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2001年8月正式建立了由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和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组成的国家级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在建立新 型劳动关系和解决劳动争议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的劳动合同法草案能否在三方机制上作出更加明确的规定,将对 劳动合同法立法和执法产生重要影响。日前,中国社科院企业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承耀、天津市企业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远征与本栏主持人进行对话,发表了 各自的观点。

主持人:三方性原则是西方工业国家在二战后为缓解劳资对抗、防止社会矛盾激化而用来稳定和协调劳动关系的措施之一,它要 求在劳动立法、调整劳动关系和处理劳动争议时,政府、雇主和劳工代表三方共同参与决定。1990年,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了这一公约,2001年我国正 式建立国家级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

张承耀:按照国际通行经验,三方性原则应体现和应用于立法、执法、司法等调整劳动关系的各个方 面。在劳动立法过程中,政府是立法的主体,但其也应该会同工会和企业方面的代表共同参与,将草案和建议交其讨论,听取二者的意见和建议。由于工会和企业代 表对立法活动的参与,使得劳动法律法规更能反映实际情况,才能有效贯彻和实施。

在劳动关系双方签订劳动合同时,政府通过劳动法对合同的条款内容进行一定的限制,如限制最低劳动报酬、限制劳动强度等,合同条款不得违反此类强制性规定。

在进行集体谈判签订集体合同时,集体合同的签订必须在政府的指导下进行,主要表现在两方面,其一是集体合同的内容要符合劳动法关于工资、工时、劳动安全卫生保障等方面的规定;其二是集体合同由劳资双方协议确定后还必须交由劳动行政部门审核,行政部门无异议后方能生效。

在出现重大突发性事件和较大劳动争议时,通过三方机制调整劳动关系,避免矛盾激化,使争议得到合理的解决。

还有在劳动执法过程中,劳动行政部门通过执法监督、劳动监察和仲裁等方式监督劳动法的执行。工会和企业代表也可以监督行政部门的执法行为。

主持人:建立三方机制是我国深化劳动用工制度改革的要求,也是新型劳动关系初步确立的标志。我国在国家、省、地、市一级普遍建立了由劳动保障部门、工会、企业代表组织共同参加的劳动关系三方协调机制,在实践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刘远征:天津企联作为天津市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的一方,在建立新型劳动关系过程中,深深感到了雇主组织代表位置的重要性和积极作用。劳动者权益的保 障、避免劳动者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是协调劳动关系的重要工作。同时,倾听企业具体困难,改善企业发展环境同样重要。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体会到,和谐劳动关系的 建立离不开企业的快速健康发展。所以我们要求企联工作必须达到三个到位。

首先是重大政策制订时企联要到位。一些地方性法规在制订时往 往忽略了企业的意见,我们就积极主动协助政府相关部门征求、反映企业意见,及时发现法规制订中的偏差,这样既能提高法律、法规的效力,又能避免重大劳动纠 纷发生。第二是重大劳动争议时企联要到位。天津去年发生的一些较大劳动争议,企联的同志都在现场协调处理,增加企业代表这一方,就形成了劳动争议解决的合 力,对问题的及时解决十分有利。第三是重大劳动仲裁要到位。从实践的效果看,只要工作到位,三方机制的优势是很突出的。

主持人:我国 建立了劳动保障监察和劳动争议处理制度,全国有96%的省市县建立了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初步形成了三级监察执法组织网络,建立企业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 19.5万个,建立省市县三级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3138个。但劳动争议数量也在大幅增加, 1995年1月至2005年7月,各级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一审案件85.6万件。

刘远征:劳动争议数量增加是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后, 原有劳动关系改变的必然结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更要求新劳动法律体系不能再增加执法难度,新法规要合理可行,彻底解决问题。在劳动合同法草案中,规定 “用人单位濒临破产进行法定整顿期间或者生产经营状况发生严重困难在采取限制招收新人员、减少工时、降低工资以及缩减岗位等措施后仍难以维持经营确需一次 性裁减较大数量人员的应当提前30日向本单位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经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集体协商一致并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后可以一次性裁减较大数量人 员用人单位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经集体协商未能达成一致的应当提请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组织同级地方工会和企业代表共同协商是否裁 减人员”。

对于已经濒临破产或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在生死边缘上挣扎的企业如果其裁员行动需要遵循上款规定的复杂程序尤其是要经历一个 甚至多个冗长的协商过程将会使“减员增效”这一帮助企业脱困的有效手段在很大程度上失灵。这既不利于当前国有企业改制的顺利进行也不利于民营企业根据具体 的市场环境来合理使用人力资源。因此理应取消裁员的限制条件允许企业根据生产经营状况在履行必要的简易程序后进行裁员。

主持人:随着 劳动争议数量的增加,我国劳动法律体系也在不断完善,除劳动法外,国务院制定和公布了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失业保险条例、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等7件行政 法规;劳动保障部等部门先后制定了50多件部门规章;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了有关司法解释;地方还出台了一系列法规和政府规章。这些法规的关系值得注意。

张承耀:劳动合同法与合同法的关系实质上是劳动法与民法的相互关系的体现,有关专家、学者进行过多层次的讨论,一般认为劳动法与民法是相互独立的,合同 法主要通过保护合同自由来维护当事人双方利益,并不过多关注合同当事人与社会利益之间的关系,而劳动合同法虽然也要维护当事人的合同自由,但主要着眼于保 护劳动关系中的弱者—劳动者的利益,从而达到维护社会利益的目标。因此,劳动合同法的立法在维护双方当事人平等与意识自由的范围内,可以借鉴合同法的制度 资源,例如合同法的缔约过失责任、抗辩权制度等等,但立法重点解决的仍然应当是如何保护劳动者以实现社会正义,从而维护社会利益,保持社会稳定与和谐的问 题。

劳动合同法与劳动法一般认为是单行法与基本法的关系,但从制定法层面来看,两者是同一机关制定的同一位阶的法律,效力上新法应当 优先于旧法,故劳动合同法在劳动法的立法宗旨范围内可以有所突破,特别是现实中已明显滞后的适用范围问题。比如对三方机制的明确规定,既然在实践中已经发 挥了重要的作用,就应当在立法上予以肯定。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