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飞(中国人民大学 劳动人事学院,北京,100872)

关键字:产业关系 劳动关系 文献综述

本文的目的在于描述和分析西方产业关系理论的发展脉络和研究路径。本文将会包括两个相关联的部分:1)西方产业关系理论的研究发展脉络;2)西方产业关系理论的研究方式和路径。在本文中,如没有特别说明,产业关系理论均指西方产业关系理论。

一、产业关系理论的研究发展脉络

产业关系研究的发展是随着产业的结构和形式的不断发展变化而发展的。不同的产业背景和社会背景之下的产业关系的表现形式也表现出不同的特征,产业关系理论也因此不断得到发展。

对 产业关系理论的研究发展脉络的进行综述首先面临的问题是起点问题:产业关系理论研究从何时开始的呢?是从亚当•斯密强调工人联合的重要性开始, 还是从皮古、希克斯、克拉克和魏茨曼等人进行广泛的工资决定的理论探讨开始,还是其他?本文认为,产业关系理论的发展还是不到一百年的事情,它的起源却可 以追溯到1860年代末期卡尔•马克思的理论,我们把这作为产业关系研究的起点。

当时的社会大背景是机械化工业大生产迅猛发展、工人阶级 形成和工会力量不断增长。当时反对资产阶级被当作是一种维持工资水平和生产条件的主要方式。 当时现代工业的发展促进了工会力量的增长,因为工业发展使得人们沟通更为便捷,不同地域的工人和工会力量可以很便捷的沟通,而本地的工会力量也变得非常集 中。在20世纪之交的时候,韦伯夫妇出版了他们的《工会主义的历史》(A History of Trade Unionism)和《产业民主》 (Industrial Democracy),这两本书的目的是对英国的工会主义进行科学分析。在《产业民主》一书中,韦伯夫妇在分析了工会的结构之 后,他们讨论了被看作是贸易中“一般规则”(common rule)的强化力量的工会功能并且描述了能够强化的三种替代性的程序——相互保险的方式、集 体谈判的方式和制定法律的方式。

早期产业关系方面的思考主要是关注理解工会的性质和组织以及集体谈判的目的和功能。 在美国,John Commons和 Selig Perlman在工会和工人运动的研究中引入了理论方法。和之前的观点不同的是,John Commons在他的1925年出版的《集体行动 的经济学》一书中认为,工会不是暴政和垄断的bearer,而是帮助在产业中建立宪政(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的一种自由 力量,它说明产业关系构成主体一方和其他主体的力量对比。Selig Perlman的方法是不一样的。工会被认为是主要关注工人的工作利益和在工会成员 之间分享工作机会的信息。他认为,工人已经意识到工作机会是不足的,因而成立工会来抵御这种风险。

一直到二战结束,工会都是产业关系理论研 究的核心。但是,有一种经济学偏向开始流行起来。1944年John Dunlop出版了他的著作《工会 背景下的工资决定》(Wage Determination under Trade Unions),在这本书中,Dunlop试图在工会研究中引入经 济学中的公司理论。他发展出一种模型,该模型认为工会作为一个经济机构总是试图使工资最大化或者是其成员的雇佣涉及到的方面最大化或者是以上综合体最大 化。这种研究方式在当时受到Arthur Ross的挑战。1948年,Arthur Ross出版了他的著作《工会工资政策》 (Trade Union Wage Policy),在他的著作中他重新使用了非常严格的方式,他认为工会是一个纯粹的政治组织。他认为,在经济背景中 工会必须被看作是一个政治组织,在这个观点的基础上,他发展出了工会工资政策政治理论。Arthur Ross认为,工会内部的政治斗争意味着如果工会的 领导者要保住他们的领导地位就必须为其成员争取到其他工会领导能够争取到的工资水平。因此,“强制比较的轨迹” (orbits of coercive comparison)在决定工会的工资政策过程中变得非常重要。在1948年,Clark Kerr在一篇名 为“工会模型”的文章中认为,现在的工会研究的方式过于狭窄,他认为政治学和经济学的结合才能够对现状产生更为现实和全面的理解。

在 1950年代,在产业关系研究中出现了一种潮流,就是把关注的焦点从工会转移到集体谈判和产业关系理论上。1951 年,Neil Chamberlain认为关于集体谈判的性质的理论可以归难为三种:“它们是认为集体谈判是(1)关于劳动力出卖的形成契约方式,(2) 产业治理的一种形式和(3)一种管理手段。”他把这些称为市场的、政府的和管理者的理论,并且认为它们反映了集体谈判发展的历史阶段。

