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中提出了异化劳动理论。自此,学术界对异化理论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体系中地位的分歧便从未停息。试图从对马克思早期异化理论的不同理解、关于马克思早期异化概念与成熟时期异化概念关系的分歧以及异化理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地位的不同认识三个方面,对近十年来学术界的代表性观点进行梳理。

关键词: 马克思;异化;异化劳动;地位;综述

作者:周沛霖,单位:南京政治学院)

来源:《经济研究导刊》2011年第25期总第135期

 

  一、对马克思早期异化理论的不同理解

  马克思早期异化理论实际上主要指马克思在《手稿》中提出的异化劳动理论。在异化劳动理论是否成熟,或者说到底是不是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上,学术界提出了不同见解。

  俞吾金认为,青年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主要来自四个背景,即“黑格尔的思想,费尔巴哈的人本学,空想共产主义理论和对国民经济学的研究”[1]。 尽管马克思超越前人的视阈,将国民经济学的研究维度楔入了异化问题研究,并把异化理论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但是,青年马克思考察异化问题的总体思路仍然 停留在以抽象的人的本质为基础的、伦理意义上的“人道主义”或“共产主义”的理论框架内,是从道德批判的角度去谴责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现象以及国民经济学 对这一现象的掩蔽,虽然也提出了像“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说来的生成过程”[2]这样的历史性见解,但其总体上仍然停留在一种“道德评价优先”[1]的视角,还没有真正运用历史性的评价角度。

  不同于俞吾金的“道德评价优先”视角,张奎良认为马克思在《手稿》中一直是以“经济事实”为出发 点的。马克思超越了以往的哲学家将异化归结为“异化劳动”,开始以人的价值和社会进步为双重坐标,在一个更为广阔的历史空间考虑和看待异化问题,并把异化 作为表述历史、理解历史的一个重要维度。他认为,马克思对私有财产一向是持否定态度的,然而在《手稿》中,马克思并不是简单的批判私有财产,他还肯定了其 积极的一面,指出“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本质”[2],这就说明了私有财产产生的必然性和历史意义。尽管马克思在《手稿》中对工人的处境进行了充满“悲情主义”的描述,对异化问题根源的探讨也还显得有点“扑朔迷离、难以厘清”[3],但这也是其历史局限性决定的,不能以此推断马克思是出于“道德上的义愤”,甚至是以“道德评价优先”的视角在分析问题。他认为,马克思在手稿中已经形成了一种道德评价和价值评价的统一[3]

  针对上述两位学者的观点,宋朝龙提出马克思早期异化概念本来就具有二重性。一方面是指矛盾的对 立,即《手稿》中马克思把资本主义条件下的阶级对立性质描述为劳动者和劳动产品、劳动者和劳动行为、劳动者和人的类本质、人与人四个方面的异化,这是现实 而具有进步意义的。另一方面是指先验本质外化。马克思在还不能用成熟的历史唯物主义视角来分析私有制产生的根源时,又想摆脱私有制与异化劳动之间循环论证 的困境,于是不得不回到黑格尔的逻辑,利用先验本质外化,把人的类本质规定为自由自觉的劳动。这种自由自觉的劳动经过外化成为“异化劳动”,继而又产生私 有制。这也就同时说明了“异化劳动”向自由自觉的劳动复归以及私有制的扬弃和共产主义的必然性。宋朝龙认为,马克思运用这两个逻辑并不是要对异化进行道德 控诉和道德评价,而恰恰是为了说明私有制和异化产生以及被扬弃的历史,只是这个说明还建立在唯心史观的基础上。

  二、关于马克思早期异化概念与成熟时期异化概念关系的分歧

  俞吾金认为,“异化是马克思一生理论思考中的一个基本概念”[1]。 纵观马克思的理论著述,对于异化理论的运用确实存在着前多后少的现象。究其原因,一是为哲学基础差的读者提供理解上的便利;二是当时德国哲学家对异化有滥 用之势,马克思为免口舌,故而避之。他认为,在马克思异化概念的发展中,存在着道德评价和历史评价两个维度。马克思在还未形成历史唯物主义体系前,道德评 价占据着绝对主导的地位,随着马克思思想的逐渐成熟,历史评价逐渐上升,进而占据主导地位形成“历史评价优先”。然而这只是马克思思路上的转变,而不是 “抛弃论”所认为的存在着一种认识上的断裂。

  王东、林锋认为,马克思的异化观是“一脉相承的继承关系”[4]。 青年马克思的人本主义异化理论并不是其探索异化问题的顶点,而恰恰是逻辑起点,马克思创立历史唯物观后,没有抛弃异化理论,也没有用其他的理论予以替代, 而是对其做了创造性的探索。马克思对异化的探索经历了两次飞跃:“一是《手稿》对异化观的思想奠基和初步表述;二是《资本论》及其手稿对异化观的重大深化 和创造性发展”[4]。他们认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立足于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根据经济现实和哲学分析,对《手稿》中对异化的四个规定进行了深化。同时还赋予了异化范畴四个新的规定:“(1)工人的活劳动和劳动条件相异化;(2)劳动过程中的智力因素同工人相异化;(3)劳动创造的资本表现为异化的社会权力,劳动异化发展成为全面异化;(4)异化劳动必然导致商品、货币、资本的拜物教。”

