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同学们:你们好!

我们法学院有一个有效运行的惯例:每位教师在清华大学的执教生涯中,各自轮流在开学典礼或者毕业典礼上代表全院教师给学生们做一次致辞。我以为自己更适合于做毕业典礼上的致辞,这几年私下里酝酿了好几次底稿,但都没有成功。今天,我被安排做开学典礼的致辞了,而且很难拒绝。

那就请允许我代表清华大学法学院全体老师,对你们每位同学,进入清华大学法学院学习,表示热烈的欢迎吧!说实在的,此时此刻,当我一眼望向你们的时候,就像一位带着沧桑感的老农,望见了一片金灿灿的、颗粒饱满的种子那样,心中充分了无限的欢欣!

我也不能免俗。我还要祝贺你们经过艰辛的努力,成功地考入清华大学,考入我们法学院!“桃李不语,下自成蹊。” 在这里,我无需盛赞这所大学在中国教育界的地位,也不必夸示我们法学院的实力。我只想说:时至今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恰好迎来了恢复建院20周年,但它接续了民国时期清华大学法学院之遗绪而终致不坠,也是一件幸事,如今更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为国内乃至国际法律学林所瞩目。至少在一份网络上广为流布的《全国各大法学院吐槽(整理版)》的博文中,也是唯一被“吐槽”最少的法学院。

接下来,我自然还要对大家说一些勉励的话。要知道,我今天做这个致辞,意味着今后再没有机会在我们法学院做这样的致辞了,所以难免语重心长。我也没有准备一些应景的“段子”,诸如说:同学们啊,请记住,不能在图书馆里喝酒!否则,如果被我碰见,你必须当场请我喝一杯!

是的,如果根据法国思想家福柯的理论,入学典礼正是规训的开始了。但时至今日,公法学上的特别权力关系原理恰好趋于式微了,我只能超越说教与训诫。然而,我也不愿彻底沦为“心灵鸡汤”的烹调师。我只想从一个贴心的为师者的立场出发,倾吐一些由衷之言。

当我教过的学生越来越多之后,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了:凡庸者也有凡庸者的尊严,卓越者自有卓越者的使命。是啊,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时代,都需要一批所谓“卓越”的人才,也注定产生出这样的一批天之骄子。据说,他们的平均比例大致占人类社会成员的5%。你们无疑是来自全中国以及世界上许多不同国家中最优秀的学生。或许有人会认为,当你们进入清华大学的那一刻,就意味着已经进入了这个范围。但这个想法太“甜蜜”了,可能有害健康。合理的答案只能说:竞逐刚刚开始,结果还没出来;但既然你考入了清华,既然进入了法学院,那就只能追求卓越,而且义无反顾。

是的,在清华,“卓越”这个词汇无法免谈,尤其在入学典礼之上,关键只是看你如何理解它的意味。在这一点上,我认同:作为清华人,尤其是作为清华法律人,追求卓越就是你们的使命,因为它含有一种道义。卓越的道义就是担当。具体而言,追求卓越不仅只是为了实现个人的存在价值和人生理想,也应该为增进社会福祉做出更多的奉献,为国族乃至全人类的共同命运多一份担当;只有将人类的共同事业融入个人理想的人,才堪称真正的卓越。

或许你们中的个别同学对我这些用“大词”构成的见解表示不解,认为自己之所以能考入清华,完全是因为自己特别优秀,同时也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为此安全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像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学所提供的优越的学习条件和成长环境,凭什么还要追求卓越,而且还要多一份担当呢?

我理解这种个人主义的逻辑推论,但对其逻辑起点不敢完全苟同,因为这里暴露了个人主义思想的内在矛盾。试想:即使你们每个人完全是凭借自己优秀的禀赋考入清华的,你们每个人也必然处于一种历史性的社会关系脉络之中,比如,你出生在一个优裕的家庭,又或拥有良好的遗传基因,使你成为优秀的个体,但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一部分的因素并不是你个人努力的结果,甚至不是你个人正确选择的结果。当然,你可以说,可这一切是我爸爸妈妈给的,但同理而论,总有一些部分不是你父母个人努力和选择的结果。正如当代英国哲学家麦金泰尔(A· C· MacIntyre)所说的那样:每个人的生活故事总是内嵌于那些共同体的故事之中,从这些共同体中,“我获得了我的所是”。这就决定了,尽管你很优秀,但一旦你选择以及被选择在清华大学享受比其他许多大学的学生更为优渥的教育条件,那么,你就必须追求卓越;而且不仅是为了个人而追求卓越,还应该为人类社会的公共福祉而追求卓越。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卓越在清华的意味。