产业 关系在英国也有重大的发展。英国大学产业关系协会在它每年的年会中都会讨论产业关系的研究方式。1954年,Flanders和Clegg出 版了《大不列颠产业关系系统》(The System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in Great Britain),在这本书 的序言中,作者指出,英国的产业关系发展和整个社会系统的发展是无法割裂的。1956年,Michel Fogarty把这种理论向前推进了一步,他出版 了《产业中的个性和群体关系》(Personality and Group Relations in Industry),在他的这本中,他讨论了社 会科学对产业关系的贡献,他强调了应用所有社会科学的重要性。Michel Fogarty注意到产业关系研究中的核心变量会因为过于注重社会科学的一两 个方面而被忽略。

产业关系理论的关键性发展是在1958年, 那一年,John Dunlop出版了他的经典著作《产业关系系统》 (Industrial Relations Systems),在这本书中,Dunlop认为产业关系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它研究规则的制定和管理。 1959年,K. F. Walker对Dunlop的作品作了一些修正,这些修改使产业关系行政一个更为整合的理论。正如Goodman 等人所说,产 业关系系统理论的发展有两个贡献,第一,也许可以宣称产业关系是一个独立的学科,至少可以宣称它有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工作规制的规则,第二点,也许是 更为重要的一点,产业关系关注的焦点拓宽了,包括和集体谈判不直接相关的产业行为的各方面。

1960年代是产业关系理论的黄金发展时代。 1961年,这个领域被拓展到工业化进程对人和社会的影响上。 Clark Kerr,John Dunlop,Frederick Harbison和Charles A. Myers试图用比较研究方法分析一个国 家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中管理者、工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结果,产业关系理论形成了一个更为完整地分析不断整合的社会中的产业化的概念框架。1963 年,Hilde Behrend试图描述产业关系领域中不同的流派是如何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但却对不断出现的问题得出相似的结论,例如,研究激励的必要性 (心理学)、管理者和工会之间的力量斗争(政治学)和制度和经济背景的重要性。1965年,Allan Flanders出版了《产业关系:系统出了什么 问题?》(Industrial Relations: What’s Wrong with the System?),他把产业关系描述为一门研究工 作规制制度的学科。 他的进一步论述的一些文章发表在《英国产业关系月刊》 (British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中。在美国,Walton和McKersie在决策机制及论的基础 上发展出了工人谈判的行为理论,同时,Somers在劳工部门与其相对的部门的交换的假设基础上建构了谈判力量和产业关系理论。

受邓洛普理 论框架的启示,美国学者桑德沃在1987年提出了自己的企业劳动关系分析的理论模型。桑德沃理论模型的主要内容集中在其出版的《劳动关 系:过程与结果》一书中。该模型从理论上较为全面地分析和阐述了企业劳动关系的一些具体影响因素以及劳动关系运作中紧张冲突的解决及其后果。桑德沃理论模 型在西方学术界影响较大,并成为人们在研究企业劳动关系及其运作的基本理论所经常提到和称道的。桑德沃理论模型的分析框架见图。 由图可以看出,在企业 劳动关系及其运作中,外部环境、工作场所和个人因素是导致工作紧张冲突的三个基本因素;而工作紧张冲突的解决依赖于管理和个人撤出以及劳工运动。劳工运动 在解决紧张冲突的过程中,集体谈判是基本手段。工会一般就工资、工时和工作条件等同雇主或企业管理者进行集体谈判;在集体谈判的基础上,签订集体合同和有 关协议,或对工作场所产生影响,或使工作场所得到改善;工作场所的改善和发展变化又会对外部环境产生影响,外部环境也因此得到改善,外部环境的改善和发展 变化又反过来影响企业劳动关系及其运作。

 

(图表)桑德沃企业劳动关系理论模型的分析框架

 

