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代理服务新趋势——互为代理”

这种互为代理的模式长寿吗?我不知道,不过我希望它长寿。

自动草稿

社保代理服务的「上合组织——互为代理」,还有活路吗?”

社保代理服务的“上合组织”应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力资源服务业的一大产物,这是政策原因和市场需求决定、产生的一种服务,也是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与其它行业不一样的地方,他们相互间除了竞争,又必须合作,相互间的交流自然比很多行业多。

围绕社会保险的全国“互为代理”服务,可以从“互为代理服务的起源、互为代理服务的发展、没有一家能全国直营、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四点来写:

1

互为代理的起源

全国社保代理服务合作组织,最早出现的是以“FESCO”牵头发起的“一地签约、全国服务”模式。在FESCO2017年版的网站上还能看到这个全国服务的介绍:

自动草稿

据FESCO公司的一个简介中有全国代理服务的介绍:

1、全国代理服务是什么

全国代理服务是一种新兴的人力资源服务产品。它是 FESCO 为了适应市场和客户的需求,由 FESCO 各地分公司、投资公司,以及全国各地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涉外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相互合作,资源共享,在全国范围内为客户提供统一的人事代理、社保福利、人才派遣等全方位的人力资源服务。

2、FESCO 全国代理的核心概念是:

利用品牌和 IT 技术优势,通过各地合作伙伴以及分公司的有效互动,实现客户一地签约,全国享受服务;从而进一步开拓市场,共同发展。

3、FESCO全国代理服务发展历程

1996年 FESCO推出全国一体化服务,在全球企业发展全球化、区域化的背景下,满足了客户全国服务的需求。

2001年 FESCO成立全国服务中心 签署《FESCO全国人力资源服务合作总协议》,宗旨是在全国范围内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规范的统一服务。

《总协议》签署以来,全国各地人力资源服务提供商相互协作,发挥 FESCO 的品牌优势、规模效应,快速、准确、高效地服务于客户,并初步建立起全国代理服务系统。

2002年签署《 FESCO 全国服务业务行为规范》签署《 FESCO 全国服务业务行为规范补充条款》率先在全国推出网上操作系统,进一步规范统一了服务标准、操作流程,更好地提升服务品质和服务效率,满足各层次客户的不同需求。

自动草稿

不久, FESCO 全国服务中心率先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统一的 FESCO 全国网上操作系统,通过 IT 技术平台推动全国人力资源服务的发展。

4、河南外企这样介绍他们的全国社保代理服务

在网站上,探索到了河南外企介绍你们的代理服务:

河南省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是全国”FESCO”总协议签约成员。FESCO作为中国最早的涉外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以其专业、优质、高效的服务在中国的对外人力资源服务市场赢得了良好的信誉,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操作流程。

面对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加,全国FESCO人力资源合作总协议应运而生。”总协议”使FESCO形成了全国服务网络,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跨地区人力资源服务。

公司(河南外企)自1992年成立以来,先后与北京外企服务集团、上海市对外服务有限公司、中国国际人才开发中心、中智上海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上海浦东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北京多企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等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建立了长期的跨地区业务合作伙伴关系。

公司坚持“诚实守信,热情周到”的服务宗旨,为通用电气、IBM、汇丰银行、大韩航空、诺基亚、乐金电子、强生、辉瑞投资、诺和诺德、西安杨森、三菱电梯、欧莱雅、雅诗兰黛、美赞臣、爱芬食品等数百家外资企业的河南员工提供人力资源服务。

从河南外企的介绍可以看到,大量知名外企企业都在通过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从业代理服务。

2

互为代理的发展

大概在2003年后,互为代理的模式开始转变,主要原因有:

1、自建服务点增加

最早,这些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时都是只有一地的经营机构,各地服务只能互为委托。

自动草稿

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进程、代理服务的业务量增加、委托的成本居高不下、有的机构服务达不到标准或客户要求,各地政策壁垒减少,这些大公司开始在全国主要城市建立子、分公司,这样一些城市的代理服务从委托服务,变成自己成立的服务机构承担。

