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澎湃,编译:黄翱,原载于《经济学人》2015年8月1日。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出版了一期特别策划“如果的世界”,从政治、经济、科技、历史四个角度就其认为的全球最重要事件给出了自己的畅想:“如果希拉里担任总统”、“如果俄罗斯分裂”、“如果北约国家遭到打击”、“如果有钱人都关注穷人生活”、“如果无人汽车统治全球”等等。其中一篇文章畅想了当人民币开始挑战美元霸主地位后的世界会是怎样,美国会面临怎样的挑战,以及要获得这样的地位中国政府需要克服怎样的困难。

以下为文章编译。

人民币什么时候能够和美元平起平坐?很多中国人认为只是时间问题。

中国最顶尖的经济学家陈雨露表示还要15年。另一名主要智库的副理事长魏建国则认为要20年。官员们更慎重一些,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将要很长时间。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这一步伐取决于市场。在中国之外,这个问题有更多分歧。有些人认为人民币在亚洲已经濒临取代美国的边缘,另一些人则认为人民币永远不能取代美元。

如果中国的货币真的与美国在争夺全球主导权中开始针锋相对,将是怎样的情景?

有学者力图从美元取代英镑的历史中寻求答案,但那是上世纪中旬的事情,环境已经完全不同。当时美元与英镑都是金本位货币,做出如此大转变的风险远远小很多。现在的货币储备不以黄金的价值为依据,而体现供需的变化,因此它们的价值浮动更大。

更重要的是,全球货币从英镑到美元的转变,代表了一个很早就开始的经济力量的此消彼长,同时也是在两个拥有相同价值观与经济观的同盟国之间进行。

中国领导人常用温和的方式提及人民币的国际化,认为多样化的货币系统将让全球金融体系更加稳定。然而中国的崛起被认为给美国带来了比美国给中国带去的“多得多的威胁”。除去所有的所谓互利共赢的赞美声,中国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对手。

一些中国学者也因此对人民币和美元如何竞争持有悲观的观点。以阴谋论包装的系列丛书《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认为美国会步步设防打击人民币。但这被证明是错误的,最近5年中国已经建立起人民币结算的全球网络,美国没有任何的阻止。然而,美国去年很失败地尝试说服其盟友不要加入中国倡立的亚投行,可以窥见潜在的冲突。美国正尝试建立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9.56 -2.05%,咨询)贸易协定。同样令人震惊的是,从伦敦到新加坡,在中国尝试建立的所有人民币结算中心中,纽约是一个十分晃眼的缺口。

美国当然有理由担心人民币。作为一个可靠的替代者,人民币的崛起将渐渐破坏美国霸权的基石。因为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心地位,所以对伊朗和朝鲜的经济制裁才有效果。45%的跨国结算都以美元进行,因此任何拥有国际业务的银行都要与美国银行系统对接来进行清算与资金管理。为了获得美国的许可,这些银行也不得不注意到美国做出的制裁决定。中国知道这有多厉害,2013年当美国制裁朝鲜主要的外汇银行时,中国银行(4.45 -0.89%,咨询)开始不再为朝鲜客户提供服务。2012年在美国对伊朗施压最严厉时,中国不情愿地减少了对伊朗的原油进口。

当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后,美元具有的政治杠杆作用将被消解。中国已经几乎完成了一套人民币跨境结算的系统。虽然中国低调地表示这只是一个让交易更便利的平台,但实际上的意义却极为深远。它成为一个资金高速公路,让公司与银行可以在全球范围流动,而不需要与美元挂钩。

美国将很难追踪到谁以什么目的在使用中国国际支付系统(CIPS)。威胁将某国排除美国金融系统以外将开始不再起多大作用,中国也将拥有一个扩散自己想法的新工具。

国际化的人民币同样会让中国得到更多尊重。中国已经表明了在危难时刻愿意被认为是地球上的好公民。在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让人民币汇率紧盯美元,向他国保证中国不会利用人民币贬值来获取自己的经济利益。当全球人民币使用开始增加时,中国作为全球金融体系的支撑之一,将被放到需要承担更大责任的位置。