  戴安良在异化理论和异化思想上作了区分,并把发展的维度引入对异化理论的分析中。他认为,《手稿》中马克思一方面积极地想从经济现实去研究异化问题,但又摆脱不了抽象的人的本质的牵绊,“与马克思当时所处的历史条件和他所达到的认识水平有关”[5]。通过楔入历史的维度,马克思迈出了创立唯物史观的关键一步,与唯心史观划清了界限。尽管《手稿》之后马克思抛弃了异化思想,但却继续使用异化概念。“随着实践与理论的向前发展,异化范畴也会相应地被赋予新的含义。”[5]因此,异化本身只是发展的一个阶段,它的本质是一种进化。

  不同于上述几位学者,段忠桥认为,早期马克思所谈的异化其实是异化劳动,也就是《手稿》中阐述的四个方面的异化。成熟后的马克思在创立历史唯物主义以后就放弃了异化劳动的概念。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经济学手稿(1861—1863年)》等几部经济学手稿中的异化含义,实际上已经发生了转变,主要描述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三种现象:“(1)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中交换关系对生产者的异化;(2)资本主义雇佣劳动中生产活动对它本身的条件和产品的异化;(3)资产阶级经济对人的全面发展的生产目的的异化。”

  宋朝龙认为,早年马克思与成熟马克思异化概念的差别,落脚点还在于《手稿》中异化的二重性。“作为矛盾对立关系的异化,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沿用了它;作为先验本质外化的异化,其逻辑功用是借助黑格尔倒立着的发展观来摆脱理论困境的表现,成熟时期的马克思抛弃了它”[7]

  三、关于异化理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作用地位的不同认识

  学术界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1.俞吾金的基础论。他认为,异化概念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中具有“实质性的、基础性的”[8]地 位。主要表现在异化与劳动、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批判和辩证法的关系上:一是在异化与劳动上,创立了异化劳动理论,并将之运用于对经济生活的分析和批判。二 是在异化与共产主义上,马克思三大社会形态理论和异化理论间互有交织,共产主义实现与普遍异化扬弃间存在着内在关系。三是在异化与资本主义批判上,进一步 发展异化概念,运用物化、外化、商品拜物教等概念来说明物的背后隐藏的社会关系,对资本主义进行有力的批判。四是在异化与辩证法上,把特定历史背景下存在 的异化劳动和对异化劳动的扬弃(共产主义)纳入辩证法的核心内容。

  2.段忠桥的无用论。他指出,异化劳动概念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形成 过程中存在一定的意义,但异化劳动本身却并不是一个历史唯物主义概念。马克思在其重要的历史唯物主义著述:《德意志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学批判〉序 言》、《共产党宣言》、《关于自由贸易问题的演说》和《哲学的贫困》中都没有运用异化劳动概念。同时“异化劳动概念的出发点是抽象的人的类本质,历史唯物 主义的出发点则是现实的人”[6],异化劳动理论认为人类历史是人的类本质复归的过程,而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生产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需要”[6],人类社会进步是生产力不断发展的结果。“因而它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中连象征性的、边缘性的地位都谈不上,更不用说实质性的、基础性的地位了。”

  笔者认为,马克思的众多概念都是开放的,也是“活”的,是由本质到现象,由抽象到具体,由简单到 复杂的结果。异化理论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体系的形成过程中也是如此。它随着马克思研究阶段的不同而穿上了不同的“外衣”。且不论异化劳动的提出是建立在 唯心观还是唯物观上,亦或是出于道德评价还是历史评价,马克思的根本目的都是要扬弃异化劳动,进而复归自由劳动,阐释共产主义的必然性。

参考文献:

  [1]俞吾金.从“道德评价优先”到“历史评价优先”——马克思异化理论发展中的视角转换[J].中国社会科学,2003,(2).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20-131.

  [3]张奎良.作为“历史之谜”的异化及其评价尺度——与俞吾金先生切磋[J].中国社会科学,2003,[4].

  [4]王东,林锋.《资本论》异化观新探[J].江海学刊,2007,(3).

  [5]戴安良.试论异化与发展及其辩证关系——解读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新体会[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4).

  [6]段忠桥.马克思的异化概念与历史唯物主义——与俞吾金教授商榷[J].江海学刊,2009,(3).

  [7]宋朝龙.马克思在异化问题上思想转变的实质——评张奎良与俞吾金的争论[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5).

  [8]俞吾金.再论异化理论在马克思哲学中的地位和作用[J].哲学研究,2009,(12).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