近 十余年来,学界都在围绕很多国家的产业关系系统的“转型”展开争论,学术界的主流认为产业关系的转型却是大范围的存在,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转型在 过去的二十余年中发生在很多地区,例如经合组织国家 (Locke, Kochan, and Piore 1995; Katz 1993; Swenson 1989; Kochan, Katz, and McKersie 1986; Streeck 1988; Frenkel 1988; Bray and Hayworth 1993; Armingeon 1994)、 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Kuruvilla 1996; Webster 1997; Cook 1996)以及前苏联国家 (Jurgens, Klinzing, and Turner 1993; Jones 1995)。当然,也并非所有的学者都认同这种观点。例 如,Crouch (1993) 和Hyman (1994),他们在研究Katz研究的同样几个欧洲国家之后发现,并没有出现任何产业关系的转 型,Golden, Wallerstein, and Lange (1997)的研究结论是在之前的二十余年中欧洲八国中并没有发生广泛的产业关系转 型。Dunlop (1993)非常直接了当地拒绝承认美国产业关系系统的转型,推而广之,他认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当然,正如前文所述,产业关系学界的主流 还是认为现实社会的产业关系正在转型。因应这种产业关系的转型,学者们提出了不同的产业关系理论,其中的代表作是 Thomas A. Kochan在1986年出版的著作《美国产业关系的转型》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Industrial Relations),在的这本著作中,Kochan系统地提 出了他的策略选择理论。

 

作者           主张         论文的基点

Kochan, Katz,

and McKersie (1986) 转型 谈判的层次;战略决策者;工作场所实践的创新

Katz (1993)

转型 由雇主发起的谈判分散化

Locke, Kochan, and Piore (1995) 转型 聚焦于企业;不断增长的弹性;聚焦于技术发展;工会会员不断下滑

Armingeon (1994)

转型 法律的变化

Kuruvilla (1996) 转型 产业关系政策和实践的变化

Golden,Wallerstein, and Lange (1997) 没有转型 工会密度和工会覆盖率;工会集权和垄断;中央工会和雇主联盟的法律地位;工资谈判的集权化。

Crouch (1993) 没有转型 正式的制度机制的稳定性

Hyman (1994)

没有转型 管理方案变革的维度;工会主义者的下滑;劳动力市场的规制放松;国家系统的下滑

Dunlop (1993)

没有转型 由于人口统计、市场、技术和政治环境的变化而使产业关系具有适应性

 

二、产业关系研究的方式和路径

 

在 谈及产业关系研究的方式和路径的时候,很多学者把产业关系的学派与之等同,有些学者甚至用不同学科的研究与之等同,本文作者认为,这是对研究方 式和路径的曲解,不同的研究方式和路径是指基本假设、核心专题和核心主张的不同,不同的学科可能研究方式和路径是一致,例如,在下文谈及的系统模式的研究 路径中就有产业关系学者、也有社会学者同时更有经济学学者。

早年的产业研究中,大多数的社会科学的奠基者的思想对其都几乎没有影响,这可 以解释为早年的产业关系思考和研究都是建立在经验主义的基础上。因此 大多数的产业关系学者都会同意,产业关系研究的理论突破是在Dunlop建立产业关系系统理论之后取得的。 因此,本文的对研究方式和路径的综述也是以此 为起点。在产业关系研究的历史上,出现了不同的研究方式和路径,学者对这些不同的研究方式和路径的分类也有所不同,例如Blain和Gennard认为产 业关系的研究方式和路径可以划分为:系统方式、牛津方式和产业社会学的方式。 Walker认为产业关系的研究路径可以划分为:马克思主义方式、产业治理 概念和系统模式。 也有的产业社会学学者把产业关系的研究方式和路径划分为:系统模式、行动理论概念、政治经济概念或者马克思主义概念。 本文笔者应该综 合两者的观点,产业关系的研究方式和路径总共有五种:马克思主义的方式、系统方式、牛津方式和产业社会学的方式。

1、 马克思主义的方式

2、 系统模式;

3、 牛津方式;

4、 产业社会学的观点;

5、 策略选择理论;

 

(一)马克思主义方式

马 克思主义的研究方式认为,任何时候的产业劳工的标准结构和制度化形式都是两个阶级之间力量冲突斗争的结果, 它更关注劳动关系中双方的冲突以及 对冲突过程的控制。这种方式认为,在经济中代表工人的”劳动”的利益,与代表企业所有者和管理者的”资本”的利益,是完全对立的。”资本”希望用尽可能少 的成本获得尽可能多的收益,而工人由于机会有限而处于一种内在的劣势地位,由此,这,种对立关系在劳动关系中比在其他地方都表现得更明显。冲突不仅表现为 双方在工作场所的工资收入、工作保障等具体问题的分歧,而且还扩展到”劳动”和”资本”之间在宏观经济中的冲突。马克思主义方式认为,其他学者提出的所 谓”和谐的劳动关系”只是一种假象而已。

