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 题肉事件”东窗事发,让福喜集团(OSI)这家企业如今家喻户晓,上海福喜自身的管理漏洞也在不断显现。福喜内部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7 月27日晚抵达中国的福喜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谢尔顿·拉文,以及福喜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麦大卫已在7月29日和30日返回美国总部,其间福喜集团的高 层曾拜访了上海市食药监局,以及相关质监部门。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7月27日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听取关于“福喜事件”查处情况的汇报。韩正 表示,“在上海,不管什么企业,只要违法,都必须依法严惩。”韩正在专题会议上强调,食品安全无小事,政府各监管部门必须坚持“五个最严”,从标准、准 入、执法、处罚、问责各环节落实依法从严监管的原则。这次事件中,媒体发挥了重要作用,要支持媒体,保护记者,保护举报者,这样的舆论监督是正能量。

7月30日,上海市食药监局再次约谈福喜集团具体负责中国投资运营的主要负责人艾柏强等,敦促福喜集团切实履行承诺,主动配合监管部门调查取证,如日常管理等详细情况,特别是违反质量标准、管理标准的具体情况,以及问题食品的召回处置方案。

目 前,针对上海福喜所发生的“严重问题”,福喜集团内部仍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福喜集团总裁麦大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什么这些食品安 全事件会发生?谁主导这些事情的发生?他们主导这些事情发生的动机又是什么?现在可以说,我们无法了解他们的动机是什么,对此我们一无所知。”

2013年10月,上海福喜一名前质检员工汪冬来将上海福喜告上法庭,除了超时加班外,汪冬来指控中就包括福喜强迫员工伪造肉类产品的生产日期。

被驳回的诉讼

此次事发的上海福喜成立于1998年,是福喜集团在河北省大厂县投资肉食品加工厂后,在中国投资的第二个国际标准的肉类、蔬菜加工企业。其供应的原材料远销日本和香港等地区的麦当劳餐厅。

汪冬来于2005年8月8日进上海福喜工作,担任操作工岗位,又于2007年任生产环节中的质检岗位。

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汪冬来诉称,其于2013年7月31日向上海福喜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申请,理由为第一,上海福 喜违规使用消毒剂,产生有毒气体,不能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曾多次向上海福喜提出改变,包括安全门都是从不打开,给工人造成了威胁。第二,上海福喜违反劳 动法,超时加班,虽然上海福喜申请了综合工时制,但综合工时制并不能违反劳动合同法。第三,上海福喜违反质量法,对产品日期作假,汪冬来不愿意和上海福喜 一起做违法的工作,伤害消费者权益,汪冬来多次向上海福喜提出改进,但上海福喜不予采纳。上海福喜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 国产品质量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汪冬来无奈只能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上海福喜辩称,第一,上海福喜的生产过程都有严 格的安全生产规程,不构成对劳动者产生生产安全事故的环境;第二,汪冬来指责上海福喜在生产过程中违法伪造、变造生产日期等违法生产行为,完全无任何证 据。第三,上海福喜每月按时足额支付汪冬来工资和加班工资,且并不强迫,也不可能强迫任何员工加班劳动,汪冬来对此从无异议。

2014年1月,上海市嘉定区法院驳回了汪冬来要求上海福喜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8062.96元的诉讼请求。汪冬来提出的被迫加班和被迫伪造生产日期的指控,也因证据不足被驳回。

根 据民事判决书,上海市嘉定区法院认为,汪冬来为证明其主张,提供其工作环境情况的光盘及视频资料。上海福喜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上海福喜为证明上海福喜的 生产过程都有严格的安全生产规程,上海福喜每月按时足额支付汪冬来工资和加班工资,且并不强迫,提供了汪冬来的健康合格证、培训记录表及签收、HACCP 认证证书、综合工时工作制的批复等证据。汪冬来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认可。对此,上海市嘉定区法院认为上海福喜提供的证据证明力显然大于汪冬来的证据。

加大监管力度

记者获悉,爆料给上海电视台的正是福喜公司的一名前员工,据上海电视台内部人士回忆,这名员工在福喜工作期间就发现了诸多问题,也向上级主管反映过,但并没什么效果。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名员工被开除了。

从公开资料来看,上海福喜是一家制度规范的现代化企业,但是这位上海福喜的前员工表示,这家企业内部存在很多违反食品安全规定的行为。这位前员工还称,他在上海福喜工作了很长时间,而以前这家工厂并不是像现在这样。

“上海福喜一线工人的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工作压力大,经常要十多个小时重复同样的工作,而且工业化生产后,只需要简单的操作,工人的技能很难得到提升,所以工人流动性很大,这也导致很多规范的操作流程很难得到落实。”这名福喜前员工称。

事实上,给很多大型餐饮品牌供货的福喜相当于一个巨大的“中央厨房”。但是,消费者只能看到食物的最终形态,对于原料本身、加工工艺、质量控制等却无从得知。

根 据公开报道,即便食药监部门在例行检查中也曾被挡在门外,福喜自己的员工要进入厂区也需要经过重重关卡。比如要先后经过两三道门,厂区内是4摄氏度左右的 低温负压环境,工人需要穿上保暖衣、防护服、戴上口罩、头套、手套等等才能进入。一套正常的程序走下来,至少也要40分钟左右。即便存在食品生产违规,也 足以在食药监检查人员进入车间前“销毁证据”。食品业内人士指出,类似福喜公司的这种“中央厨房”式的生产,对外部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福喜工厂质量部经理此前表示,对于过期原料的使用,这样的行为至少需要厂长以上的领导同意,像牛肉饼这种一直有生产的产品可以直接添加次品材料。公司多年来政策一贯如此。(编辑陈龙)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