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美国纽约市发生有史以来最大 的一次公共交通罢工事件。在纽约市捷运公交工会(TWU)的号召下,全市数万名公共汽车和地铁职工于12月20日凌晨3点起停止一切工作,导致纽约全市公 交系统大瘫痪,给数百万依靠公共汽车和地铁出行的纽约市民带来极大不便,政府部门不能正常工作,医疗急救、市政抢险和旅游业受到严重影响,学校被迫延迟上 课,大批金融机构、企业、医院、社会福利部门以及各种娱乐场所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的状态,圣诞节前购物季的纽约零售业一片萧条。许多人平时只要40多分钟就 能从郊区到达上班地点,此时却花费3到4个小时还无法进入曼哈顿!这次罢工不仅成为轰动美国的重大事件,而且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然而,正当人们猜测这场大 罢工将如何收场时,工会方面却于12月22日凌晨2点35分宣布停止罢工。一场严重的社会公共危机仅仅持续了三天便告结束。

此次罢工的起因是,工会方面认为,拥有 并管理纽约公交系统的纽约“大都会捷运局”(MTA)近两年有较大的收入盈余,坚持要求捷运局在新的三年合同中为员工较大幅度地增加工资,提高医疗保险 费,将部分员工的退休年龄由55岁降为50岁。而捷运局方面认为盈余虽然有一些,但需要用在改善公交和地铁设施,以及加强反恐措施上,因此不同意工会提出 的过高要求,只同意适当加薪。劳资双方虽多次谈判但终告破裂。

在处理这一影响全局的事件中,由于纽约市、州两级政府采取了比较稳妥的方式和措施,不仅保持了整个社会的基本稳定,而且促使罢工较快地结束,从而避免了圣诞节期间全市交通的更大混乱。

以调停人的地位处理劳资纠纷

从工会和捷运局谈判开始,纽约市、州政 府就派专人密切跟踪谈判进展,了解并掌握双方分歧之所在,以调停人身份劝说双方从纽约市民的利益出发,尽可能在12月20日之前,就新的劳工合同达成协 议。当工会方面扬言以罢工要挟捷运局后,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明确表示,根据纽约州法律,包括公交系统、公立学校和执法机构在内的公职人员不许罢工。如果捷运 工会一意孤行,坚持罢工,市政当局将依法提起诉讼。当局的上述做法,既坚持了原则,也避免政府卷入劳资双方的具体谈判,为以后处置罢工事件留有较大余地。

以公开、透明的方式

向大众说明事件真相

当工会扬言罢工的消息传出后,纽约市民 因担心交通瘫痪一度非常恐慌,一些媒体把矛头指向布隆伯格和州长帕塔基,认为两级政府处置不当,有失职责。在此情况下,市长和州长多次召开记者会,摆明政 府对罢工的态度,强调无论谈判结果如何,政府都将坚持依法行政,尽最大可能维护纽约市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针对工会要求大幅提高加薪标准这一关键问题,市 政当局还拿出统计数字,说明纽约市公交职工平均年薪已达48,000美元,不仅高于全美运输和物流业职工36,000美元的水平,而且也高于纽约市公立学 校教师和警察的平均工资。工会方面在谈判中坚持过高的加薪要求是不适当的。由于政府采取了比较透明的方式,使得市民对问题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媒体的报道 也趋于客观和务实。

