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会被开除,我就不举报茶水费”

龙的公司出租车司机老王接到解雇通知,直言“公司解除劳动关系,是对我的打击报复”

来源:南方日报,2011年7月8日第A17版。

○现在开车在路上,有很多不认识的司机会喊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老王,说我做得好,对我表示同情。虽然很感动,但这也没什么用,他们也帮不到我。还有一些人利用我来为自己牟取利益,这几个月以来,我真是对什么都看透了。

○我当初举报“茶水费”,就是想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我是抱着正义的愿望来做这个事情的。这辆车我已经开了很多年,合同是签到2013年底才到期。我想继续做下去。

□南方日报记者 李秀婷 谢苗枫

举报“茶水费”的老王,在7月4日晚接到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昨日上午,他来到龙的公司,向公司解除与他的劳动关系的行为表示异议。

从5月12日向媒体举报出租车公司收取“茶水费”的潜规则开始,老王就成为风暴眼中的人物。但随着事情的发展,身份暴露,他越来越被动。如今的老王,在面对妻子的埋怨和数落时,没有了当初的豪气,一直沉默不语。

记者了解到,近期龙的公司高层进行了重组,之前在广州另一的士公司任高管的吴炳洪就任龙的公司副总经理。7月4日到任第一天,吴炳洪就来到老王家中,送上了解雇通知。

昨日,老王与吴炳洪再次碰面之后,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不欢而散。

“我是抱着正义的愿望来做这个事情的”

南方日报:你是怎样接到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的?

老王:4号晚上9点多,龙的公司的吴总把一份通知送到我家里,叫我签字。这份通知上说,我因为多次营运违章、交通违章、聘请“非编司机”营运,违反了客运管理规定,公司要跟我解除劳动合同。

我接到通知的时候,以为公司是要通知我去协商。我今天就表示,我不同意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但今天公司说,从7月4日我接到通知开始,就不是公司的员工了。没想到他们真的把我开除了,我不能接受。

南方日报:公司的解雇理由,你认可吗?

老王:我不同意。公司要跟我解除劳动关系,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公司内有很多人使用“非编”司机,都未被解雇,为什么在我举报茶水费之后,我就被解雇?这么多年来,我们公司没有公开过任何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违章记录,为什么公司只针对我个人,向媒体公开我的违章记录?

南方日报:龙的公司向你提出了什么条件?

老王:公司给我提出了四个条件。第一条是如果我愿意转让这辆车,公司会按市场价收购。第二条是如果不想转让车,公司可以帮我招司机来经营。还说帮我找新的工作,并且说,如果我的女儿能拿到出租车驾驶资格证的话,可以让我的女儿接管这辆车。

南方日报:你对他们提出的条件怎么看?

老王:我不想离开公司。我当初举报“茶水费”,就是想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我是抱着正义的愿望来做这个事情的。这辆车我已经开了很多年,合同是签到2013年底才到期。我想继续做下去。

这两个月来,我自己一直在找接手的司机,但每一个司机听到我的名字和车牌号都怕,怕什么呢?有的投诉不好处理。司机随便开一辆车都是开,为什么要担很大的风险开我这辆出了名的车?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780元的月工资”

南方日报:为什么觉得公司解雇你不公平?

老 王:公司说我违反营运规定,聘请“非编司机”。但公司包括整个行业也有很多不合理的、违反合同的地方。每个月我要交12300元的份子钱,为什么没有告诉 我们这些钱到底是由哪些项目构成的?比如合同上面规定,每个月要交那么多份子钱,为什么还要交车场费240元、年票费980元、年审费180元一次、检测 费这样不合理的收费?物价局规定这15项收费都应该由公司出,但实际上都是我们司机个人出的。

还有合同上规定的劳动报酬,我们每个月有780元的工资,但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看到过780元的工资,包括在广州的整个出租车行业都是这样,没人拿过。

合同上说了,承包费用逐年递减,包括我们公司和整个行业,我们公司也从来没有给我们递减过。(对老王反映的这3个问题,龙的公司副总经理吴炳洪表示,将于下周二之前向媒体作出回应。——— 记者注)

南方日报:这几个月的经历对你的心态有什么改变?

老王:我觉得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儿子今年在河南老家参加中考,我当时没敢让他知道我举报“茶水费”的事情。考完试他到广州来玩就知道了,我们一出门,他就关在家里偷偷哭。我的女儿和老婆也一直在说,我当时交了那几千块钱的茶水费,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现在开车在路上,有很多不认识的司机会喊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老王,说我做得好,对我表示同情。虽然很感动,但这也没什么用,他们也帮不到我。还有一些人利用我来为自己获取利益,这几个月以来,我真是对什么都看透了。

“后悔有什么用呢?没有用的!”

南方日报:这一段时间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状态?被开除之后,会不会离开广州?

老 王:从5月份开始,我举报“茶水费”之后,就没有正常工作了。我的搭档是“非编”司机,我举报“茶水费”后,接连被查到3次,现在也没有人给我搭档开夜班 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不营运了,两个月都没什么收入。现在公司又要吊销我的资格证。我老婆现在也没出去干活了,家里靠我一个人的收入来过日子。我每个月都 要还房贷,还要养家,经济压力很大。

我不想离开广州。广州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城市,我很喜欢广州,也受到了广州很多人的支持。我来广州11年,在这里已经生活得很习惯了,对这个城市有很深的感情,我也希望这个城市变得更好。

南方日报:后不后悔当初举报“茶水费”呢?

老王:后悔有什么用呢?没有用的。不过如果当初我知道是现在的下场的话,我就不会举报了。当时我还想着,我做的是正义的事,政府会给我表扬呢,没想到我会被打击报复。

我想让这个行业健康发展,可是却没有一个部门帮我,还被公司解除了合同。其他的3个被开除的司机也在埋怨我,说是因为我举报连累了他们。他们说,本来交过茶水费了,没我们什么事了,但你举报了,让我们要像你一样被赶走。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