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目前雇佣的美国员工超过8万人

“随着出口商朝着价值链上游攀升,他们就会希望离客户越来越近”

30年前,当陈明旭(音译)还是个孩童的时候,美国商人纷纷涌入中国农村地区,迎接他们的是税收优惠和清蒸甲鱼。如今,随着人口迁移趋势发生逆转,陈明旭来到了美国阿拉巴马州的西南部地区,但他只能对着培根肉卷和香蕉布丁挤出一点苍白的笑容。

陈明旭管理着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美国的首间工厂,手下约有200名本地员工。这间工厂投资规模为1.2亿美元,地址位于阿拉巴马州最贫困县之一的威尔科克斯。阿拉巴马州以大约2000万美元的出价,在数十个希望获得这些就业岗位和投资和城市和州中胜出。

中国企业对美投资从本世纪初的零投资上升到去年的120亿美元,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据跟踪跨境投资的纽约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中资企业目前雇佣的美国员工超过8万人。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准备于今年9月底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之际,两国的经济关系正在发生深刻的转变。面对工资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和产能过剩局面,中国企业正在飘洋过海,将根扎在美国腹地被忽视的角落。

中国企业走出去

“就 像以前的日本人和韩国人一样,中国企业希望到出口市场投资,”原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专家、现任基金公司西部信托公司(TCW Group Inc.)驻洛杉矶分析师的洛文杰(David Loevinger)表示。“随着出口商朝着价值链上游攀升,他们就会希望离客户越来越近。”

习近平访问美国的一个目标是推动双边投资协定取得进展,以促进中国企业进军美国,同时也让中国向外资开放受到禁止或限制的市场。根据这项协定,美国的银行将获准直接在中国拥有子公司,零售企业可以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分销网络,制造企业也可以不需要合作伙伴就在当地建厂。

即便上述一切都达成一致,双方的紧张关系可能仍然不会消除。中国的资金投到海外必然会导致担忧加剧。8月人民币贬值已经成为美国选举辩论的议题,共和党人指责中国政府操纵汇率,损害了美国工人的利益。

龙的挑战

中国人自己也有要愁的事。金龙公司看准了阿拉巴马州,打算由此入手拉近同美国南部客户的关系,同时规避针对铜制品的反倾销关税。不料他们的意图却冷不防撞上了某些工人的意见和工会的要求。

“个人主义在美国工人当中十分盛行,”37岁的金龙公司工程师乔高攀(音译)说。“他们根本不听你的,各有各的想法。”

阿拉巴马州是一个十分注重保障就业权的州,工会尽管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工人加入,但却手握实权,为金龙制造了不少紧张局面。

据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丹尼尔·弗利波(Daniel Flippo)称,金龙的工厂一年前开工时,付给工人的报酬是时薪11美元,密西西比州一家同类工厂的时薪则是18美元。弗利波说,还有人投诉金龙存在安全问题,而且缺乏培训机会和晋升空间。

其结果是,尽管有州官员和公司管理人员施压,工人们仍然决定投票成立工会。

33 岁的陈明旭称,11美元仅仅是付给无经验工人的起薪。但无论如何,金龙最终还是提高了工资并调整了早前某些限制性规章,包括工牌打卡系统和有限病休等。此 外,公司对安全投诉也进行了处理。有赴英留学背景的陈明旭在来到威尔科克斯之前,曾管理该公司在墨西哥的工厂,他于5月开始接管这间新工厂。

融合之路

公司的中国工程师们生活并不轻松,他们英语水平有限,住在工地现场的拖车里,那里距托马斯维尔市约有16公里,当地仅有约4000居民。镇上唯一的一家电影院已经在几个月前关闭,漫漫长夜,他们只能上网与远在中国的亲人聊天。

詹姆斯·戴什勒(James Deshler)是一位29岁的机械师,自2014年3月起开始在这间工厂工作,他认为公司大部分问题都源于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他说他经常跟中国同事发生争吵的是吸烟休息时间的长短、休息室的卫生,甚至是应该怎样修水管这类问题。

也有好的一面,比如苏·托马斯就对金龙的到来十分感激。托马斯今年50岁,同丈夫一样,之前在邻近的油管公司Energex Tube做保安,但后来夫妇双双失业。她同中国同事相处和睦,还说她有时会请他们去家里做客吃饭,或带他们去当地赌场玩。

1万亿美元

金龙的威尔科克斯工厂每年生产超过4.5万吨铜管,除这家工厂外,还有另外两家中国工厂也在阿拉巴马州。一家是位于莫比尔市的大陆发动机公司,制造飞机活塞发动机;另一家是位于蒙哥马利的山东天鹅美国有限公司,主要制造轧棉机锯片。

中国最大的重型设备制造公司三一集团注资6000万美元在佐治亚州皮奇特里市建厂,承诺将带来500个工作机会。中国最大的汽车配件制造公司万向集团则在美国14个州拥有28家工厂。

此外,中国公司还有些重大兼并和收购行为,包括安邦保险集团以19.5亿美元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以及复兴国际以7.5亿美元收购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

华盛顿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未来五年内,中国人在美国的投资将可能上升到1万亿美元。

复杂的感情

30年前国外企业入华,中国人忆及此事依然怀有复杂的感情,当时双方时常难以实现各自的承诺。如今彼此角色颠倒,不难发现其中的对应和讽刺。此外,观察者称,尽管中国公司逐步进入了一个更稳定的市场,面对更加完善的法律体系,但他们同样也面临着各种混乱和违约情况。

“他们(中国企业)想要立刻理解这个市场,了解如何在其中把控方向和进行谈判,并不那么容易,”位于纽约州的亚洲协会的中美关系中心主任奥维尔·谢尔(Orville Schell)说。“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公司,都有很长的学习之路要走。”

阿拉巴马州的确实现了对金龙的许诺,在工厂前面修建了金龙铜管大道并开设了相关培训项目。但据陈明旭说,其他州却未能实施当初向其他中国公司承诺的奖励政策,至于具体名字,他避而未谈。

常 驻华盛顿、主要关注中国的分析师史剑道说:“州和市不会有外交政策层面的考虑。”从另一方面看来,中国公司却有这种考虑。“对付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深入对 方巢穴,”陈明旭这样说起他们在阿拉巴马的工厂。“用我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话说,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

(撰文/Bonnie Cao、Ye Xie 编辑/张娅 翻译/王如菲)

总之 中国企业对美投资从本世纪初的零投资上升到去年的120亿美元,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http://bbwc.cn/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