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英国在劳动争议调解机制方面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在1997年工党再次执政后,劳动制度体系出现了众多新的变化。在这个 “新政”时期,劳动制度的修改和完善为集体劳动争议的预防和处理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原则,也在很大程度上给了英国劳动咨询调解仲裁委员会有利的制度支持。

1997年以来,随着英国工党再次执政,布莱尔政府和布朗政府在劳动制度体系方面作出了重大的改革,包括出台了 《雇佣关系法案》 (1999年)、 《雇佣法案》(2002年)和 《雇佣关系法案》 (2004年)三部最重要的法律以及其他的一些相关的劳动法律法规。

一方面,随着这些新法的颁布,政府对个体和集体劳权作出了一系列新的规定,旨在改变不公平的法定解雇程序,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以及帮助工会改变被政治舞台所排斥的局面。这些法律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工会力量的恢复,并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工会诉求。这些法律颁布的最终目的,是在实现劳资力量一定程度平衡的前提下,促进劳动力市场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新工党劳动法律和劳动政策适当并合理地规制工会的行为。例如,1999年的《雇佣关系法案》要求,在罢工的过程中,工会有义务向雇主提供罢工参与者的名单,以便让雇主能够采取一定的应对措施。又如,集体谈判的范围由原来的工资与绩效关系的谈判被缩减为仅就工资、工时和休假三个方面的谈判。而且,雇主在决定谈判单位的问题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发言权,并且,工会的会员数量达到了所确定的谈判单位中工人人数的10%,该工会的集体谈判申请,才可以通过评估而被批准。

由此可见,英国劳动 “新政”的改革旨在通过法律和制度的杠杆调解劳资之间的力量对比,使劳资之间的力量关系更平衡。正如美国劳动关系学者约翰·巴德强调的,劳动关系调整的目标就在于尽量实现效率、公平和发言权之间的平衡。新的劳动制度中对劳动争议,特别是涉及集体谈判与产业行动的规制上,对劳资双方的权益并重,采取了利用程序来制约双方的权力,并同时提供了双方自主博弈的平台。这就为劳资双方在出现争议时能够相对公平、公正地处理和解决争议问题提供了一个基础性的制度平台。

宏观上,由于英国的劳动法律改革使制度基础变得更加客观、中立,这也在微观层面上为英国集体劳动争议调解与预防中发挥最重要作用的机构——英国咨询调解与仲裁委员会 (ACAS)——提供了发展的风向标。ACAS于1974年9月成立,是一个由国家出资,保持中立、独立、客观、公正原则处理劳动争议问题的第三方机构。该机构的主要使命是通过提供独立、中立的服务防止和解决集体争议,建立和谐劳资关系。该组织200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随着新工党政府劳动政策的转型,其处理的集体劳动争议案件数量不断增加,最高达到12万件。

之所以越来越多的劳动争议案件能够通过ACAS解决,其主要原因有三:第一,ACAS在具体为企业提供的服务中,并不是僵化地将咨询、调解和仲裁割裂开,而是将这三种服务有机联系到了一起。这得益于其对劳动争议问题的深刻认识,即,集体劳动争议的发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个体劳动争议没有被及时发觉或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而产生的累积效应。因此,ACAS向劳资双方提供的咨询和培训服务中,从开始就对雇主和工会进行有针对性的咨询,使双方都清楚如何预防和避免劳资冲突,由此达到共同提高生产效率和工作满意度的效果。第二,ACAS将其工作的焦点汇聚到了工作场所之内,发布和推广了“ACAS工作场所模型”。ACAS通过对雇主和雇员的咨询服务,对工作场所的劳资关系进行诊断。这样使得劳资双方对个体权利和劳动条件等方面的问题更加明晰,随后在双方共同讨论的基础上,提出更好的调解或仲裁争议案件的方案。ACAS为了响应劳动政策的变化,将减少企业和国家的经济负担也作为其介入集体劳动争议调解和仲裁的一个重要原则。从而,更加强调尽早介入,提供针对劳资矛盾及冲突调解专业支持的服务。为此,ACAS不仅继续发扬其对劳资矛盾内在本质探索的传统,也更加注重对如何有效化解矛盾的研究。

如上所述,ACAS在处理劳动争议中的原则和改革的英国劳动政策的核心价值观基本统一,即能够通过有效的规则或调解机制实现劳资之间的对等及平衡,从而推进和谐劳资关系的实现,达到提高生产率和减少因劳资争议对劳资双方造成重大损失的最终目的。在面临工会会员率和集体谈判覆盖率下降这样的劳动关系转变的背景下,英国宏观劳动制度与微观劳动争议调解机制的契合是调整劳资关系的有效保障。

就我国目前的劳资状况来看,劳动关系所处的环境也在变化,在经济、政治、法律等结构性变化的背景下,2010年以来,我国劳动关系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集体劳动争议、劳资冲突的数量上涨。中国的劳动关系开始了由个别的劳动关系向集体劳动关系的转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转型期,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很有必要。从英国集体劳动争议处理制度的变化中,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点启示:

首先,制度的完善是保证微观机制发挥良好作用的基础。完善我国集体劳动关系的法律是预防和调整我国集体劳动争议的必要前提。2010年以来,地方政府及地方工会在预防及调解集体劳动争议或产业行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这些经验需要进一步进行总结和研究,这些实践经验应该迅速转化为解决劳动争议的可行性机制。可以考虑建立类似英国ACAS这样的调解集体劳动争议协调劳动关系的第三方组织,使其在集体劳动关系相关法律的框架下,成为劳资之间的调解者和斡旋者,有效解决劳资之间的矛盾甚至冲突。

其次,要着力发挥调解组织对于集体劳动争议的预防功能。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日常的生产过程中,在劳资矛盾尚未凸显的情况下,与劳资双方进行有效沟通,并给劳资双方提供可行的建议,实现预防矛盾的功能。

最后,即使劳资冲突暴发,企业及各方应对的措施也应该秉承 “理性对待、法制解决”的原则,在第三方机构的有效介入下,通过启动集体协商或谈判的机制尽早将劳资矛盾化解。

(作者:常凯 孟泉 /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