简单地说,马克思主义的方式主要是探究产业关系结构中劳资冲突劳资双方力量的态势以及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在多大程度上摆脱被迫接受其他人决定工资和工作条件的状态。

 

(二)系统模式

这 种模式是由John Dunlop在他的《产业关系系统》一书中提出来的。这个理论使产业关系脱离了“以劳工和平和冲突当务之急的要务”的范 畴,的拓宽了产业关系的研究范围,从而不仅仅关注由韦伯夫妇提出的集体谈判。这个理论在美国和英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从而形成了今天的对产业关系研究的全面 的范围。

和马克思主义研究方式不同,系统模式认为产业关系集体规制的实现是产业关系主体各方利益调和的产物。Dunlop的研究方式也可 以看作是对之前研 究方法的背离,之前,产业关系被看作是其他学科如经济学、法学、心理学、社会学、历史学和组织理论的研究专题之一,而且很多学术文章采用的仅仅是历史性和 描述性的方法,而不是理论的和分析的方法。Dunlop的“系统理论”为产业关系作为一门真正的学科提供了理论核心,并且为尽可能全面地理解和诠释产业关 系领域的现实提供了一整套的分析工具。

首先,Dunlop考虑使用“系统”这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在英国和美国的学者中使用非常宽泛和随 意,Dunlop考虑在产业关系的背景之下给这 个概念一个清楚的分析性的含义。Dunlop把经济看作是一种特殊的社会系统。他认为在同样的逻辑基础上,产业关系系统可以看作是产业社会的次级系统 (sub-system),他这是受了Parsons和Smelser的著作影响(他们把经济看作是社会系统的一个特殊形式)。产业关系系统和产业社会的 关系可以在图中更好的展示(如图 )。更为宽泛的社会系统或者说整个社会系统可以被看作是由不同次级系统所构成的,如产业关系系统、经济系统和政治系统 等。虽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自治的,但是产业关系系统和其他次级系统存在重叠之处。

 

产业关系系统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示意图

其中

SS =整个社会系统

IRS=产业关系系统

ES =经济系统

PS =政治系统

外在影响

相互影响

 

从逻辑上,产业关系被看作是抽象的,并非是一个从时间和空间上描述现实世界的现实术语。它的目的是把焦点聚集在一些关键变量上,并且提出一些有待验证的假设命题。在Dunlop的著作中曾经这样描述系统的结构:

“简 要地说,这个理论框架是要分析范围从企业到一个部门乃至一个国家整体的产业关系运行。排除产业关系系统的范围,它还有一些共同的属性和结构…… 每一个产业关系系统都包括三个主体:(1)工人和他们的组织;(2)经理人员 和他们的组织以及(3)关注工作场所和工作社区的政府机构。每一个产业关系 系统都会产生一套复杂的管理工作场所和工作社区的规则。这些规则在不同的系统中将会表现为不同的形式:协议(agreements)、法令 (statutes)、命令(orders)、政令(decrees)、规章(regulations)、奖励(awards)、政策 (policies)、实务(practices)和传统(customs)……产业关系系统中的主体被认为面临当时的环境背景,这个环境有三个相互关联 的部分构成:技术、市场或者预算约束、权力关系和主体的地位……这个系统由于意识形态或者所有主体共有的理解而连接在一起。产业关系理论的核心任务是解释 为什么在某个产业关系系统中一项规则会建立和为什么他们会应为影响系统的变革而变化。”

Blain和Gennard(Blain & Gennard,1970)用方程的形式表达“系统模式”的内容:

r=f(a, t, e, s, i)

在方程式中

r=产业关系系统的规则

a=主体

t=工作场所的技术背景

e=市场背景或者预算约束

s=权力背景或者各方的地位

i=系统的意识形态

 

从这个方程式中,规则可以看作是独立变量,它由其他五个非独立变量的相互作用所决定。

正 如经济系统的目标是创造产品和服务一样,产业关系系统的功能是为工作场所和工作社区建立一套规则。规则网络由管理以下事物的大量的实体规则构 成:所有形式的报酬、职位业绩的标准以及未达到标准的惩戒、雇员对某一职位的职责和权力。它还包括制定和管理这些实体规则的程序。这些制定规则的主体在系 统的背景下相互影响,但是有一些规则和技术和市场背景更为接近,同时其他将主要会受到权力和地位背景的影响。在发展(dynamic)社会中,规则经常会 因为背景的改变而改变。

