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随着“互联网+”概念的不断铺开,利用手机APP等网络平台运营的新型行业不断涌现,涉及客运、货运、美容美发、家政服务、汽车保养服务等各种服务型行业。”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居民养老保险处处长沈哲恒认为,不管通过什么方式提供服务,劳动者的权益要受到保护。

央广网北京8月26日消息 (记者孙莹)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人们处在一个互联网时代,各种搭载互联网的运营模式,使消费者可以比较轻松、快捷、足不出户地享受到各种服务,女士约美甲师上门美甲、朋友聚会请职业厨师到家里掌勺、找搬家公司搬家,很多事情,通过手机APP平台就能搞定。

随着“互联网+”概念的不断铺开,利用手机APP等网络平台运营的新型行业不断涌现,涉及客运、货运、美容美发、家政服务、汽车保养服务等各种服务型行业。

同时,与之相关的劳动争议案件逐渐增多,所有案件首先要解决的是从业人员与网络运营主体之间到底存不存在劳动关系,这个认定标准亟待厘清。北京朝阳法院今天专门邀请有关专家进行研讨。

小齐是一位美甲师,2014年11月3日签约入驻一家美甲在线平台“河狸家”,向客户提供查询美甲图样、预约上门为客户提供服务;公司每月向小齐发放固定市场推广费用8000元,美甲服务20%提成,同时保障他每月这两项收入不低于1万元。而小齐需听从公司安排,提供相应美甲服务,并参加公司安排的培训。本来签了一年的协议,可是双方产生了争议,小齐提出仲裁申请后,被以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建立劳动关系为由裁决驳回。提起诉讼后,双方达成调解,确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并达成调解款项。

近年来,网约美甲师、厨师、货车司机、家政服务员逐渐出现在法院的原告席,将他们搭乘的平台告上法庭,北京朝阳法院民五庭的副庭长吴克孟分析,劳动者通过互联网+经营模式获取业务大致有三类情况:“第一种是指派业务的类型,消费者把自己的消费信息告诉平台,平台又指派给劳动力的提供者。第二种类型称之为共享业务型,平台获取消费信息后,它会把这个信息在很广的范围之内进行分享,或者说共享。潜在的服务者类型之间根据一定的规则进行PK,产生具体的劳动力提供者,对这个消费者进行服务。第三种类型是混合型,是这两种模式都存在。劳动力提供者既可以接受这个平台的指派,同时也可以通过获取信息的方式自主选择,进行服务提供。”

另一起案件中,蓝犀牛同城货物运输APP平台,网上接受订单,使用自己带车的司机进行运输,司机在平台上抢单或由该公司派单,与23人签订为期一年的《蓝犀牛车辆管理协议(合同)》,合同附件包括服务规范、奖惩制度等。实际操作中,公司与司机之间也进行了实际的管理。发生争议后,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达成调解款项。

到底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如何判断?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林嘉教授分析,有些用人单位为了避免或者排除自己的义务,可能在有些条款里面故意放松对劳动者的管理控制,从而导致其与劳动者之间没有劳动关系。判断从属性时应该是综合性的判断,不需要从工作内容、工作时间、劳动报酬、是否提供劳动等等,不需要对所有的条件进行判断,应该选择最主要的因素进行判断。

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认为,对于互联网+经营模式下的劳动关系认定,不能强行认定劳动关系,这样会加大平台的监管责任,也使得从业人员失去一些自由。“如果司法实践当中判断是不是存在劳动关系,就考虑了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是否基于自身的利益,一定要强调自己的利益,对于劳动者是否进行了有效监管。”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居民养老保险处处长沈哲恒认为,不管通过什么方式提供服务,劳动者的权益要受到保护。“虽然用的是新技术,是网络平台,但是主位非常突出,比如做饭就是做饭,不干别的。开车就是开车,运输就是运输,从长远来看,还是应该把它纳入到劳动关系范围可能更稳妥,因为这个群体保障它的基本权益是非常重要的。”

来源:华龙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