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肖荣,华蓥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基本案情]

郭小国购买了一辆东风牌货车,2017年3月,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签订《货运汽车挂靠合同》,车辆营运证、机动车行驶证均系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此后,郭小国雇请张永利驾驶川X10376号货车从事货物运输,月工资3600元,由郭小国支付。2018年3月,张永利驾驶川X10376号货车外出运煤炭时与另一机动车相撞,造成身体受伤。2018年4月,张永利向华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认定其与通元运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该委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张永利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与通元运通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构成劳动关系。第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1、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3、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虽然郭小国为车辆实际所有人,张永利为郭小国所聘用,但郭小国将车辆挂靠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后,以该公司名义对外承揽运营业务,张永利从事的运输工作当属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业务组成部分,张永利在工作中,当受用人单位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各项规章制度的制约,间接从事用人单位安排有报酬的劳动,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之间具有一定的从属性。而车辆实际所有人郭小国不是合法的用工主体,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因此,郭小国招用的司机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形成了劳动关系,用工主体责任应当由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承担。第二,根据《道路运输条例》和《行政许可法》的有关规定,公民、法人从事运输经营必须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向有关行政机关申请取得运输经营许可。依法取得行政许可的,除法律法规规定依照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可以转让的外,不得转让。具有运输资质企业允许挂靠人或加盟方以自己的名义运营,对于挂靠单位,此种经营方式即解决了车辆的来源和一定数量,也将运营的风险通过协议的方式转嫁他方,但其实质是转让道路运输经营许可的行为,属于对运输许可的借用或租用,属于非法经营,为无效的民事行为。第三、本案中,涉及郭小国、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三方,虽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与郭小国二者之间签订了协议,但不对第三方即张永利产生约束力,其华蓥市运通公司非法经营行为不受法律保护,更不能因此侵害第三方张永利的合法权益。同时,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与郭小国之间关于车辆挂靠的约定仅是双方之间的内部约定,张永利亦表示不知情,故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与郭小国之间的约定不得对抗张永利,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也不能因该协议,规避用人单位的法律责任及义务。而车辆所有人郭小国不属于合法的用工主体,用工主体责任应当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承担。第四,《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用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答复》({2006}行他字第17号):个人购买的车辆挂靠其他单位且以挂靠单位的名义对外经营的,其聘用的司机与挂靠单位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在车辆运营中伤亡的,应当适用《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认定是否构成工伤。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不构成劳动关系。第一、郭小国与华蓥市运通公司之间系合同关系。根据挂靠合同的约定,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仅收取挂靠车辆挂靠费,挂靠车辆的运营、管理、费用的承担及利润分配完全由车主郭小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没有关系,实际操作与双方合同约定一致;第二、对照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在挂靠营运模式中,挂靠人出资购买机动车,被挂靠人是机动车的登记车主,挂靠人以被挂靠人的名义从事经营业务,被挂靠人并不享有机动车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中的任意一项权益,挂靠人才是机动车的实际支配人。虽然被挂靠人收取一定的费用,但这是被挂靠人对挂靠车辆进行管理所得的服务费用,而非营运所产生的收益,被挂靠人并不参与经营,挂靠人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所以,无论是挂靠人,还是挂靠人聘用的人员,其与被挂靠人只有形式上的隶属性,并没有实质上的隶属性。第三、挂靠关系不是劳动关系形成的存在要件,民事法律关系中因挂靠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是一种有条件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与确认劳动关系中存在的人身依附关系不同,法院对此不宜扩大解释。本案中,张永利是郭小国个人雇佣的,一切工作均听从郭小国的安排,工资是也从郭小国处领取。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对上列事项并不知情,张永利也未接受客运公司的培训,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也不向其发放工资或其他报酬,不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双方没有经济上的隶属性,张永利的工作时间、工作量等由郭小国控制,并不受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的安排、约束,也无需向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汇报工作成果、工作业绩,双方也没有组织上的隶属性。因此张永利与华蓥市运通公司不构成劳动关系。