2、委托服务费高

当时FESCO全国代理服务的付费标准是,委托方(与客户签订派遣或代理服务的机构)需要支付给承接方的费用是收费的70%,即三七分成。

当时,外企服务的派遣服务费大部分在300元左右,也就是说,签订劳动合同、承担一定用工风险的机构,只能得到少部分的服务费,业务量增大后,委托方就越来越感到不爽,降低价格、增加服务商或成立分、子公司成为大委托方的必须选择。

3、多个互为代理组织成立

随着北京外企、上海外服、中智、上海派遣人才(现在的任仕达)前程无忧、易才、外企德科、外企德科深圳等公司全国代理业务的增加,都建立了自己的全国代理服务网络。

2003年,我们为了承接一大客户全国化服务,我们开始了建立跨地区合作之路。2003年11月26-28日,我们以中国上海人才市场和上海派遣人才有限公司(现为任仕达中国组成部分)的名义,在上海举办了“首届跨地区人力资源派遣研讨会”,会后,我写了一篇文章在《职业》杂志发表,文章记录了当时的一些情况。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这些研讨会,我们与全国各地30多家人事、劳动部门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建立了互为代理的合作关系,在外企服务全国化网络之外,搭建了一个新的全国服务网络,很快将上海总签的业务,委托到这些城市,如北京、广州、深圳、天津、南昌、重庆、成都、包头、桂林、……

我们这个跨地区合作组织的特征是:

一以当地人事、劳动部门的下属机构为主;

二是委托的服务费更低,大约为50元/人月。

2006年起,在担任FESCO深圳方胜公司(现为外企德科深圳公司)负责人期间,我们发现深圳的全国化服务需求日益增多,而当地没有一家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有全国化服务能力,我们确认把全国互为代理的服务,定为公司一个重要产品,并加大力度拓展,到2015年7月我离开时,已经建立了310个城市的服务网点,其中一部分是FESCO体系的,更多的是全国各地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

自动草稿

3

没有一家能全国直营

在中国社保代理服务领域,至今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只用自己建立的分、子公司提供全国化服务。

十几年来,多家公司(包括后来的、号称互联网社保服务平台)自称要全部用自己公司来服务,后来都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最终都放弃了自建所有渠道的目标。

一个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自建的服务网络,能够达到100个的已经是非常多的了。这里有很多原因:

一是自建网点太多,成本非常大,管理非常难;

二是大部分二、三线城市的服务点可能长期不能盈利;

三是全国找、招专业人士非常难。

四是全国性政策和流程差异大,没有熟悉业务的人、没有一定政府沟通、协调能力的人,还搞不定当地的事,服务水平上不去。

4

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

1、社会保险代理服务政策不明确带来的问题

因为《社会保险法》突出了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是缴纳社会保险的基础,各地又出台一些限制没有劳动合同的社保代理服务政策,导致对社保代理服务的合法性质疑增多。

如今年春节后,深圳开展了人力资源服务代理社保服务的检查,没有劳动合同的社保代理是主要目标,让深圳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春节开工后不久,就陷入不小的“恐慌”。

自动草稿

2、社会保险费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可能带来的问题

这里可能产生两个问题:

一是工资与社保分开怎么办?是否能够行得通?如一公司总部在北京,在深圳招用了几个工作人员,委托社保代理,这样能行吗?还如何北京这家公司在深圳成立分公司,没有独立财务动作能力,在总部北京发工资,在深圳分公司账户缴纳社保,可以吗?

二是社保基数与实发工资数不一致,即少缴社保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较普遍,这样的企业现在要做好提高用工成本的准备了。

三是过去没有足够缴纳的企业,是否会被追溯?是否要补缴?如果是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代理的,原客户单位可能已经不再委托了,税务部门要追偿,社保代理服务机构去哪里找这些钱?

因为中国太大、城市太多、政策太复杂,中国式社保代理服务在中国走过了20多年,至今还是人力资源服务业的主要产品,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搞定”全国,不可能把分支机构建到三线以下城市,互为代理成为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之间的最好选择。

这种互为代理还有多长的寿命?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她“长寿”——长命百岁!

文章来源:亚太人才服务研究院。作者:聂有诚,亚太人才服务研究院执行院长、高级讲师。

(直接来源:网易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