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澳门、台湾地区和日本采取了以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常态,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例外的立法模式。

◆当国家经济迅速发展时,应该要突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对于劳动者的保护。

在《劳动合同法》制定过程中,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的规定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爱之者对其拍手称赞,恨之者则对其怒目而视,更有企业为规避它不惜花巨资鼓励员工辞职。虽然《劳动合同法》已正式实施两月有余,但这场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是与非的争论却仍在继续,更有甚者认为该制度导致了企业用工灵活性的丧失,引起台资企业的撤资。

由于我国澳门、台湾地区、日本与我国大陆地区同属于大陆法系,在相关制度规定上具有较高程度的相似性,因此,本文将重点比较我国澳门、台湾地区以及日本的相关制度。

首先,我国澳门、台湾地区和日本采取了以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常态,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例外的立法模式。

台湾地区《劳动基准法》规定,劳动契约,分为定期契约及不定期契约。临时性、短期性、季节性及特定性工作得为定期契约;有继续性工作应为不定期契约。澳门地区《劳资关系法》也进行了类似规定。日本《劳动基准法》则对有期限的雇佣种类以及在签订劳动合同时的合同期限作了严格的规定。除了特殊情况外,原则只能签订一年合同。(1998年和2003年,政府两次修订劳动基准法,将定期劳动合同的期限延长为三年,特定情形下为五年)。而我国《劳动合同法》

虽然较《劳动法》强化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但是除了法律规定情形外,当事人都可以订立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与上述地区和国家相比,我国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的范围还是比较宽松的。

其次,从日本《劳动基准法》关于劳动合同期限制度的规定及其实施来看,劳动合同期限制度与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状况密切相关。

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使得日本逐步建立起“终身雇佣制”,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关系不能用明确的契约条款来解释,雇主不会轻易地解雇雇员,雇员也不会随意地离开企业。然而,随着20世纪末,日本经济的逐步衰退,使得企业开始逐渐减少长期雇用,并在需要时雇用非正式员工,而非正式员工不仅工资远低于正式员工,而且不享受企业的福利待遇。因此,企业除了老职工和技术专业知识较强的部门外,对于一般事务性、非专业性的工作,开始大量雇用非正式员工。日本劳动合同期限制度与其国家经济的发展的联系呈现出一定的规律,即当国家经济迅速发展时,应该要突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对于劳动者的保护,而当经济开始衰退时,则可以弱化对于劳动合同期限的限制,增强用工的灵活性,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扩大就业。因此,我国自《劳动法》确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开始,在过去的十多年,我国的经济迅速发展,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完善,所以在新制定的《劳动合同法》中适当强化无固定劳动合同制度,是经济基础对于上层建筑的必然影响。

对于某一制度的评判,不能仅局限于制度本身,也不能仅着眼于当前的利益。因此,我们应该在比较研究的基础上,用长远的、发展的眼光,尽量对《劳动合同法》中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制度做出公正客观的评价。

(原文出处:《中国劳动保障报》2008年3月4日第4版)

  范围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