏英教授:今天非常荣幸来到北理工,受北理工法学院的邀请来为张老师的演讲做简短的评议。大家知道,张老师在侵权法方面是权威人物,他是权威学者,他为我国侵权法立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呢,张老 师给我们讲的内容非常丰富,他是以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为线索,实际上他把侵权法的整个结构做了深刻的描述,我们觉得听他的讲座很过瘾,因为他讲的内容思想 性很强,另外呢,还有一些以前我们不是很了解的内容,所以我也很深受启发。今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讲到侵权责任的一般条款时,谈到构成要件的三要件说和 四要件说,还有呢,在承担侵权责任时,除了赔偿之外,还有第15条规定的8种其他的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在这个体系上,张老 师认为这是需要结合后面的条款才能用的,因为法条并没有处理好这些理论范畴之间的关系,最后他是以过错责任原则为基础,这带有一般条款的特点。而对于过错 推定和无过错原则都是特别法的规定,只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时候才能用,因为他们不具有一般条款的特点。这些是我比较赞成,也是具有一致性的。

 

接下来我花几分钟谈谈我对一般条款的认识。第一个,我从今天张老 师的讲座中发现一般条款适用于一般侵权行为中,因为一般侵权行为是以过错为要件的。第二个,就是侵权责任的一般构成是三要件还是四要件中,我觉得我们国家 是四要件,因为我们国家要求过错、损害、因果关系,违法性也是有的,因为要以客观标准来衡量的话,是以客体为标准,比如说德国民法,所以不像一些学者说的 三要件。第三个,一般条款中针对的仅仅是损害赔偿责任,它不可能是针对侵害之后的恢复性,比如停止侵害、排除妨害、消除危险等我认为这三点是我们要坚持 的,而张老师今天也是恰恰帮助我们了解了这三点。

 

此外,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主要是一般条款中的违法性问题,违法性始终和过错联系在一起。我们为什么探讨违法性问题呢?因为如果依照法国民法第1382条,只有三个要件就构成侵害,那这样的案件太多了,那这样的损害赔偿是无穷的,比如说你像马路上开车,两车相撞,造成堵车,堵车的人是有损失的,但是这个要不要赔偿,法国1382条 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按照这一条应该赔,但是事实上不可能,所以我认为一般条款的核心解决的是客体的问题,也就是将损害赔偿的范围压缩在社会承受的限度 之内,这限度通过什么来解决呢?那只有客体被侵害,找到这个权利才能根据这个权利提出要求才行。如果说他没有侵害法律上明确规定的权利,那么是不需要赔偿 的,那就归为存在经济损失当中了,所以德国民法典的一般条款精致在哪里呢?那就是说第823条第1款它明确列举了要保护的人格,人格要素和财产权等绝对权利,这样它就把损害赔偿和权利挂钩起来,而它的违法性恰恰是一种客观的标准,也就是说没有侵害具体权利,就不构成违法性,因此违法性是为了确定一个客体,来限制赔偿范围。德国民法典823条第1款和我国侵权责任法第6条的范围是相通的,因为我们国家《侵权责任法》第6条也是侵犯民事权益的规定,而民事权益通过后面条文的规定它指的是绝对权利,那么法益这一块儿就丧失掉了,它就没有规定,所以法益受到侵害在我们国家是得不到赔偿的。那么德国人为了解决法益的赔偿问题,第823条第2款 做了相关的规定,这样就扩大了对损害的赔偿范围。可是这还不够,当义务找不到,权利人也找不到时,比如说侵害债权,所以德国的三段论符合《侵权责任法》一 般条款的典型特点,所以它针对的一般侵权行为是以过错责任为基础,第二它是以损害赔偿为目的的,第三个是解决了损害赔偿的范围问题,由起初的绝对权利到后 来逐渐扩大。我国没有对侵犯法益等问题进行明确的规定。

 

我国一般条款中犯了三个错误:第一个,只有侵害了他人的权利才有用,光有损失没用,除非法律有特别规定,例如证券法的内幕交易;第二个,它没有把侵权责任立足于损害赔偿;第三个,倾向于一般侵权行为。法国是通过司法适用限缩,我们国家的范围窄。我对法国法典第1382条的理解,希望张老师给予指正,我可能这方面还是比较浅薄的,了解的还不太够,那我的发言就到此。谢谢!(掌声)

 

主持人:谢谢梅老师!有请龚赛红老师进行评议。

 

