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一度欣欣向荣,扮演人们满腔热情在和平年代的投射处。但是热情总有消退 的时候,随着市场环境以及其他内外部环境变化,国企发展逐渐陷入困境,国有企业改革也成为潮流。当第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因破产倒闭,中国出现了第一批下岗 工人,随之,在某些人的眼中,牺牲工人利益似乎成了“改革”的注脚。

其实,就国企改革而言,企业和工人本不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只是实际操作过程中,个别企业和个别人违背相关规定和程序,不听取职工代表意见,引 发工人的不满。这样缺乏监督、损不足补有余的“改革”,当然会引起工人的强烈反对,尤其是随着工人维权意识提高,他们自发以集体抗争形式谋求自己利益,也 就在所难免了。

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国内爆发了两起大规模的工人集体行动。7月24日,通钢发生了有数万人工人参与的反对通钢改制的集体行动。这次事件并出现了 入主通钢的私企代表陈国君被群殴致死的悲剧。8月11日,河南濮阳濮阳市林州钢铁有限公司又爆发了有数千人参与的反对林钢改制的集体行动,虽然这次行动没 有出现暴力倾向,而且参与人数也少于通钢事件,但在时间上却坚持了四天之久,直到15日才基本平息。

为何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连出现如此规模巨大的工人集体行动?如果简单地用“不明真相的群众”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显然难以说清引发这种集体 行动的原因。如果说“林钢事件”是受了“通钢事件”的影响,但如果没有相同的背景和相同的诱因,这种事件也是无法“拷贝”的。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在“林钢 事件”处理的批示中,分析了关于这类事件性质和原因:近年来,我省国有企业改革取得重大进展,有力地促进了全省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有力地保障了国有 资产不受损失和职工利益不受侵害,经验值得总结。但也有些企业在改制过程中民主程序不健全,没有经过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大会的充分讨论,也没有经过社会稳 定风险评估,引起职工的质疑和不满,要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应该说,这一分析很中肯。而经济和社会能否发展又取决于是否保障了国有资产不受损失 和职工利益不受侵害。要保证这两个问题正确处理,一个基本的手段,就是要坚持改制过程中的民主程序。

 两家改制 三大问题

国企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但这一改革必须依法推进。从法律意义上讲,改革作为不同主体之间权利义务的调整和转换,所谓依法主要包含两 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在实体规则上不得侵害国有资产和职工权益,二是在程序规则上必须遵循相应的民主程序。其中程序规则是实现实体规则的保证。遗憾的是,在 国企改制中,有相当的企业未能遵循这些法制规则,违法改制是国企改制过程中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所谓违法改制,主要表现为,无视关于改制的法律和政策规 定,改制过程中,不按民主程序办事,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严重侵害职工权益。而通钢和林钢的改制,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违法行为。

首先,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据报道,整个通化集团当时估价仅为38.81亿元,国有资产被严重低估。其中连年投入巨资维修,至今仍“完整如新”的 作为通化钢铁厂主体炼钢设备的1、2、3号三座高炉,因为到了折旧年限,当时竟被估价为零。而建龙入股通钢的资产,则被有意高估,而且精于“资产运作”的 建龙,通过腾挪转移等手段,实际投入也并未真正到位。而林钢在改制过程中,也存在着相同的问题。林钢《改制实施方案》中,其净资产仅被估为 30497.66万元。其实际价值被严重低估,其中一座年产10万吨的林钢水泥厂的净资产,按照濮阳市国资委提供的数据,也仅为770.51万元,不抵一 套豪华别墅的价格。而林钢的拍卖过程,更耐人寻味。且不说这次拍卖会实际上只有一家买家即凤宝钢铁,而且拍卖价格实际上也是由凤宝钢铁在控制。在买家的要 求下,拍卖价两次降价,从3.294亿元降至2.5999亿元,以低于底价19.6%被凤宝钢铁拿到手。

其次,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被侵害。被侵害的劳动者权益分为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两个部分。在实体权利方面,主要是劳动者的劳动就业权利和劳动分配的 权利,在程序权利方面主要是劳动者的民主参与的权利。通钢在改制过程中,按照私企建龙集团入股通钢必须“减员增效”的要求,于2005年9月大面积裁 员,30年工龄以上的职工“一刀切”全部下岗,共有7000余人被内退和下岗,占全部职工的三分之一。而如此之大的裁员举动,广大职工毫不知情,甚至通钢 改制的人事组长事先也不知道。大批工人下岗,在岗工人的收入也不断下降,但是,作为企业高管的收入却急剧上升。在新的管理和分配制度下,一个处级高管人员 年薪可以达到30万元甚至更高,是一般普通员工的20——30倍。建龙派任的通化钢铁公司副总经理陈国君,年薪高达300万左右。除此之外,通钢改制实行 高层奖励持股,奖励金额9000万元,占总股本的2.57%。而职工持股却没能进入改革方案。这种改革方案和分配政策,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分配不公和两极分 化。而林钢改制引发争议的一个基本原因也是劳动者权益保障问题。自2008年启动改革以来,由于长期拖欠职工的经济补偿金、拖欠工资和福利、欠发医疗和养 老保险等问题,通过正常途径无法得到解决,以至多次发生工人堵塞交通要道、聚集上访等事件。工人们反对私企凤宝公司收购企业,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一公司 在当地是以欠薪、不上社保和苛待员工著名。