积极采取措施,

应对罢工造成的不利影响

当看到谈判处于僵局,罢工有可能发生的 情况下,纽约市政府立即着手研究并提出应对措施,一是会同州政府向纽约州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官依法制止工会的罢工行为;二是面对罢工可能对市民出行带来 的不便,动员长岛铁路局以及纽约市渡轮公司等其他通勤纽约的公交部门制订应急方案,以便尽可能弥补罢工给市民出行带来的不便;三是拟定一系列交通管制和应 急措施并提前公布,以便市民有所准备。从工会宣布罢工当天起,纽约市警察局动员全部力量上路维持秩序和社会治安,并根据预案采取了一系列临时性道路和驾车 管制规定,如从早上5点至11点,禁止卡车和商用汽车上路;出租车可以搭载不同乘客,每人只收10美元(上车即收费,如出外区增收5美元);进入曼哈顿中 城和下城的私人汽车必须搭载4名乘客方可驶入;暂停执行有关街边停车的规定;公立中、小学推迟2小时上课;各大学为师生增开班车次数;鼓励市民步行和骑车 上班;封闭曼哈顿的麦迪逊大道,只供医疗和治安、抢险车辆专用。这些措施虽然只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市民出行困难,但纽约市总体上讲并未因罢工而造成全市交 通的瘫痪。

通过法律和舆论手段,

向工会领导层施加强大压力

罢工伊始,纽约州法院主审法官即裁定罢 工违法,要求工会主要领导人图桑前往法庭接受讯问,并宣布罢工一天对工会罚款100万美元。纽约各大媒体也纷纷走上街头、车站和码头,通过采访普通市民, 力陈罢工给人们出行和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电视媒体对人们在瑟瑟寒风中苦苦等车的报道,以及纽约交通的严重混乱情况,给市民乃至全美民众以强烈的印象。与 此同时,平时每天乘地铁交通上班的市长布隆伯格,也在大批市民的簇拥下,通过布鲁克林大桥步行到曼哈顿上班,以表明市政当局与民共甘苦。一时间,舆论纷纷 谴责罢工领导人的错误决定。《纽约时报》等指出,罢工一天给纽约带来的是4亿美元经济损失和2,200万美元的税收损失。罢工如果持续下去,其损失将远远 超过工会在谈判中所要增加的工资总额。

罢工造成的严重局面和纽约市民的强烈不 满令工会领导层始料未及,迫使他们不得不考虑如何收场。21日晚,在当局的劝说下,工会理事会开会讨论复工问题,并最终以36票赞成,5票反对,2票弃权 的表决结果,决定停止罢工,恢复谈判。就这样,一场影响面很大的社会危机终于和平落幕。

妥善处置善后工作

在得知工会复工决定后,纽约市、州当局 立即表态欢迎。市长布隆伯格提出三项措施,第一,要求工会和捷运局共同负责,检修车辆和所有设备,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分阶段通车直至全部恢复整个捷运系 统;第二,要求工会和捷运局抓紧谈判,争取尽快就新合同达成协议;第三,要求市民和舆论不要以歧视的态度对待罢工工人,积极支持和配合他们的工作。与此同 时,市、州当局还与州主审法官协商,推迟对罢工领导人图桑的传讯,以为行将恢复的谈判创造条件。

此后,经过三个多月的谈判,在工会与捷 运局均做出一定让步的情况下,双方最终达成新的劳工合同。为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纽约州法院也于今年4月10日对罢工领导人图桑以“蔑视法律”罪,判处10 天监禁并处以1000美元的罚款,对另外两名工会成员分别处以500美元的罚款,对工会处以250万美元罚款。对此美国舆论认为,这一处罚的象征意义显然 大于实际意义。

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面对如此大规模的 罢工,纽约市和州政府并没有采取动用警察等强力部门逼迫复工或者从外地调入公交人员接管公交、地铁系统的作法,而是通过劝和方式处置这一事件。这在纽约面 临严峻反恐形势,罢工又会给纽约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情况下,不能不说是一步险招。但从结果上看,这一处置不仅避免了劳资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为工会和资方通 过谈判达成合解创造了有利条件,而且使工会领导层看到罢工带来的严重后果,迫使其表示今后不再以罢工手段解决劳资纠纷。这一结果,对纽约的长久稳定和发 展,应当说是一件幸事。

来源:学习时报,2006年

更多内容,可参见:搜狐网:《纽约公交系统大罢工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