龚赛红教授:我今天来到北理工法学院,非常的高兴。更荣幸的是能够坐到张老师的旁边,因为其实今天我没有资格来评议张老师的演讲,我主要是向张老师请教几个问题。在听张老师讲的过程中,我一直在记笔记,这可能就是作为学生的态度,因此按照张老师演讲的问题,向张老师请教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也是梅老 师刚刚说过的问题,关于什么是三要件说、四要件说,但是我不展开评论。按照法国法规定,就是未成年人就是不要考虑他的过错,那么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能力,没 有财产的话,这个责任如何承担?受害人的权益如何受到保护?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行为的违法性问题,从我开始接触到三要件和四要件说,有个问题还是没有解 决。四要件中的行为和行为违法性应该区别开来,这样的话有利于适用过错责任构成要件和适用无过错责任要件的统一。一种情形就是关于环境污染责任,污染人承 担责任的条件不以违法为前提,也就是污染即使不违法,也要承担侵权责任。行为和行为的违法性就是两个方面的问题,就是行为的违法性是对实施的行为的评价, 那么行为的违法性如何来评价呢?我看过一些关于行为违法性的著作,他们的判断就是跟过错的判断标准其实是一致的。我还看过一个日本的专著里对于过错的判断 标准和违法性的判断标准是一致的,之所以把两者的标准统一起来,其实就是因为二者本身就是一致的,这就是我对行为和行为违法性的一个认识。谢谢张老师。第三个问题就是一般条款的问题,其实张老师刚刚说一般条款是第六条和第七条,也涉及到第21条一些责任承担时不需要过错的。不需要过错我们是确定的,但是在承担这些责任时构成要件是什么,它是否还需要有损害,是否还要考虑它的因果关系?那么在这里也没有体现出来,那么其实根据我的认识,在构成第21条损害时,不需要考虑过错因素,不需要考虑它有损害,那么既然不需要考虑损害,也就不需要考虑因果关系,那这三种责任的承担的构成要件只需要有行为或者行为的违法性,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第21条能被涵盖在一般条款里面吗?因为我一直是读张老师的书,从他的第一本专著开始,95年出版的侵权法。答案是否定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归责原则问题,但是困惑就是我们在提到过错推定原则是,它是一种归责原则,但我们如何能更简洁的表达出来,又不至于产生误解,让人误以为说我们主张的还是三种归责原则?好,我的问题完了,谢谢张老师。

 

主持人:有请孙天权老师进行评议。

 

孙天权教授:张老师好!大家好!张老师的讲座我听过很多次,今天晚上让我给张老师做点评,我诚惶诚恐。张老师是民法界的重要学者之一,研究侵权法最早最持久的还是张老师。我现在给学生上侵权法课,经常推荐张老师的书。今天晚上的讲座以《侵权责任法》的一般条款为题,核心讲的是侵权责任的第6条和第7条,我有一些感想,说不上是点评,和大家分享一下。第一点,张老师的讲座内容讲的是侵权责任法的一般条款,那么一般条款的特点就在于是高度浓缩的,那么张老 师的讲座也是一个高度的浓缩,他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讲到了侵权责任法中的很多个条文,所以把《侵权责任法》最核心、最实用的、最基础的东西都展开了,是深 入浅出的讲给大家,答疑解惑,相信在座的同学都受益匪浅,作为授侵权法课的老师,对于《侵权责任法》的基本理论,基本条款的理解都有茅塞顿开之感,例如课 上,会用大量的时间给大家讲法国的三要件说和德国的四要件说,但是今天听了张老师的讲座,我感觉启发还是很大的,比如张老师给我们说明了表面上差别很大,实际上在案件处理和结论上差别不大,只是运用不同的工具。再比方说,在道路交通事故等中,都有适用一般条款的余地。那么今晚的讲座呢也使我对《侵权责任法》第2、6、7条有了崭新的认识,例如在理解第6条的时候,我一直是把侵害这两个字理解为既表现了行为的违法性,又包含了损害的含义,也就是一直把侵害理解为侵犯,再加上损害。比方说,过错责任原则和无过错责原则是所有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还是仅仅是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则原则?这样一些问题,今天回去以后重新把张老师的观点消化理解,再进一步的加深认识,那么从张老师对这些问题观点的陈述,我们还是感受到张老师理论功底之深。第二点呢,我觉得张老师的理论这么高深,但从没忘记作为一个法律人的使命,今天晚上张老师提到了许多案例,他对这么案例的解决之道,都体现了他关注现实、关注民生的情怀,这说明张老师所作的学问不是脱离实际的理论,可以说理论上求高、求深、求远,但是现实中还是求先进、求公平、求实效,让我由衷的钦佩。第三点呢,是关于张老师对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立法过程、立法体例以及法条起草,都进行了诸多细致的阐述,虽然说张老师本人也参与了这个过程,但是今天的讲述还是比较客观的,虽然其中也不乏批评的建议,我觉得张老师对这部法还是有种特殊的热爱,相信各位老师和同学也能从张老师的一言一行中有所体会,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点点成长起来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茁壮成长,有所建树,批评和建议都是希望它越来越好,从这点上张老 师也是我们的楷模,这样我们就不会说德国的法、美国的法多么多么的好,我国的法多么多么的不好,那么不研究中国法,直接把外国的法律移植到中国法上,很少 有人主张把好的拿来,不好的不要。实际上,这都是主张一种机械化的积淀方法,而没有考虑法律移植的历史条件和现实条件,那么实际上做到科学的法律移植还是 需要对中国法和外国法做深入细致的研究,在科学完善的体系下,针对中国的实际问题构建我们自己的侵权法,那么张老师的研究就是如此,因此,借这个机会,对在座的各位同学提出殷切的期望,期望你们在将来的学习和工作中,学好这部法,用好这部法,尤其是在运用《侵权责任法》第6条和第7条一般条款的时候,能够想起在这个圣诞节的前夕张老师带给我们的精神盛宴,谢谢各位,谢谢大家!(掌声)

 

(张新宝教授对提问的回应略)

 

主持人:谢谢孙老师!张老师今天从法学会一下班就赶过来,路上比较远,晚餐没有顾得上吃,梅夏英老师也是,非常辛苦,所以我们今天就稍微早一点结束。让我们再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张老师和在座的各位老师!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下次再见!

 

(录音整理: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2011级民商法硕士 魏盈君)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