当雷曼兄弟公司在2008年破产后,美联储为全球的银行提供了紧急互换货币信贷额度。如果20年后再有危机出现,中国会扮演类似的角色。目前中国正通过与从阿根廷到俄罗斯在内的多国建立货币互惠信贷,开始逐步组建这一框架。

人民币的崛起所带来的将有极为重大的经济结果。美国作为当今主流货币的发行者所享有的“过度特权”将逐渐衰退。因为现在对于美元资产的需求依然旺盛——全球60%的央行储备金都是美元,因此美国与美国的公司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出售债券。债券收益率与价格走势相反,亦即美国人可以很低的利率借款时,美国政府可以很容易地补充赤字,公司也更容易筹款。

美国的这一“过度特权”有多大价值?因为美元的统治地位,研究者们发现美国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比2000年仅仅减少了1%。美国能以美元发行债券。因此小国中因为货币不匹配导致的债务危机基本上在美国不会发生。当政府不能还款时,美联储只需要印更多的美元就行了。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估算,这一优势至少为美国每年带来1000亿美元的利益。

但是这也有劣势。以美元作为储备资产的需求,要求美元持续保持强势,让美国的出口商更难与其他国家竞争。麦肯锡认为这至少会让美国的GDP丧失600亿美元。即便如此,因为美元的地位,美国至少能够在GDP中多收益0.3%到0.5%。

当人民币开始挑战美元时,中国将开始瓜分这一蛋糕。在有人民币作为替代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可能开始出售美元资产。这可能将提高美国的利率,弱化其经济。研究已经表明,美联储可能可以通过回购被抛售的外国债券来缓解这一趋势,但不能完全阻止这一趋势。结果是美国可能需要更加努力重新获得全球投资者的信心,或者会开始控制政府的负债。

然而实现这一改变对中国的要求更高。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Eswar Prasad在解释即便美国一度成为全球金融危机中心的背景下美元依然是全球货币时表示,美元的活力来自美国的体系:美元背后成熟的金融市场、强健的法治体系以及普遍透明的政治体制。对这些因素的信心让美国以及其货币成为避风港。

中国需要有相应的机构才能说服投资者人民币是可以被信赖的。人民币需要真正被交换,汇率不被干涉,同时需要透明的股票市场。近期中国政府强力介入制止股灾的行为,证明中国在建立完善金融体系方面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也应该向美国一样需要法治。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让经济持续发展。停滞将削弱人民币的魅力。

如果中国达到上述所有要求,多极的全球货币体系在理论上将让全球经济更加稳定。中美两国都会通过采取稳健的货币与财政政策彼此竞争,例如让各自的货币更具吸引力。“过度特权”将成为格外的责任。但这也有新的风险——“给摩擦与意外提供更多空间”,最近出过一本关于储备货币的书的作者Alan Wheatley说。如果美元的地位受到质疑,下一次金融海啸来临后,该去哪里寻求避风港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上述真正发生的可能性大吗?虽然美元现在拥有巨大的优势,但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可能正在消解这种优势,就像作为储备货币让美国过度使用制裁一样。然而,更多在于中国的政策,关键在于中国的金融体系要像美国那样完善、开放与受到信任。这需要长期的计划,但中国会通过一些特定的政策加速这一变化,例如最近降低了外国投资者进入该国股票市场的门槛。

5年前中国开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中国的速度令人印象深刻。中国的跨境结算在2009年还没有以人民币的方式,但这一数字去年达到22%。人民币是现在国际支付中的第五大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考虑让其加入特别提款权。但现在,人民币依然远远未达到能挑战美元的地步。全球有50家央行已经开始投资人民币,但数量都很少。外国人目前持有2000亿美元的中国股票与债券,但美元的数字是16万亿,是人民币的80倍。目前,人民币在全球舞台上还是一个小角色,但在20世纪初,美元也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