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不会从天而降,梦想不会自动成真。”提到“五一”,人们就会想到“劳动”。几十年来,“劳动创造价值”“劳动光荣”的口号伴随着共和国共同成长。然而,几十年过去,面对非劳动性收入在分配中的比重加大、劳动者权益保护难以到位的现象,劳动的光环似乎正在褪色。我们在向中国梦迈进的途中,如何让劳动体现应有的价值,让“劳动光荣”再次唱响,让劳动者获得应有的尊严?

 

身处变革的年代,面对一系列“劳动之惑”,我们该怎样思考,如何行动?

 

西湖齐书“劳动光荣”

 

5月1日,游客在杭州西子湖畔全国首届地书交流会上书写“劳动光荣”,并签上自己的名字。

 

当日,“支持正能量 实现中国梦”全国首届地书交流会在西子湖畔举办。来自杭州、北京、南京、湖南等地的地书协会成员和在西湖游览的游客共同书写“劳动光荣”四个字,欢度五一劳动节。

 

农民工的喜与忧

 

在我国众多的劳动者大军中,总数不断增长并已超过2.6亿的农民工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他们的就业形势如何,有着怎样的喜与忧?在沈阳,记者采访了一些农民工,记录下了他们的心声。

 

“小车不倒尽管推”

 

家住吉林白城的于长江今年60多岁了,小学五年级文化。年轻时一直是个地道的农民,直到30多岁市里新开砖厂招工,他才扔下锄头当起了工人。那些年,他做过瓦匠、待过车间、甚至还干过固定外墙玻璃的“空中飞人”,不知不觉熬成了第一代“打工仔。”

 

“我那个年代做农民工,挣的是劳力的钱,过的是苦心的命。”老于说。

 

作为第一代农民工,老于经历过欠薪、生病,几乎什么苦都吃过。然而幸运的是,新一代的农民工不用再像老于当年这样苦,现在农民工的境遇要比他那时强很多。

 

沈阳市总工会农工部部长蒋阳介绍说,对农民工权利的维护,工会组织从清理欠薪入手。从源头上,成立了由工商、劳动、建委、法院、公安、司法、工会等职能部门参加的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主要就是抓农民工入工会、签订集体合同和工资保障金制度,从制度、从源头维护农民工权益。

 

“去年,沈阳农民工入会和集体合同动态签订率达到100%。集体合同为农民工提供了维权的依据。同时,工会还联合人社、安监等部门对全市工地进行抽检,调查有无欠薪苗头,而不是像以前等堆到年底时才集中查访。”蒋阳说。

 

“现在是小车不倒尽管推,不给儿女添乱就好。”老于说。

 

“希望比工资更重要”

 

29岁的闫海义是黑龙江人,初中毕业就干上餐饮业。今年,饭店、酒店的工作格外难找。几天前,一家建筑公司来招工,日薪200元,包吃包住,许多老工友看着这条件直“眼馋”,他却不为所动。“去了就是出大力,待在工地,一点希望都没有。”小闫说。

 

建筑行业由于劳动强度大,用工主力一直是外来农民工。缺乏上升空间、没有归属感,让农民工开始出现“断档”现象。

 

据沈阳有关部门统计,建筑行业11个主要工种中,以木工、瓦工的工资水平最高,多数日薪能达到300元,建筑旺季时更多,对其需求也最大。但是,企业拿出高工资,年轻农民工也少有愿意干这一行的。

 

沈阳一家建筑公司的工程监理张东告诉记者,目前工地上来自农村的技工多在四五十岁,这些工人做既要体力又要技术的活已经不大合适。但没办法,建筑行业在年轻人眼里确实“人见人嫌”。

 

今年27岁的张强初中毕业后,做瓦工的父亲多次让他跟自己学技术,他都不肯,想往城市圈里闯一闯。他每次和父亲争执时总会说:“现在挣力气钱确实容易又快,但年纪大了还不是跟您一样,有什么希望?”

 

面对这种现象,沈阳市工会在建筑行业开展了工资集体协商,并规定了建筑行业年度职工工资平均增长不低于10%。

 

“政府提高农民工最低工资、帮农民工讨薪是好事,但对年轻人来说,给我们进步的希望远比工资更重要。”张强说。

 

让优秀技工享有高工资和体面就业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对技术工人数量、质量的需求与日俱增,但他们在一些方面还不能享受与学历教育毕业生一样的待遇,这一反差在全国人大代表、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校长荣兰祥的眼中,是教育领域亟待解决的“不公平”问题之一,应让优秀的职业技术教育学生在获得高工资的同时,享有更加体面的就业。

 

荣兰祥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大学统招教育,大量的经费和政策都着眼于学历教育,对技工教育的关注相对弱一些,与此同时,传统观念认为,技术工人社会地位不高,特别在农村地区,一个家庭宁愿举债都要让子女去上大学。

 

然而,残酷的就业现实却摆在眼前。2013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将达699万人,为历年来最多,就业形势严峻。在有的地方,截至4月中旬,应届高校毕业生签约率不足三成。

 

与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不同,技术工人就业市场则是另一番景象。今年以来,从东部沿海到中西部地区一些大中城市,都不同程度出现了招工难现象,原因之一就是职业技术教育相对滞后,造成技术工人严重短缺。在蓝翔技校的就业安置中心,记者了解到,如果有单位需要这所学校的毕业生,需要提前交定金才行。美容美发、电气焊等专业的毕业生更是供不应求。

