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论坛:劳动关系主体与劳动关系转型

第三节时间:2010年12月12日09:00-10:2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第三会议室

主持人:王全兴教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主题发言阶段——

发言人:袁凌: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

袁凌教授以”转轨时期中国企业劳动关系的特征及发展趋势研究”为题做了发言。他指出,企业劳动关系除契约化、市场化、法制化的一般特征外,还有时代性特征,并呈现出新趋势:劳动关系类型从单一化走向多元化、复杂化;运行方式从行政化走向契约化、市场化;主体利益从一体化走向差别化并在调整中逐步实现劳资两利;主体地位从平等化走向单极化并逐渐向均衡化调整;调整机制从行政化走向法制化;劳动冲突在一段时期内从隐性化走向显性化、社会化。

  闻效仪: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所长

闻老师以”国家法团主义下的工会增量改革:工会干部职业化”为题做了发言。他认为,解决工会的断层问题有两种探索——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工会干部职业化是自上而下探索的形式之一。他主要谈了工会干部职业化的缘起,有建会和发展会员的压力、突出的基层工会干部兼职问题、大幅增长的工会经费和强势的工会领导人。他认为,工会干部职业化改革是一个过渡性的手段,有利于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

吴清军:中国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讲师

吴老师以”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的困境与机制建设”为题做了发言。工资的增长需要机制推动,即工资集体协商机制。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机制在企业工会依附于企业行政的现状下,是有积极意义的。中国行业工资集体协商现在面临的问题有:没有确认协商单位概念问题,操作起来无章可循;全总规定的协商代表主体的代表性不强;协商结构存在产业概念与行业概念的混淆;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在争议处理上也存在操作问题。

 崔钰雪:中国劳动关系学院讲师

崔老师以”工会推进工资集体协商的若干关键问题”为题做了发言。工会是推进工资集体协商的重要力量。她提出,在当前现代人力资源管理制度在中国有了很多技术性的积累的形势下,工会该如何去推动工资集体协商?她从工会在工资集体协商中的策略、工会进行工资协商的技术问题、工会自身建设和提高工会干部专业素质的问题三个层面回答了这个问题。

卿石松: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博士

卿老师以”劳动合同保护了劳动者合法权益吗?兼论工会的作用”为题做了发言。尽管劳动合同员工与非劳动合同员工在工资和补充福利方面没有显著差异,但劳动合同员工的社会保险享有率显著高于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且加班和非法延时工作概率较低。而工会除了与劳动合同签订率显著正相关之外,工会仅能提高员工的失业保险享有率,而对其它工资福利没有显著影响。因此需要加强基层工会组织的代表性和独立性。

——自由发言阶段——

首都经贸大学学生:昨天听一位老师说中国劳动关系并不适用集体协商制度,因为我国的”关系”文化更多的是基于等级制度的人情,而西方的”关系”文化则是平等的。对此观点我感到很迷茫,劳动关系到底是社会关系还是经济关系?我个人认为,劳动关系本质上应该是一种经济关系,不能因为我国的人情文化就论断我国不适用集体协商制度。因此我不太认同上一观点。

王全兴:我们可以把刚才的问题概括为集体协商制度在中国是否有可行性、必要性。

韩桂君:集体协商是有必要的,可行的,但是实施很关键。第一,目前罢工很多,解决这个方式有压制和平衡两种,但效果是不一样的。第二,集体协商制度强调企业伦理,如何形成企业伦理的基础是一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集体谈判的主体和代表性问题都要解决,即从微观角度推进集体协商制度是有可行性的。从基层来讲,推动集体谈判,如何说服资方,这就是一种企业伦理。资方信息充分,劳方信息不对称,这些环环相扣的机制是需要讨论的。我们不应该讨论有无必要采取集体协商制度,而是应该想办法如何让工资集体协商有效地推行。

  傅志明:工会的谈判代表不需要懂得人力资源管理的事情,只需要谈标准、涨幅机制。行业工会、地区工会和基层工会谈判的内容是不一样的。行业谈判中由于行业特征是一样的,谈判内容会具体些。地区工会里有各种各样的行业,行业的差别很大,所以就不可能谈得很具体。工人有能力谈判,关键是要有正常的机制来运行。行业性、地区性的谈判机制很重要。各级地方工会可以对工会指导,工会也可以聘请专家。西方谈判可以在谈判的基础上进行人力资源管理和薪酬管理,而我国如何呢?

袁凌:谈判的过程中,工会谈判代表要对经济的发展水平、薪酬结构、薪酬水平有了解。这个谈判代表必须受过教育,要竞选出优秀的工会主席。

崔钰雪:任何的讨论是要有依据的,而依据就是要有专业知识的支撑。工会谈判代表必须要了解薪酬管理的专业知识。工会干部可以不了解很细节的问题。

 闻效仪:本田罢工时工人没有提出具体的谈判标准。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因为工会没有起到作用。工会没有解决代表性的问题,何来工资集体谈判?温岭成功在于该行业工会具有代表性,但温岭模式推广的失败在于其他的行业工会没有代表性。没有必要批判工会干部职业化,聊胜于无,目前也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首都经贸大学学生:那会不会引申出第三方来组织工会呢?

 闻效仪:虽然工人的组织常年受到政府的压制。但是,工会仍在发挥着作用。

 傅志明:最低工资的提高,就表明工会起到了作用。您觉得,工会目前起到的作用是镇痛还是治病呢?

闻效仪:显而易见,中国工会目前的作用只是镇痛。

 

说明:本次会议简报内容根据现场记录整理而成记录

整理人:李韡、郎彦妮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