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经济效益增长了,职工的工资也要跟着涨,工资发多少,双方谁也不愿说。 《湖南省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条例》去年5月实施至今已一年,但由于没有强制性规定,易陷入职工不敢谈、企业不愿谈的困境。为此,长沙市人社局日前出台《关于贯彻〈湖南省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条例〉的实施意见》,今年,工资协商将逐渐扩展到餐饮、建筑、环卫等行业,保障这些行业从业者的工资上涨,拒绝跟职工协商工资的企业将受处罚。

对于在长沙的劳动者来说,这无疑是劳动节过后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当然,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的心情应该也不错,只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发现“工资集体协商”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从而陷入了“不敢谈”的境地。这次长沙方面出台的新措施,能不能有力地扭转这一局面,人们不妨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来观察当地劳资关系的新发展。

众所周知的是,工资集体协商机制是市场经济国家调节劳资关系的重要手段,在过去几百年的时间里逐步发展完善,对于协调生产关系、调整分配方式、增加劳动者收入、平衡劳资关系等方面,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在我国,这一机制尚处于起步阶段,从已有的实践来看,所能起到的作用还比较有限,有待各地继续摸索适合自己的方式。

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作为个体与企业方协商工资是不可想象的,这由双方在生产关系中天然的地位所决定。大部分劳动者,在企业从事简单重复的劳动,即便是需要一定技术的岗位和工种,也并不具有明显的不可替代性,这就使得这些普通劳动者在对自身收入感到不甚满意时,必须考虑提出加薪要求后,企业方对待自己的态度。过去的一段时间,我国的劳动力市场长期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资方有充分的选择权,有员工感到薪水低,大不了辞退再招,大部分工人甚至连正式的劳动合同都没有,连维护自身正当权益都有困难,更不用说提出加薪的要求了。虽然近两年劳动用工市场的供求关系发生了一定的逆转,用工荒的出现让工人在薪资协商中有了一些筹码,但也必须看到,劳资双方长期以来已经“习惯于”彼此的强弱地位,劳动者还未能从根本上把自己摆到与资方对等的地位上,从容地面对工资协商这类问题。

因此,劳动者需要借助一定的组织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在我国,往往由工会或行业工会来代表劳动者发声,这也是我国的工资集体协商机制主要依赖的组织形式,即由工会或行业工会来与企业方协商。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情况是,我国企业内的工会或行业工会,组织与发展往往依赖于企业或行政,很难取得与企业对等强势的地位;同时,由于此前的工资协商规定并不具有强制性,即便工会代表劳动者发出协商的要求,往往也难以得到企业的积极回应,使这些规定成为一纸空文。

长沙方面的新举措,固然能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企业坐到桌子边,与劳方开展工资协商,但也并不代表从此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比如,单从协商的要求来看,劳资双方的派出代表能否达到同一“重量级”?企业拥有的人脉和财力,使其更容易获得出色的协商专家,但劳方从哪里找到这样的人才?再比如,协商的条款往往涉及诸多法规以及合同内容,这些专业性极强的协商过程,又该怎样使文化水平较低的劳动者能弄得明白,并随时将自己的意见加入到协商之中?若是协商失败,有没有对劳动者职位、福利、收入等进行兜底的保护性措施?这些问题,既不能照搬国外的经验,也不能仅靠出台文件了事。

值得注意的是,长沙方面的新规提到了餐饮、建筑、环卫等行业,而事实上,这些行业往往是欠薪讨工钱多发的“重灾区”。这些以简单劳动为主的行业,之所以频发欠薪问题,就是在于从业者准入门槛低、文化程度不高、流动性强,对于他们,保护性的法律法规不是没有,也不是不够,而是难以落实。对于这部分劳动者来说,法律援助的意义要远远大于法律本身,工资集体协商亦是如此。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