对于产业关系研究来说,系统模式的主要意义是把产业关系的研究焦点从产业冲突和集体谈判转到规则制定,这拓宽了产 业关系视角。澳大利亚的 K. F. Walker认为“系统模式非常有效和总和,它对验证其有效性的比较研究提供了有用的方式。”他发展出一套精细的产业研究的概念框架,其中包 含了系统方式。在英国,规则制定时产业关系研究的核心的观点得到了广泛的承认。在Allan Flanders的《产业关系: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Industrial Relations: What’s Wrong with the System?)一书中把这种观点作为对英国产业关系系统 进行系统分析的起点。

 

(三)牛津方式

牛津方式对英国的产业关系思维有很大的影响,并且为多诺万委员会(Donovan Commission)的政策建议提供了理论基础。在H. A. Turner对委员会的研究报告的回顾中,他用以下一段话评述了这种研究方式:

“牛 津路线可以被描述为综合了一种勤勉的已经建立的调查途径的延伸尤其是对制度细节的小心翼翼的追求、一种对短期规则而不是宽泛概括的偏好、对那 些能用描述性观察来诠释这个领域的学科(越老越多的是社会学、统计学和经济学)意识非常少、多种多样的大胆地单方面带领人们前往他们想去的任何方向的最低 限度改革的宣传者。这种方式对委员会有显而易见的影响,它在研究报告中占据了显著的地位。在宽泛的意义上说,他们的贡献和他们的不足都源于他们特殊的学术 观点。”

牛津式的观点认为,产业关系研究工作规制的制度。在Dunlop之后,每一个产业关系系统的规则都被看作是具有实体性的和程序性 的。内部和外部的 工作规制之间的存在差别,这种差异的核心是规则是否可以在没有任何外部力量同意的情况下被企业和它的雇员自行改变。该观点认为,这个系统的规则决定于集体 谈判的规则制定过程,这被看作是一项雇主和雇员之间力量关系的政治制度。

概括地说,牛津方式的观点可以用以下方程式来表示:

r=f(b)

或者

r=f(c)

在这个方程式中,

r=治理产业关系的规则

b=集体谈判

c=通过集体谈判解决的冲突

 

如 果我们把这个方程式和系统模式的方程式进行对比,我们发现这两种模式都具有一样的输出结果,但是输入却不一样。牛津方式强调的是通过集体谈判的 规则制定过程,而系统模式则强调对规则制定有广泛影响的角色。对于牛津方式来说,政治变量被认为极为重要,而对于系统模式来说,经济的、社会的和意识形态 的变量的重要性都很突出。从这方面说,我们可以认为牛津方式为分析产业关系问题提供的框架过于狭窄。它过于强调集体谈判的政治过程而对那些对规则决定由更 深影响的角色重视不够。制度和力量的因素被认为是极为重要的,而像技术、市场、地位和意识形态这样的变量却没有给予任何的重视。这种方式的偏狭导致了极大 的局限性。

 

(四)产业社会学方式

在英国,尽管规则决定的方式得到了广泛的认可,但是产业社会学家C. Margerison坚持认为,产业关系的核心仍然是冲突自身的性质和发展。他认为:

“看 起来产业关系的研究比其产生的时候更加重视产业冲突问题的解决。因此,研究中中心的趋势是更加关注产业冲突的结果而不是原因。这可以从 Flander的观点中看出,他认为产业关系的问题不会产生除非它们包含在产业关系系统规则的正是轨道内。为此,我认为,冲突应该成为基本的概念,而且应 该成为产业关系研究的基础。”

这种观点的可取之处在于它认为,在产业关系中有两个主要的概念层次。一个是在企业(工厂)内部层次,在这个 层次上,环境因素(例如职位内容、工作 任务和技术)和互动因素产生了三种类型的冲突——分散的、结构的和人际关系;它们可以各自通过集体谈判、社会——技术系统的结构分析和人员管理来解决。第 二个层次的产业关系在企业外部,主要关注在组织内部层次没有或者无法解决的冲突。

