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关系联结社会生产、关系万户民生,是最基本、最重要的社会关系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从2008年开始实施,已历十载,劳动者对于劳动权益的保护意识也越来越强,劳动争议案件已然成为民事案件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广州中院《广州劳动争议诉讼情况白皮书(2014-2016)》显示,广州法院2014年、2015年、2016年受理一、二审劳动争议案件总量分别为23860件、15186件、14686件,分别占当年民事案件总量的18.5%、10.2%、7.5%。管中窥豹,劳动争议的预防与化解仍是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法律服务领域。劳动法易懂难精,律师需要在法律技能、商务知识、执业经验技巧等方面不断修炼内功、加强技能储备,才能实现精耕细作、走专业化道路的目标。

一、适用法律、理解政策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应当熟悉劳动法体系、理解当下劳动政策导向。我国劳动法律法规、指导性意见繁杂且互有交叉重叠,这就要求律师既要熟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二)(三)(四)、《工伤保险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也要熟悉人社部对相关问题的复函,且要对新法规进行跟踪学习和耐心梳理。

另一方面,在不同地区、不同时期、不同社会经济形势下,法院和劳仲委对劳动争议案件的裁量尺度也会有所伸缩、调整。律师应通过最高法、省高院、市中院公布的案例了解劳动案件审理的尺度,培养本专业领域的Know-How,进而优化诉讼策略。

例如,关于社保问题,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不购买社保”的效力,以及劳动者能否“反悔”。绝大多数判例会认为此约定违反了法律要求购买社保的强制性规定,因此该约定无效。所以,即便存在此种约定,劳动者仍可以用人单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的情形为由,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

但是,个别地区的判例中也曾出现过不同的判决结果,认为劳动者自愿放弃购买社保后,又主张用人单位不购买社保而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驳回了劳动者的诉讼请求。由此可见,了解诉讼地的劳动案件审理导向,尤为重要。

二、收集证据、构筑事实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应当熟悉证据规则,善于收集证据、构筑事实。劳动关系建基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亲密信任,但却往往因劳资双方均不注意保留日常劳动痕迹和记录,以至于在后期纠纷中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律师代理劳动争议案件,尤其为劳动者提供代理服务时,应当积极发挥专业技能,推动证据的收集固定,包括但不限于:提示劳动者思虑所未及处、引导其取证,向法院申请调查取证,借助证据规则强化用人单位举证[1]。

另一方面,律师要善于归纳、组合证据反映出来的信息,并运用逻辑推理构筑有说服力的事实陈述,帮助仲裁员、法官还原案件事实,处理纠纷。

三、综合运用法律措施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还应当熟悉各种法律程序,学会一体化思维。处理劳动争议,不能只看到调解、仲裁、诉讼,也需要关注劳动监察、生效裁判执行、刑事责任追究(如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等不同法律程序,应当将民事、行政、刑事等不同法律程序纳入整体考虑,综合运用多种法律手段推动案件处理。包括但不限于:及时申请财产保全确保执行成效,推动劳监、公安等有关部门立案查处恶意欠薪行为。

四、沟通、谈判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应当善于沟通、谈判,致力推动各方化解纠纷、寻求共赢。良好的沟通谈判,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沟通、谈判包括但不限于:

(一)与客户的沟通。尤其是撤诉、调解等涉及处分当事人权利的诉讼行为之前,一定要与客户充分沟通,释明权利处分后果。另一方面,要避免盲目地为了委托人“误解”的利益而战,应当对委托人进行恰当的指引与解释法律规定。

(二)与有关机关的沟通。这既包括与法院、劳仲委的沟通,也包括与劳动监察大队等行政部门的沟通。在仲裁、审判程序中,应当精心准备,通过事实、证据和专业代理工作赢得胜诉。在仲裁、审判程序之外,在面对劳动监察大队乃至街道、公安等政府相关部门时应保持有理有度,坚持依法维权,避免矛盾激化。

(三)与对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沟通。在双方当事人陷入意气之争的情况下,律师应当定位为“解决方案供应者”,在维护客户利益的同时,积极与对方当事人展开沟通,推动双方求同存异,并通过庭外和解、诉讼调解等方式实现纠纷的高效解决。

五、商务思考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应积极学习企业管理相关知识,熟悉企业管理标准化流程,培养商务思考的技能。任何劳动关系形态都是在一定商业环境下产生的,不同的行业、工种、劳动期间,其计酬方式、业务提成、工时考勤、休息保障、竞业禁止等条款的约定也不尽相同。如果不能理解背后的商业逻辑,就会导致张冠李戴,也就不可能在仲裁员、法官形成心证之前展开有效的说明,最终可能影响案件的结果。

六、设计、完善企业制度的技能

劳动法律师应当善于转换思维,将劳动争议案件的经验转化为设计企业规章制度的宏观技能,做到“上医治未病”。企业要想基业长青,需要健全包括劳动规章制度在内的各项规章制度。律师可着力于推动企业劳动合同范本、员工手册、企业规章制度的完善,避免企业在劳动管理问题上陷于被动。例如,律师可提示企业在规章制度中列明哪些行为属于一般违纪可给予警告、哪些行为属于重大违纪可予辞退。在有制度可依的情况下,方能合法有度地处理劳动管理问题。

劳动法长成于工业化社会,也将在互联网时代更迭发展,是一个值得持续深挖的法律实践领域。劳动法领域的律师,可以运用精湛的法律技艺防范、化解劳动争议,维护社会劳资关系稳定和睦,以彰显其自身社会价值。

注释:[1]《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规定: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但是,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来源:大洋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