这就要求,你首先不能把考上清华大学法学院,作为你个人的终身成就。否则,梅菲斯特也会笑出声音来的。

所以,你来到清华,无疑要将学业放在第一。这几乎无需赘言。你不必推脱时代有点浮躁。偌大的清华园里,如今还是可以安放得下平静的书桌的,更何况书桌是否平静,终究取决于读书人自己的心态。剩下的关键,就在于你是否坚毅,因为时至今日,人类的智慧和能力仍然不能简单地复制,刻苦的学习依旧是培养自身卓越才能的重要方途。当我在2010年5月戒掉了烟瘾,为自己27年的烟龄打上了休止符的时候,一位朋友说,你完全可以加入中国共产党了!我说:光凭这一点那不一定够格,但它至少证明了我还有继续学习的毅力。

说到学业,它在内容上是有结构的。作为法科学生,你当然首先要学好法学专业知识,培养卓越的职业技能,尤其是要深刻理解和彻底掌握那些为法学专业所特有的、具有优异之处的精神、原理与方法,比如追求正义的精神,崇尚依据明文规范、正当程序以约束主观肆意的原理,讲求通过说理论证解决各种纷争的方法,等等。在此,作为一名宪法学人,我还要特别强调,作为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你们还要学好宪法学,尤其是要深入理解立宪主义的精义,放眼未来的中国。

但仅此的确是不够的。对于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学生而言,我认同2007年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高洪柱(Harold Koh)教授在迎新致辞中所提出的观点。他说:“没有某一门单独的学科能够垄断智慧”,为此我们也要重视跨学科、跨专业、国际化的学习。据说,当今中国,法学院已经多达600多所了。惟有拥有跨学科、跨专业、国际化的视野和优长,你们才可能真正赢得卓越。

除了学业之外,就是个人的品格。对于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学生而言,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学业更为重要的话,那就是学会养成优良的品格。一个优秀的人,如果没有优异的品格,很有可能成为备受诟病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绝不可能达到卓越的境界。

什么是优良的品格呢?清华大学的校训就表达了其部分的内涵。如所周知,这是来自中国古代神秘的经典《周易》中的两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据我知道,很多清华人将这两句话作为座右铭,并由此终身受益。

你们还需要培养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品格。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号角再次吹响了,但在可预见的视域之内,一个精神上激越的时代即将到来,它可能是继迄今为止物质泛滥时代之后所出现的一种意见泛滥时代,但却面临了公共论坛稀缺化、价值秩序流动化等严峻的挑战,从而可能使社会和公权走向更加偏激,走向更大的不确定性。有鉴于此,作为法科学生,你们需要学会针对浮躁而沉静,针对极端而中庸;针对纵欲而淡泊,针对暴戾而平和。而作为清华大学的法科学生,你们不仅要培养法律人高贵的心灵,更重要的是要学会体察人世间的一切艰辛与苦难;不仅要学习批判的精神,更重要的是要学习不怕被批判的精神,甚至包容批判者的精神。凡此种种,均殊为重要,因为这些寄托了中国未来的希望!

孩子们!我的上述期望也许过高,如果你真的不堪重负,也没有必要把它当作沉重的负担,以致惶惶不可终日,闹出心理疾病。是的,如果你做不到卓越,那不妨可以选择平凡,只要你尽力就好。而当你真的选择了平凡,也可以选择一种有境界的平凡。有一个故事说的就是:坐在路边,为英雄鼓掌。这也是一种深受欢迎的品格。而且,你不一定非要坐在路边,你完全可以选择站在路边,为卓越的人鼓掌。

同学们!我即将结束我的致辞,这也意味着今后我再也无需在入学典礼或毕业典礼上做如此蹩脚的致辞了!此时此刻,一丝轻松的快意掠过我的心田。最后,请允许我转引《圣经》上的一句我所喜爱的箴言——它也适合于毕业典礼的,作为结语送给大家:

要修平你脚下的路,坚定你一切的道。

(来源:清华大学法学院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