这种研究方式拒绝接受系统模式和牛津方式把研究重点放在 规则制定上的观点。在这流派中,他们提出一种调查的方式,试图发展出一种社会学的冲突模 型。然而,在产业关系研究中把重点放在冲突上并不是什么新事物。产业冲突的性质和重要性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已经有非常多的学者进行了研究。

 

(五)策略选择理论

策 略选择理论是继Dunlop的产业关系理论之后产业关系理论的重要发展。其代表人物是Thomas A. Kochan,Kochan等人在 1986年出版的著作《美国产业关系的转型》 (The Trans- formation of American Industrial Relations)中详细阐述了他的策略选择理论。

Kochan等人在20世纪80年代发展所谓“策略选择模式”(strategic choice model),这个架构发展出一套综合的整合 性的理论框架作为探讨“美国产业关系的转型”现象。在Kochan的框架中包括外部环境、价值观、战略行动、历史和现在的结构、公司层次的产业关系的制度 结构和业绩产出等六个重要部分。该构架指出,产业关系的过程与演变能持续展开,关键是由“环境压力”和“组织响应”的互动作用所决定的,这意味着环境因素 将影响组织的运作,组织也应对环境的变迁提出应对之道。Kochan等人认为在产业关系系统中,如果自防火资方团体能主动提供劳工或者劳工团体的需求,利 用民主和沟通的方式协商劳资之间的共同利益或者相对利益的问题,那么其工会组织的发展空间较为有限,工人运动也相对温和或者弱势。Kochan等人认为, 美国的产业关系活动已从中阶层的“协商阶层”分别向上阶层的“策略阶层”和下阶层的“工作场所阶层”发展。

 

产业关系问题分析框架(图表)

 

资 料来 源:Thomas A. Kochan, Harry C. Katz, Robert B.McKersie,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industrial relations,Basic Books,Inc.,Publishers [New York],1986.p11.

 

阶 层 雇 主 工 会 政 府

长期策略与决策制度  业务策略

 投资策略

 人力资源策略  政治策略

 代表策略

 组织策略  宏观经济和社会政策

集体协商与人事决策  人事策略

 协商策略  集体协商策略  劳动法律和行政

工作场所与个人/组织关系  领导风格

 员工参与

 工作设计与工作组织  契约管理

 员工参与

 工作设计和工作组织  劳动标准

 员工参与

 个人权利

 

产业关系活动的三个层次(表格)

资料来源:同上, p17。

除了以上四种方式之外,学术界对产业关系的研究提出了很多批判性的建议。主要的批判性建议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研究角度问题:产业关系的研究视角再一次体现了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发展,产业关系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一门多学科综合研究的专题,随着理论 的发展发展出了独立的产业关系理论和学科,因为也产生了一批专门的产业关系学者。有的学者认为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了学科的狭隘性从而导致了研究范围的缩 小。 正如Poggi所说“一种观察的方式同时也意味着观察不到的方式”,在产业关系方面,结构功能主义者的视角理论缺憾被毫无批判的接受了,尽管这些缺 憾在其他学科有很多的讨论。

2、研究范围:在产业关系研究的早期,它的研究范围是非常宽泛的,在1920年代它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研究工 作、雇佣以及雇主和员工之间的关 系。 但正如前文所述,逐渐地工会问题和集体谈判问题成为产业关系研究的焦点,而对其他的问题却有所忽略。这种状况在Dunlop之后有所改善,但是所谓 正统的产业关系学者的研究范围仍然比较局限与工会组织相关的专题。同时也有一些产业关系学者在寻求突破,他们对人力资源问题和无工会雇佣关系给予了更多的 关注。Thomas A. Kochan和Paul Cappelli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3、研究方法:在研究方法方面,学者尤其是其 他学科的学者对产业关系研究的批判比较多。例如,Ronald H. Goase认为 “Commons等人都是一些充满智慧的大人物,但是他们却是反理论的,他们留给后人的是一对毫无理论价值的实际材料,很少有什么东西能被继承下 来。” Syed M. A.Hamerd(1967)认为现有的产业关系的研究忽略了与产业关系环境相关的管理研究,管理科学、组织行为科学和高级统计 学的知识很少得到应用。 Cappelli(1985)认为美国的产业关系研究“典型的回归分析结果是既没有从理论开始进行验证也没有新的或者修正的理论 假设做出结论,而是仅仅简单地说明数据的统计关系,很少试图去解释这些关系。”

