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社会从机械团结到有机团结,人和生产资料、生产对象、生产过程相分离,人的类存在降格为物的存在,在此基础上,异化产生了。至此,劳动和休闲的分离。使得休闲即娱乐带有这一时期的特点,典型的表现是娱乐追求肉体感。

作者简介:张领,浙江大学政治学博士,贵州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政治学理论、农民问题研究。

一、社会转型与异化

从 世界历史来看,现代化是一个历史趋势。马克思说:“问题在于这些规律本身,在于这些以铁的必然性发生的趋势。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 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也就是说,社会转型是必然的。几个现代化大师都以不同的方式和用不同的术语宣称和描述了这一事实。马克思用资本主义来描述了这 一进城,并指这资产阶级在一进程的作用及其现代化的不可逆转:“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 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酋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厉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马克思 是站在批评的立场上来说明这一问题的。涂尔干则站在一种乐观其成的立场上看待这一问题:“人类的进化总有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我们究竟应该怎样选择? 无论对劳动分工持有何种态度……它已经渐渐地成为了社会秩序最重要的基础。”滕尼斯也表达了这种看法:“在较早的那个时代里,家庭生活和家族经济显示出是 基本的色调。在稍后的那个时代里,商业和大城市生活是基本色调。然而,倘若我们更仔细地观察共同体的时代,其中显然又有若干时期。它的整个发展方向是一步 一步迈进社会的;但是另一方面,共同体的力量在社会的时代之内,尽管日益缩小,也还是保留着,而且依然是社会生活的现实。”总之,转型不可避免。

与 转型相一致的是,一切令人敬畏和崇尚的职业都不存在。这就是马克思所表达的异化。异化是以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为前提,继而劳动、资本、土地的相互分离带来的 结果。首先是生产资料即土地、资本属于资本家所有,工人一无所有造成的。这是机器生产或者说工业生产带来的直接结果。恩格斯对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调查中发 现:英国工人阶级的产生是1764年的珍妮 纺纱机的发明,大大的提高了生产率,于是从事纺纱的人因为产量大大提高从而提高了工资,农民因比较收益而大量进城。这样,农村的很多土地就闲置下来,继而 被大佃农阶级租用,自耕农成为城市工人阶级。这样整个无产阶级就产生了,不仅如此,机器生产代替手工作坊的结果就是要组织一大群人去实现组织目标,这又引 来了正规化的组织。它跟过去那种随时停下来,自由散漫的生产方式完全不同。可以说:“机器劳动在英国工业的各主要部门战胜了手工劳动,从那时起,英国工业 的全部历史所讲述的,只是手工业者如何被机器驱逐出一个个阵地。”

生产资料和劳动者的分 离使得生产者所生产的对象不是自己的劳动成果,而是一个异己的对象物。这根农民种地不一样,农民种地,尽管劳动有时也枯燥、艰辛,但农民在劳动的过程中因 劳动成果属于自己而减轻了这种异化感。然而,农民进城后,只能在工厂里从事生产,他们所得即为工资,劳动产品成为老板的利润来源。这种分离的结果是:“工 人在劳动中耗费的力量越多,他亲手创造出来反对自身的、异己的对象世界的力量就越强大,他自身、他的内部世界就越缺乏,归他所有的东西就越少。”与此相一 致,劳动过程也是异化的。劳动过程的异化是在机器的推动下达到顶峰的,因为机器生产要求大量的人力配合,而人力也必须协调起来,像机器的部件一样发挥作 用,这个组织才会运转协调,提高组织效率,实现资本家最求超额利润的目标。所以整个劳动过程个人都是在作为机器的一部分在发挥作用。劳动变成了毫无意识 的、按步就班的、类似于机器的枯燥乏味地运转。即“劳动越机巧,工人越愚笨,越成为自然界的奴隶。”劳动已然无乐趣可言,完全成了动物性生存需要的一种手 段。所以工作变成了领工资、谋生的手段,工作变成了枯燥乏味的过程。易言之,劳动变成了外在的东西,不属于他的本能性需求,个人压抑着自己的本能,屈从于 生活压力而劳动。因此劳动过程不是感觉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劳动成为强制性的劳动,因此劳动时感觉不自在,在不劳动是感觉到舒畅。马克思夸张的说:“这 种劳动不是满足一种需要,而只是满足劳动以外的那些需要的一种手段。劳动的异化性完全表现在:只要肉体的强制一停止,人们就会像逃避瘟疫那样逃避劳动。” 直言之,劳动和娱乐发生了分离,逃避劳动,追求享乐成了劳动与娱乐分离的结果。