 

即便如此火爆的就业市场,技术工人在除了收入之外的待遇上仍然面临很多尴尬。在很多地方,技校毕业生不能考公务员,学历得不到承认,就业后干活累、出力多,却得不到相应的社会认可。荣兰祥说,这些都是亟待改变的问题。

 

让劳动者享有收入“话语权”

 

目前,我国企业职工总数已经超过3.2亿人。如何在劳资双方关系发生深刻变化的当下,让劳动者在收入问题上能说得了话,说得起话,对于调动劳动者积极性,共铸中国梦无疑具有深刻意义。

 

保护劳动所得,推行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是重要途径。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尽管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为劳资双方设立“对话”平台,让劳动者享有了更多收入“话语权”。

 

“涨工资”不再只由资方说了算

 

50岁的徐兆福是沈阳金杯装焊车间总拼班班长。工作30多年来,他第一次知道“工人的收入还可以由工人说了算”。

 

去年,沈阳开展了全市汽车行业首次工资集体协商,签订了第一份汽车行业集体合同,不同工种的工资平均涨了16%-19%。尽管徐兆福的工资早超过了合同中涨后的工资,但他为工友们感到由衷的高兴。

 

“比如涂装工种,不少小企业是手工喷涂,作业环境差,身体危害度高,有的工人一月只挣1200元左右。有了集体合同,他们的工资涨了不少。”

 

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9月底,全国共签订行业性集体合同20.8万份,覆盖企业97万家,覆盖职工3761.8万人。

 

解收入分配难题

 

实现中国梦,关键在于维护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调动好劳动者的劳动热情和创造活力。当前,最重要的是要改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占比过低,劳资之间利益分配失衡的问题。

 

据2012年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显示,70.3%的职工认为当前工资收入水平“一般”或表示“不满意”。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认为,中国梦也是工人梦。工人梦的基本诉求之一就是落实集体谈判权,形成初次分配过程中公平的劳动力定价机制,提高劳动收入的份额。

 

刘凯是沈阳客运集团天益巴士158路司机。多年来,他因为每天坚持“向雷锋同志学习”被评为市劳模。去年,沈阳开展了公交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刘凯的工资涨了四五百元。“以前没有集体合同,上满30天也就两千七八百元,现在比原来强多了。”

 

寻找劳动者“失落”的尊严

 

“劳动光荣”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吗?

 

曾几何时,成为一名工人是多少人的梦想。越苦、越脏、越累,就越受人们尊重;劳动光荣、劳动致富,又是多少人的信念与追求。

 

“然而,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过程中,由于其他制度没有及时改革与跟上,以至于现在年轻人越来越重金钱,只乐意当白领。”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纪宝成说。他把这种社会风气归结为“拥抱资本、疏远劳动、轻视劳动者”。

 

一位在饭店打工的女服务员对记者采访她如何看待“劳动最光荣”时只能苦笑:劳动最光荣,劳动者也最苦啊!像我们这些临时工,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每月工资只有1200块钱,哪里能体会到光荣?

 

“什么都涨,只有工资不涨。”坊间的调侃,也是社会现实的写照。当辛勤劳动不能获得应有回报,当拿到手中的工资不能提供体面的生活,又怎能让人体会到劳动的光荣与尊严?

 

该从哪里寻找劳动者“失落的”尊严?

 

在美国《时代周刊》2009年年度人物评选中,中国农民工成为榜单上的唯一上榜群体。《时代周刊》评价称:在金融危机肆虐全球时,中国经济仍在高速发展,并逐步带领全球走出金融危机阴影,首先要归功于千千万万勤劳坚忍的中国农民工。

 

中国劳动者应得的尊严与价值在这里体现了一回。

 

“尊重劳动、倡导劳动光荣对于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国梦,其重要性无论如何强调也不过分。”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王江松教授说。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党委书记颜辉指出,国家富强是每个中国人富裕的基础,民族复兴是每个中国人的心愿,但是最后真正要实现的是国强民富,要使每个劳动者能分享国家五位一体发展的成果。

 

一是劳动者在社会上真正受到尊重,让人们了解劳动创造价值的重要意义。正是靠他们中国才发展到今天,也是他们承担了改革的大部分成本。二是政府、企业、社会各界在提高劳动者整体素质、特别是职业技能素质方面要拿出具体措施,提升劳动者就业生存发展能力。三是劳动者的收入不仅要可以维持基本生存,还要可以用于改善精神文化生活和提升自身素质。

 

以劳动实现梦想我们应该如何行动?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为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报告还提出了“两个同步”,即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充分体现了实现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思路。

 

“改变当前‘资强劳弱’的现象,从体制机制消除收入分配中的不公平,是民众期待已久的愿望。”颜辉指出。

 

首先,是劳动待遇上的尊重,保证劳动报酬在收入分配中占有合理的比例。其次,是劳动权益上的尊重,保证劳动者的权益在受到侵犯时有真实而周全的救济。此外,还应创造条件让劳动者掌握劳动技能,并营造公平的就业环境。

 

颜辉指出,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劳动力绝对人数的下降,经济发展对劳动力素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国家要从法律、制度层面做好对职工职业技能的培训工作。

 

“一个伟大的时代,应该让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享有出彩和梦想成真的机会。创造的大门为每个人敞开,只要努力,就能收获梦想。”他说。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