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对劳动过程的论述坚持一般性,即从劳动过程的一般性质出发,回到劳动过程本身对其论述。从原始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以及今天为数不多的社会主义制度,乃至未来愿景的共产主义社会来思考,马克思关于劳动过程的一般论述是精辟的、深刻的,至少在今天看来还是正确。那么有必要审视马克思论述劳动过程的初衷,为什么马克思要对劳动过程进行论述?是什么引发了马克思关于劳动过程的思考?对此有一些思考。

1 “劳动过程”服务于《资本论》

从马克思的个人著作及其他文献,综观马克思的思想可以看出劳动过程的论述是服务于《资本论》的,也就是说劳动过程是《资本论》的论据支撑。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制度进行了揭露,剩余价值道出了资本主义的本质。劳动过程是人类社会生存的手段,任何社会必须进行劳动,劳动创造了一切。但是马克思看到了自己生活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工人受压迫、生活艰辛等等,从劳动过程的一般性主张制度的变迁,资本主义制度必须被推翻,过渡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从解蔽与遮蔽的角度看,马克思要求解蔽资本主义社会的种种不公平,包括机器的异化,劳动的异化,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严重的扭曲了人的发展,所以马克思予以坚决的批判,要求社会制度的进步。提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是否依然会存在遮蔽?只不过是遮蔽的性质不同,遮蔽的方式不同了,解蔽之时即使遮蔽。

社会制度中只要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存在,那么就预示了制度的遮蔽。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将劳动异化的原罪对于机器,工人对抗机器。其实不然,异化的根源还是制度,这就是一种遮蔽。统治者利用各种手段来遮蔽社会矛盾,或者调节社会矛盾,最终达到统治者利益的维护。从一般意义上说,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依然是解蔽到再遮蔽,遮蔽依然存在,因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存在,因为阶级的存在。所以,阶级的延续即是解蔽到遮蔽的发展。

2 社会制度进步标准的思考

既然阶级社会的发挥依然是解蔽与遮蔽的发展循环,那么社会何为进步?社会制度还是进步着的。解蔽到遮蔽不是循环,而是发展中的循环,发展蕴涵着进步。社会进步的标准应该是大多数人在制度下的自由、幸福生存。首先,从首先从受众群体角度,必须满足大多数人。群体数量决定了众多的个体差异,能够满足众多个体差异的制度必然是进步的制度,进步的制度将不断地圆融个性利益,达到大多数人的利益契合点。所以,即使此制度弊端,但依然会存在,存在即合理。其次,自由、幸福的生存。自由是任何生物的自然属性,不应剥夺个体的自由权利,人类依然如此。但是,阶级的社会制度却以限制个体的自由而达到统治者的利益,包括意识形态的塑造。社会制度进步体现在人的自由度,而且是大多数人的自由度。当然追求绝对的自由就不是阶级社会了,那么现有阶级社会制度下达到大多数人的自由的最大化则为进步。幸福要求有制度下的物质、精神,及其他条件的保证。为什么是生存而不是生活?生存是权力,是外界应该予以存在的合理条件;而生活更加复杂,外界条件除外更重要的是个体内在自身的东西。而制度更加倾向的是外在环境的保障。所以,进步的基本标准是生存的考量(当然生活更予以关照,但更需前所未有的制度)。

综而言之,阶级社会的发展依然是解蔽到遮蔽的发展循环过程;劳动过程的一般性存在于人类社会发展中;社会制度进步的标准应该是满足大多数人自由、幸福的生存;现有社会下衡量制度进步的应该是生存而不是生活;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进步的标准,决定于生活。

来源:科学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