[案件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从挂靠关系的法律性质上看

机动车挂靠营运,法律对此并没有明确定义,一般指个人或者合伙出资购买机动车,经具有运输经营资质的运输企业同意车辆登记在该企业名下,以该企业的名义从事运输经营的行为。其中,出资人称为挂靠人,运输企业称为被挂靠单位。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公民、法人从事运输经营必须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向有关行政机关申请取得运输经营许可。实际运营中,一方面,由于相关政策的限制,大量个体运输业主只有通过挂靠经营才能满足该行业较为严格的市场准入条件;另一方面,运输企业自有运力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故目前实践中机动车挂靠运营方式普遍存在。很多情况下,挂靠人作为营运车辆拥有者并不直接从事运输经营活动,而是另外雇请驾驶员驾驶挂靠车辆,并通过运输企业为实际驾驶员办理从业资格证进行运输经营活动。在这种情况下,被挂靠单位并不参与挂靠车辆的实际运营,其与挂靠车辆驾驶员之间也不存在直接的控制和管理关系。运营中,挂靠车辆驾驶员一般并非被挂靠单位录用,被挂靠单位对其具体情况往往并不了解,具体工作任务和工作时间也不由被挂靠单位安排,缺乏人身隶属性;挂靠关系中挂靠人经济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挂靠车辆驾驶员的工作薪酬不由被挂靠单位发放,双方缺乏经济隶属性;被挂靠单位一般不负责挂靠车辆驾驶员的培训和考核,挂靠车辆驾驶员无需向被挂靠单位汇报工作成果、工作业绩,被挂靠单位的规章制度对其也缺乏约束力,缺乏组织隶属性。实践中,虽然挂靠车辆登记在企业名下,但被挂靠企业对挂靠的车辆并没有参与权,挂靠车辆的运输利益也是归挂靠人所有,被挂靠企业只是收取一定的挂靠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从上述规定看,在车辆挂靠关系中,被挂靠单位是作为一个侵权主体来承担侵权责任,而不是作为用人单位来承担侵权责任,挂靠司机和被挂靠单位之间并不构成事实劳动关系,因此,本案张永利要求确认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没有法律依据。

(二)   从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上看

总结现有理论与审判实践,劳动关系的认定,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审查:一是合意性,即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要有合意。劳动关系成立前,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平等的主体,应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确定是否建立劳动关系以及建立劳动关系的条件、内容等问题进行合意。二是隶属性。劳动关系建立后,劳动者是用人单位的职工,处于提供劳动力的地位,用人单位则成为劳动力使用者,处于劳动者管理者的地位,双方形成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隶属性是劳动关系的本质特点,是判断是否构成劳动关系的根本标准,隶属性包括人格上、经济上和组织上的隶属性,人格隶属性主要是劳动者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时,将人身在一定限度内交给了用人单位;经济隶属性主要表现在劳动者通过劳动换取生活资料,体现出劳动力与劳动报酬的交换关系;组织隶属性是指劳动关系建立以后解除之前,劳动者始终作为用人单位组织中的一员而存在,受用工单位的指挥与控制。三是实际性,即用人单位是否实际用工。目前,认定劳动关系的主要法律依据有《劳动合同法》第7 条、第10条、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3条、《劳动合同法释义》第10条,这些规定,强调的是劳动关系建立的唯一标准是实际用工,即“劳动者实际提供劳动之日起劳动关系建立”,“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从以三个方面进行劳动关系的审查,被挂靠单位与驾驶员之间并没有进行劳动关系口头或书面上的合意,不存在实质上的隶属关系,也没有实际用工,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之间不符合劳动法所规定的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情形,因此,二者之间未形成事实劳动关系。

(三)从现行的法律规定上看

实践中车辆挂靠经营在道路运输行业是普遍现象,客观上,这种经营方式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和存在价值,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规范清理。因而对于它的存在与所产生的相应法律后果应当全面认识与分析,否则可能牵连甚广,不利于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发展。从案件处理的实体效果来看,目前由于政策性原因,被挂靠单位虽收取一定的挂靠费用,但该费用从性质上看仍属于对挂靠车辆进行管理的服务费用,而非营运所产生的收益。挂靠车辆驾驶员在接受挂靠人雇请时,对挂靠情况一般也是明知的。关于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2006)行他字第17号《关于车辆挂靠其他单位经营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工作中伤亡能否认定工伤问题的答复》是否适用本案。从该答复看,该答复意见是针对是否构成工伤问题的答复,并非是确认事实劳动关系的规则,将此答复作为认定双方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依据超出了其适用范围。如果参照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号答复认定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与挂靠单位之间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必将过度加重挂靠单位的责任,并且造成对整个劳动社会保障制度的冲击。此外,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颁布的《关于审理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关于挂靠人与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与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号答复产生了矛盾,因为如果车辆实际所有人聘用的司机与挂靠单位之间系事实劳动关系,在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应当仅由挂靠单位作为用工单位对外承担责任,而不是由挂靠单位与挂靠人即车辆实际所有人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个人挂靠其他单位对外经营,其聘用的人员因工作伤亡的,被挂靠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该司法解释从工伤保险责任的层面规定了被挂靠单位的责任,是从有利于劳动者角度出发,对劳动者工伤待遇问题作出的特别规定,虽然不能作为认定事实劳动关系的依据,但应当作为挂靠情形下个人聘用的人员因公伤亡申请工伤待遇的依据。因此,本案虽然不能认定张永利与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但华蓥市通元运通公司作为被挂靠单位依然是张永利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责任主体,张永利当然可以据此申请工伤待遇。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