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叶晔 方耀星

位于上海市斜土路和东安路区域内的“四季园”,是徐汇区众多高档住宅小区中的一员。2003年3月到4月,这里曾爆发过一次更换物业管理公司的 风波。时任业主委员会主任的倪正茂说,四季园地下车库和一层楼下的架空层都已计入业主们的公摊面积,而物业公司将这些面积用来赢利,侵占了业主们的利益。 经过业主委员会的多次协商,决定炒掉原来的物业公司,为业主维护正当的权益,是年5月,新物业公司被请进了“四季园”小区,6月,倪正茂辞去业主委员会主 任。这位时年64岁的业主代言人,其实真正的身份是上海大学法学院司法研究所所长、法学家,同时还担任着诸多社会职务:九三学社中央法制委员会主任、九三 学社上海市委政法主任、上海市政协法制委员会主任等等。那一年,他和杨利伟、钟南山等5人被北京的《生活周刊(三联)》一起评为“2003年度人物”,此 外还被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以“东方之子”进行重点介绍。

“比别人多上了五所大学”

在法学界,倪正茂教授名气可谓如日中天,《民主与科学》杂志这样评论他:“在中国法学园苑,像他那样兼及中国法律史、科技法学、法理学三界而且均有卓越成就者,也许是绝无仅有的。”该文称倪正茂教授为“法苑的‘拼命三郎’”,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唐代著名诗人、哲学家韩愈这句治学名言,对倪正茂来说,应该改一字为“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乐作舟”。读书,一直就是倪正茂的一件乐事,正如张元济先生的一句简单朴素的话:“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

“大学毕业以后,这20年里边,我把马恩全集、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毛泽东选集一到四卷看了八遍,鲁迅全集看了四遍,做了大量的笔记,这个给我有很大 的好处,我不知道将来干什么,但我知道,只有博览群书,有准备才能适应将来社会的任何工作,因此我拼命地看书,并从其中得到无数的乐趣。”说起为何选择法 学时,倪正茂连说“这是个误会”,1957年考大学的时候,倪正茂当时要填12个志愿,结果他被第七个志愿复旦大学法律系录取了。他笑着说:“研究法学并 不是我原来想要学的,不是原来设计好要去念法学,这是一个误会,历史的误会。”话虽如此,但既然让他走了这条路,那就要走到底,半途而毁,不是他的性格。 数十年来,倪正茂自学了南京大学的法律、复旦大学的中文、上海外国语学院的俄文等五门大学课程,“那是一段艰苦而又快乐的日子。”他开玩笑说:“因为我又 比别人多上了五所大学。”

“我在上海有四个办公室”

  学习之余,倪正茂笔耕不辍,已发表的专著主要有《科技法学原理》、《法哲学经纬》、《科技法学导论》、《隋律研究》等等,可谓著作等身,此外还有不少合著、译著及论文300余篇。

20世纪80年代初,几乎是在踏入法学界的第一天,倪正茂教授便以《论法律的起源》一鸣惊人,引起法律史和法理学界的震动,1984年发表在《文汇报》 上的《法学界面临新技术革命的严重挑战》也是引起轰动,得到了高度评价,之后出版的《隋律研究》更是填补了中国在隋律研究方面的空白。

自 1997年以来,倪正茂教授一直兼任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生命法学研究中心主任,主持召开了四届“上海市生命法学理论研讨会”,并主持着有关的研究。为推 动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他提出关于“中华发展法系”的法治国家建设模式论,并着手准备撰写有关著作。他认为,中华法系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至今仍有 许多可继承的精华,中国有义务也有条件创造出“中华发展法系”,为中国,为世界做出贡献。因此,他时而去美国、日本、泰国等国家和地区访问,时而又在北 京、苏州、青岛等地讲学,在学术界享有良好的学术声誉。目前,他已成为中国法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倪正茂教授笑着说,“你们想不到吧,我在上海有四个办公室,一个是法律出版社,我在那里任出版中心主任,一个社科院,一个九三学社,还有一个就是市政协。既然有四个办公室,我就得为自己的工作而忙碌,呵呵!”

“我的根永远在苍南”

倪正茂是我县金乡镇人,现定居上海。他是在考入复旦大学后,才全家搬迁上海。但他的青少年时代都是在温州度过的。由于工作的关系,他已很少来温州,但对温州的经济建设十分关注。他目前还是上海温州商会唯一的法律顾问,并多次向温州在沪的企业家讲授法律知识。

倪正茂天性乐观、开朗、幽默,喜欢说笑,一改法学家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严肃冰冷的看法。

岁月匆匆,几十年来,他回故乡的次数极少。有一次是他父亲在上海去世后,他遵照他父亲的遗嘱,来到故乡将他父亲的骨灰安葬。故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使他惊喜,令他感叹:“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但他说,“不管走到哪里,我的根永远在生我养我的地方!”

当谈到对家乡发展有什么想法时,倪正茂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苍南这几年发展很快,但步伐还可以迈大一点,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请在外的这些知名人士回 家看看,然后请他们发表一些意见,特别是一些文化人,千万不要边缘化,其实他们联系的范围很广,不一定跟国内企业家有联系,但在全中国全世界,他们有很多 联系,这是一笔很重要的财富。像我到日本,去了六次,认识了很多人,看到了很多事情,这就是一笔财富。希望老家在未来能够越来越好,这样,我们这些在外的 人也就感到欣慰了。”

来源:苍南新闻网   2008年10月30日 22:49:18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