二、劳动与娱乐的分离

资 本主义的机器生产把人降格为物,而不是类存在。人作为类的存在,是有意识的,他根据自己的喜好有意识的劳动。然而,资本主义机器生产的结果,人变得无意识 了,因为只有人越无意识,越像物件,才容易像机器一样协调,流程和动作才精准。在这样的情况下,劳动成为一种折磨、一种自我牺牲。人本来是类存在,劳动应 该成为内在的要求,劳动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劳动就是娱乐”,然而,私有制和工人的无产阶级化最终把劳动和娱乐分离开来,劳动变成枯燥过程。

要 理解资本主义异化及其劳动与娱乐的分离,最好是将现代化的资本主义跟过去的共同体社会做对比。在共同体中,劳动与娱乐尽管没有达到马克思在共产主义社会中 所构想的劳动和娱乐完全融为一体,但它并不使得劳动完全成为枯燥的东西。与生产资料、劳动、工资等的分离为基础的现代性相比,传统社会中生产资料——土地 ——属于农民。因此农民自己种地,生产的对象属于自己,并靠手工劳作。这带来一系列变化。首先是农民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劳动时间,累了可以自己停下来,比 如可以停下来吸烟或做其他事情调节。可以说,时间对于农民来说,是自然的,根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来安排的。太阳出来了,表示可以出工了,太阳偏西,表明 天快要黑了,该收工了。这些时间还在动物的身上体现出来,比如鸡打鸣等。然而在现代性的社会中,时间不是自然的,而是人为的。人们将时间均等的分为12格,每格有均分5小 格。自然的时间的重要性别人为分割的时间的重要性取代。另一方面,在做农活的过程中,由于是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倾注情感,细心呵护、精雕细琢,劳动的结果 就是对农民辛勤劳动的犒劳,这个结果是农民作品,而不是产品。在现代性的社会中,技能被分解为一个个更简单的步骤,每一个人只完成其中的一小步,这一小步 对于某一某件的整个构造起什么作用,个人完全不用关心,也无法关心。因此,农民会在田间地头看着自己种植的庄稼茁壮成长会喜形于色,也会看着自己养的牲畜 慢慢成长而感到高兴。然而工业社会中,劳动成果不属于自己,尽管自己也会因劳动生产率高而提高收入,但劳动过程受到管理制度的驱使,中途无任何兴趣可言。 即使自己做了多少件活是能够计算的,自己也不会欣赏自己的劳动成果,他关心的是这些成果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报酬。正如贝尔所说:“技能被分解为一个个更简 单的成分,而过去的工匠被两种新人取代:一种是工程师,他负责工作的设计和流程;一种是半熟练工,它就如维持机器取代他为止。这是一个充满计划和程序的世界,所有组成部分准时集合到位,被装配起来……人被当物来对待,因为物比人更容易协调。”简言之,劳动不可能停下来休息,整个过程中娱乐也缺位;劳动和娱乐、休闲完全分离开来。

总之,在现代性的社会中,和过去的农业时代劳动者和生产资料不分离不同,生产资料不属于劳动者,生产对象、生产过程异化,最终导致人的异化,劳动和娱乐分离。

三、现代性与娱乐至死

现 代性最为突出的特征之一是异化,特别是生产过程被分割和监控使得生产毫无意义,逃避劳动成为一种本能。但劳动是无法逃避的,因为人要生活,在自己没有生产 资料,成为劳动工人后就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劳动时间枯燥,只能靠休闲时间来缓解,并通过休息来继续生产劳动力继续劳动。在这种情况下,休息时间变成了 压力释放一种的方式。休闲就纯粹是休闲,不再像过去是和劳动无法很好的分开,甚至连思考都被搁置不管。所以哈贝马斯说:“所谓业余活动之所以没有政治色 彩,是因为它参与生产与消费的循环,……如果业余时间仍旧是工作时间的补充,那么业余时间内从事的私人事务仍旧是私人事务,不可变成私人之间的公共交 往。”娱乐与休闲成为工人的必须,也继而成为一个产业。

娱乐从劳动中分离出来既是异化感的一种逃避和压 力的释放,也因不想从事单调工作从另一方面逼迫人们远离工厂,走向游乐场。不管是那种方式,娱乐都与异化脱离不了干系。所以各种娱乐场所大量涌现。正如帕 克所描述的:“在美国城市中,还兴建游乐场地、运动场,还以在城市舞厅中举办舞会的办法大力改善邻里的不良状况。这些措施的目的主要是提高大城市中处于与 世隔绝的人口群体的道德基调。”

对于一般人来说,娱乐的群体对于确定一个人的愿望和形成他的性格,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城市生活的条件下,‘家’逐渐变成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成了一个宿舍。”

文章来源:龙之声网站

网址:http://bbs.lzszg.com/thread-902148-1-1.html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