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解放日报  2012年10月27日 03:56, 作者:彭德倩,通讯员:方乐莺,选稿:于量

  东方网10月27日消息:东方网10月27日消息:国内法学界有名的“拼命三郎”——上海政法学院终身教授倪正茂,跨入了从教的第50 个年头,今年也正逢金婚50周年。法律史、科技法学、生命法学、激励法学……他是学界仅有的兼及七个领域且卓有建树的大家,至今发表论文400余篇,出版 各类著作40余部。而在这光芒背后,是他“把事业当做生命,把生命献给事业”的信念。

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曾经历种种病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内脏几乎都烂过一遍了,除脾脏、胰脏外”,而他却没有为了对抗病魔住过一天医院,每 每在工作中战而胜之。前几天,出现在政法学院校园的倪教授神采奕奕,声音洪亮:“我的点点滴滴成就,都得益于学校领导和同事们、老师和同学们的热情帮助。 我衷心感谢每一位帮助过我的人,并为此而永不自满,永不停步!”

  “厚积”20年不发一字

看到倪正茂如今的著作等身,或许不能想象,这位投身法学研究的学者,在人生精力最充沛的20年间,几乎未发一字。从1961年到1980年,倪正茂20岁到40岁,他拼命读书,没有发表一篇文章。

“厚积”多年,进入上海社会科学院后,在丰腴的土地上,他终于“薄发”了。1981年,他以《论法律的起源》一文一鸣惊人,引起法律史与法理学 界的震动。随后,他发表了一系列与法律史相关研究著作。1987年,倪正茂出版的《隋律研究》填补了中国法律史研究的一个空白。他参与撰著《中国法制史考 证(甲编、第四卷)隋唐法制考》、《中国法制史考证(乙编、第四卷)法史考证重要论文选编》,曾获200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著作一等奖。2009年 底,倪正茂出版的《隋代法制考》则全面考证了隋代的立法与司法,论者谓该书当成为隋代法制研究的传世之作。

倪正茂对于中国法律史研究的许多创新性观点曾引起轰动和争议,但如今大部分已成为法学界的共识,如“法律不是起源于奴隶社会而是起源于原始社会 向奴隶社会过渡的漫长时期”。这一观点,在1981年第1期的《社会科学》上甫一提出,立即引致全国法学高校、研究机构的热烈争辩,从而大大推动了对这一 问题的深入研究。

  创新不止,源于理论勇气

不少学界同仁和学生都感叹,倪正茂的“拼”,更在于敢于挑战权威的理论勇气。多年如一日勇往直前,这在社科研究领域并不容易,史学大家陈寅恪先 生对隋律曾有“因北齐而不袭北周”的论断,而倪正茂在《隋代法制考》等著作、论文中,论据充分地挑战了这一几乎已成定论的观点。也正是这一份锐气,让他在 法学多个领域开拓出一片新天地。

倪正茂发表的《科技法学导论》被誉为该学科的“奠基著作”,并接连出版了专著《科技法学原理》、《科技创新与法制建设》、《科教兴国与科技法制 建设》等科技法学方面的著作。这些著作全面而系统地从阐述科技社会关系的法律调节入手,揭示了科技社会关系法律调节中“不等价有偿”的必然性与客观性,为 科技法学奠定了基石,由此出发,构建了科
技法学的框架体系。

1991年,他伏案半载,废寝忘食,写完了近百万字巨著《法哲学经纬》,1996年出版,再次震惊了法学界。这本书对古今中外的法哲学问题做了 一个全面的综论,他在书中提出一系列前人未提或鲜加论列的法哲学家与法哲学问题,并对前人已加论述的人物和观点也提出了不同见解,这是新中国成立后该领域 第一部发表的专著。

如今,科研教学之余参政议政的倪正茂,同样不改初心,始终勇于求真。与他一起参政议政的人都称赞他敢讲真话,能发表真知灼见。他曾大声疾呼:“杜绝讲假话之源头,制止讲假话之风的蔓延,为今之计,只能‘从我做起’,严格自律而又互相勉励。”

  “拼命三郎”名副其实

学术成果如此之丰,是真正的“拼命”所得。

20世纪80年代前,中国法律史学界在唐律研究方面是落后于日本的。这使倪正茂深感痛心。进入法学界后,倪正茂发现唐律以隋律为基本修撰而成, 而海内外的隋律研究几乎还是一个空白。他想中国的隋律研究再不能落后于人了。于是他夜以继日,钩沉史料,积极准备写“隋律研究”。在资料大体准备就绪时, 他心脏病突发,经6名医生会诊,认定心脏有三种杂音并伴有二尖瓣脱垂,必须动手术才可除痛脱险。他问医生:“从心脏病发到死亡有多久?”得知会有6到8小 时的休克期以后,倪正茂想了想,决定拼死一战,尽快写出专著,他说:“等我休克了再来找你们。”在事业和生命之间,他毅然选择了法学事业。仅耗时一个半 月,16万字的《隋律研究》在他与死神争分夺秒中撰写成功。这本书填补了我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空白。

也正是这份执着,感染了他的许多学生。他大量参与学生活动,主动请缨为学生做辅导报告。其中,以“做闪闪发光的金子”、“读书与人生”为题的报 告,激起学生的强烈反响,好评如潮。有的学生表示,听了报告,使他改变了对生活的理解,走上正确的人生方向。青年教师也十分钦敬倪教授,有些主动要求与他 谈心。最近他还收到一位青年教师长达4页的信,感谢他的关心,令其解脱了十年的迷惘,重振了对生活的信心。

  记者手记

为了工作“拼命”,在今天,或许被认为已“过时”。我们并不推崇为了任何事物罔顾自身健康或者家庭幸福,但老人坚持了半生的这份执着,却格外令人动容。

矫枉往往过正。在这个世心浮躁、快速消费的时代,曾经“工作重于一切”的理念似乎正被回拨到“工作轻于一切”的位置。有许多人把工作只是当成养 家糊口的工具,把长长的账单当成努力工作的唯一动力,把工作时间按分按秒仔细折算成工资数量,至于那种全心沉浸于工作的氛围、曲折探索后的柳暗花明、攻坚 克难后的欣喜骄傲……或许正与我们擦肩而过。

为了事业,更执着些,同样能成就大幸福。这样,当我们回首人生时,才不会感叹日子如水流逝。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