从我们的综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明显的逻辑主线:产业关系的 理论发展脉络和产业经济的发展脉络是基本平行的,在这种逻辑的支撑之下产生两个基本问 题:第一,在当今具有全球化和知识化等特征的产业经济形态中,产业关系的理论应该如何因应创新?第二,在中国的特殊产业经济形态中应该适应或者创新何种创 业关系的理论框架?前者是全世界的产业关系学者都面临的问题,不管产业关系是否“转型”,但是很多全新的产业关系问题确实已经出现,产业关系理论必须解释 并研究其因应之道。后者是中国的或者关心中国的产业关系学者必须处理的问题,并非西方理论和框架就能够适应中国的现实,特别是在被安戈和陈佩华解释为权威 式的组合主义的国家政策导向之下,产业关系的表现形态和发展和欧美国家是不同的,因此就提出一个发展适应中国的产业关系理论框架的问题。

在研究方式和路径方面,虽然系统论成为所谓的主流方式和路径,但是在同一时期也不乏其他的研究方式和路径,而且随着产业关系新问题的不断产生,新的研究方式和路径也将不断产生,策略选择理论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另 外,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产业关系的研究方法也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开始时多学科、多较度地对产业关系进行研究,然后为了形成产业关系问 题研究的理论和框架,形成的“系统论”等经典的界碑式的理论,从而开始学科化,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产业关系问题的深入研究,但是很快就发现,一个广泛的 社会问题在学科化之后形成的偏狭,于是又提出了产业关系的研究方法应该多学科化,但此时的多学科化是有主线的、有理论框架的多元化。对于中国的产业关系学 科的发展是否也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本文认为,研究方法和问题本身并无任何密切联系,多元化的研究方法有利于更多的学者研究和 丰富产业关系的理论研究。

 

参考文献:

1.常凯,《劳权论》,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 2004年6月。

2.基思•怀特菲尔德 等编,程延园 等译,《产业关系研究方法》,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5年1月。

3.科斯、诺斯、威廉姆森等著,《制度、契约与组织——从新制度经济学角度的透视》,经济科学出版社,2003年1月。

4.杨体仁 李丽林 编著,《市场经济国家劳动关系——理论•制度•政策》,中国劳动社会保障出版社,2000年9月。

5.Blain, A.N.J.; Gennard, John.,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ory-a Critical

Review. British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Nov70, Vol. 8 Issue 3, p389,

6.Cappelli, P., Theory construction in IR and some implications for research, Industrial Relations, 24:90-112.

7.Cf. K. F. Walker, Towards a useful general and comparative theory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unpublished MS submitted to the 4th World Congress of

the International Industrial Relations association, Geneva, 1976.

8.Derek Fatchett, Trends and Development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ory, Industrial Relations Journal, 1976, Vol. 7 Issue 1.

9.Fiorito, Jack., Theories and Concepts in Comparative Industrial Relations. Journal of Labor Research, Spring91, Vol. 12 Issue 2, p197,

10.Goodman, J. F., Armstrong, E. G., Wanger, et al. Rule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ory: a discussion, Industrial Relations Journal, Vol. 6 No. 1, Spring 1975。

11.Hameed, Syed M.A.. Theory and Research in the Field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Jul67, Vol. 5 Issue 2, p222.

12.John T. Dunlop, Industrial relations system,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1993.

13.Kaufman, Bruce E..Human resources and industrial relations Commonalities and differences.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Review, Winter2001, Vol. 11 Issue

4, p339.

14.Kochan Thomas A.,Harry C. Katz, Robert B.McKersie,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industrial relations,Basic Books,Inc.,Publishers [New York],1986.

15.Kochan, Thomas A.; McKersie, Robert B.; Cappelli, Peter.,Strategic Choice and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ory. Industrial Relations, Winter84, Vol. 23 Issue 1.

16.Miller, P., Strategic 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distinction, definition and recognition. Journal of Management Studies, Jul87, Vol. 24 Issue 4, p347, 15p, 1 graph;

17.Schienstock, G.,Towards a Theory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British 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Jul81, Vol. 19 Issue 2, p170.

18.Verma, Anil; Kochan, Thomas A.. Two Paths to Innovations in Industrial

Relations: The Case of 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Labor Law Journal, Aug90,

Vol. 41 Issue 8, p601,

 

来源:光明社区

 

网址:http://blog.gmw.cn/blog-11982-10647.html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