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享受基本养老待遇人员务工期间患职业病民事赔偿的法律适用

(四川省华蓥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肖荣)

裁判要旨:用工单位招用已享受养老保险待遇人员务工,二者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务工人员在务工期间诊断为职业病,因此引发的赔偿纠纷,不属劳动法律关系调整,而属民事法律关系调整;职业病患者有权提起损害赔偿侵权之诉,可以直接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案由向法院主张职业病民事赔偿;用工单位没有举证证明务工人员所患职业病是在之前其他单位所形成、有其他责任单位的,应承担侵权民事赔偿责任。

【案情】

2011年2月,年满68周岁的段世文(2011年4月开始领取基本养老金)到华蓥恒飞煤业公司处从事抽风房看守工作至2014年10月煤矿关闭,2015年1月,广安市疾控中心诊断段世文为煤工尘肺叁期。后段世文向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因是否存在有劳动关系产生争议而中止工伤认定。段世文向华蓥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出确认劳动关系仲裁申请,2015年12月,华蓥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认定双方系劳务关系,驳回了段世文的仲裁申请。2016年1月,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段世文不构成工伤或视为工伤。2017年1月,段世文向法院提起损害赔偿侵权之诉,要求华蓥恒飞煤业公司赔偿其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计190558元。

【分歧】

对本案的处理,在法律适用上产生了分歧。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不属于普通民事侵权的受案范围,应裁定驳回。第一、职业病与人损侵权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前者属劳动法律关系,由《工伤保险条例》等劳动法律法规调整,后者属民事法律关系,由民事侵权法律法规调整。由于职业病赔偿纠纷是在履行劳动合同中产生,属于劳动争议,不属于平等民事主体间的侵权纠纷,故不属于法院普通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应通过劳动争议程序处理。本案段世文要求用民事法律来解决劳动法律关系纠纷,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第二、如果法院受理,就是司法权替代了行政权,职业病纠纷,属劳动争议案件,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必须经工伤认定、仲裁,法院不能直接受理;第三、享受基本养老待遇人员务工期间患职业病产生的纠纷,由政策调整而不是由法律调整,如《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职工退休后被诊断为职业病其工伤保险待遇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规定:“鉴于职业病的形成具有长期性和潜伏性,职工退休前曾经从事过有毒有害生产工作,退休后未继续从事有毒有害生产工作,1996年10月1日以后初次被诊断鉴定患有职业病的退休人员(指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或退职生活费的人员),不进行职业病的工伤认定,可申请管辖地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并按照《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相关的工伤保险待遇,单位参加了工伤保险的,在工伤保险基金中列支;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由原所在单位支付。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属普通民事侵权案件的受案范围,法院可以受理。《职业病防止法》属特别法,其中第五十八条赋予了职业病患者民事程序上的诉权,其它民事法律赋予了职业病患者的实体权,职业病民事赔偿纠纷不属于劳动争议,而是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职业病病人可以直接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案由向人民法院主张职业病民事赔偿。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一、关于原告段世文与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的法律关系。

原告段世文在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务工期间,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发生用工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按劳务关系处理。”,故原告段世文与被告华蓥恒飞煤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原告段世文在务工过程中所受职业病伤害,不属劳动法律关系调整,而属民事法律关系调整。原告段世文与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之间所形成的劳务关系,原告段世文主张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但该条调整的对象是个人之间形成的劳务关系,这里的个人之间是指自然人之间,而本案接受劳务一方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是单位不是自然人,故本案不适用此条法律规定,而应适用雇佣关系的法律规定。

二、关于原告段世文因职业病是否有民事赔偿请求权。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但本案不适用此条规定,第一,从适用对象上讲,本条是针对工伤事故,而本案原告段世文不是工伤事故,而是职业病;第二、从法律底线保护上讲,公民的生命健康权是最基本的权利,也是法律的底线保护,从高度重视公民生命健康权,保障职业病患者合法权益出发,职业病病人都有权向用工单位提起民事赔偿的权利,2001年8月,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关于职业病防治法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中第16条说明:职业病人所受的损害有的是很严重的,病期长达数年以上,本人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也有不少困难,仅靠工伤社会保险还难以保障职业病患者的合法权益,还应当规定职业病病人有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的权利;第三、从法律适用的阶位上讲,2016年7月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之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权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对审判工作中具体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所制作的具有普遍司法效力的规范性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属上位法且有法律明文规定,故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粉尘污染是环境污染的一种,本案原告段世文所患煤工尘肺病,系作业场所的粉尘污染所致,原告段世文可依法请求职业病的民事赔偿。

三、关于民事赔偿责任主体的认定

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辩称,原告仅在被告处工作三年,无法形成煤工尘肺叁期,且原告段世文自述在其他单位工作过,类似岗位工作近三十年,因此主张不应由其赔偿,就是赔偿,也不应由其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但笔者认为,原告段世文在健康检查、职业病诊断的两次陈述中,陈述的曾经工作过的单位、时间各异,陈述的事事隔三十年左右,也没有被陈述利害关系单位的印证,因此难以确认原告段世文陈述的待证事实的存在;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没有举证证明对原告段世文进行了入职前的岗前体检,也没有举证证明原告段世文在其他单位工作,更没举证证明原告段世文所患职业病是在其他单位所形成、有其他用工单位作为责任承担者;广安市疾控中心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载明,原告段世文的用人单位是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故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不应由其独自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段世文在务工过程中受伤害,诊断为职业病,而原告作为被告的雇员,基于雇员的日常职业环境完全由用人单位提供,雇员出现了职业病,反映出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在防护管理上的疏漏,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作为雇主,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由此,法院判决被告华蓥恒飞煤业公司赔偿原告段世文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30408.2元。

最后,《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仅规定了职业病病人除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但是对于职业病病人主张职业病民事赔偿的程序未进行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中裁判迥异,出现工伤认定部门、仲裁部门、劳动争议审判庭、民事侵权审判庭相互推诿的现象,严重损害了法治与司法权威,也损害了当事人的权益。建议在今后的立法或司法解释中,对职业病民事赔偿的主张程序进行明确,允许职业病病人单独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案由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同时对于职业病病人的赔偿项目、范围一并作出规定。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