第三,改制过程中暗箱操作,拒绝通过民主程序决定改制方案,在程序上违法。吉林省国资委发布的通钢改制方案,不仅没有经过职代会讨论通过,甚至 连通钢集团党委和领导班子都不知情,因此,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及另外三名副总经理拒绝签字同意建龙扩股,并提出辞职。而林钢现行的改制方案、职工安置方 案以及拍卖活动,也都没有经过职代会的批准。

如此改制不能再继续

正是上述这些改制中的违法行为,引发了通钢和林钢的大规模的工人的集体行动。劳动者在权益屡屡被侵害又得不到救济和解决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通 过集体行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和表达自己的诉求。所谓集体行动又称产业行动,通常是指劳资双方的利益冲突在无法通过谈判协商等途径达成一致解决纠纷的情况 下,劳动者(或者雇主)一方集体采取的向对方施加压力的行动或措施。集体行动的主要手段有罢工、怠工、请愿、示威等。我国法律对于集体行动没有禁止性规 定,所以工人的集体行动并没有触犯我国的法律。但作为一种过激行动,法律也不支持这种行为。避免工人的集体行动,需要把工作重点放在克服和杜绝出现引发工 人集体行动的原因方面。如果为了简单处置而动用国家机器惩治参与集体行动的工人,不仅于法无据,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更会加深和积累社会积怨和矛盾,将 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需要提出的是,改制过程中的矛盾关系处理,并非只有劳资两方,作为改制主导方的政府部门责任更加重大。或者是由于认识偏差,或者是由于利益驱 动,一些地方在改制中竟然出现了官商合流共同对付工人的不正常局面。“国资委”变成了“私资委”,工人捍卫国有资产和自身权益的“国有情节”,被当成改革 的阻力。为这不正常和不健康的现象,必须予以反对和遏制。那种以国有资产流失和工人利益牺牲的国企改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对于改革中的政策偏差,需要适 时予以纠正,河南省委、省政府就林钢事件提出的“改制暂停,有关企业出路和职工利益等问题,由林钢职工代表大会集体决定”等六条意见,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和 要害;对于非法改制的幕后交易和利益关系,必须要严肃清查。一些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据悉,主持林钢改制的负责人、濮阳市副市长王相玲已被双规。

工人集体行动应规范

在通钢事件和林钢事件中,成千上万的工人在短时期内自发地形成团结的力量来集体表达自己的诉求,实在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缺乏正常的沟通渠 道、没有制度性的救济途径、企业的职代会和工会基本上没有作用。在改革之初,出现一些不规范的和违法的现象,工人们对于违法改制的现象,或者还没有意识 到,或者还抱有一种美好的愿望,因而他们容忍下来。但二十年的改革历程,已经大大提高工人们的法律意识、权利意识和行动意识,对于那种违法改革的行为,他 们已经无法容忍。违法改革的要害是侵吞国有资产和侵害职工权益以实现财富的非法积累。在这当中,国有资产和劳动者权益是紧密联系的,他们反对和对抗违法改 革的行动,具有历史的正当性。

但是,这种工人自发的集体行动却是一种过激和无序的行动,如果控制不好还会产生暴力化的倾向,出现如通钢事件中的陈国君被群殴致死的悲剧。因 而,对于工人的集体行动,必须加以规范和引导。在这当中,对于蓄意制造暴力的有关人员,当然要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但是对于参加、发起和组织工人集体行动 的人员,则要通过引导和教育的方式,提高他们的认识和觉悟。更重要的,是返还和保障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让他们真正享有知情权、组织权和参与权,引导工人 的集体行动的有序化和规范化。

对此,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提出:从现在开始,凡企业改制重组必须经职代会讨论通过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否则无效。全国总工会也发出文件,规定企 业改制重组未经职代会通过视为无效。如果政府和工会的这一认识能够真正落实,违法改制的现象则有可能得到遏制,自发无序的集体行动也才有可能避免。

作者:常凯,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教授。

来源:《管理@人》2009年 第9期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