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论坛:劳动关系主体与劳动关系转型

第一节时间:2010年12月11日14:00-15:5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第三会议室

主持人:傅志明教授(山东工商学院公管管理学院院长)

——主题发言阶段——

发言人:彭光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

彭光华副教授以”职场连接与劳动之喜悦——从2010年劳动关系热点事件看中国劳动关系的现状和趋势”为题做了发言。他首先提出用人单位形成理解劳动者的纵向与横向连接。《社会保险法》正是对未来的连接,提高消费者对未来的信心与希望。连接有时仅仅是种交往。劳动的喜悦表现在劳动的社会性以及经济性(劳动的痛苦表现在手段性,他律性)。劳动是痛并快乐着的,这里有个度的把握,不能放大任何一方。如果这些连接做的好,我们会收获更多劳动的喜悦。

 许晓军: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工会学系教授

许晓军教授以”以工会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中的合作博弈及制度空间”为题做了发言。他认为,在我国劳动关系中出现的不和谐根源于利益关系的失衡,并直接危害到我国的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社会和谐。基于博弈论的视角,他认为中国工会的博弈行为并非是只强调单边利益诉求的非合作博弈,而是在一定条件下的合作博弈。在中国的国情下,只有以合作博弈方式达成劳资之间的利益平衡,才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劳动关系。

李贺平: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

李贺平教授以”非正规就业群体权益保护中行业工会的作用研究”为题做了发言。指出,组建行业工会,并通过行业工会介入劳动关系运行的关键环节,积极维护劳动者的各项合法权益,是建立相对合理的利益分配格局,刺激社会有效需求,发挥劳动者的创造潜能,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

 罗恩立: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罗恩立副教授以”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能力问题研究”为题作了发言。他在述评就业能力研究文献基础上,结合新生代农民工的特性,从微观个体、中观环境和宏观政策与需求三个层面来深入探讨影响其就业能力提升的因素,构建了一个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能力的理论框架。他认为,新生代农民工就业能力提升应是一个基于多元动力支持的系统推进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个体及环境因素作用的发挥都受到公共服务与政策因素的制约,政府的宏观政策干预因素显得尤为重要。

廖少宏:山东工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讲师

廖少宏讲师的演讲题目是”外商直接投资、劳动关系与工会效应——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他基于我国省际的面板数据(2004-2007年),对不同地区FDI、劳动关系状况及工会组织状况的相互关系进行分析。指出,以集体劳动争议发生比例来衡量的劳动关系状况,其比例的上升确实会阻碍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入。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入不会引发集体劳动争议案件比例的上升,但港澳台投资的增加会促使个体劳动争议数量增加。工会组织状况对外商直接投资并没有显著的影响,也没有对劳动争议的降低发挥应有的作用。

王少波:北京物资学院副教授

王少波副教授以”国企改制过程中职工利益保护机制的探讨”为题,认为2010年5月份河南平顶山棉纺织集团职工的罢工事件的主要原因在于国企改制中职工利益保护机制的缺失。为改变这一状况,他提出应制定有关政策和法律加强对职工利益的保护,这包括加强职工的民主参与、赋予职工对资产评估结论表达不满的救济渠道以及明确承认职工的身份转换金和罢工权等项内容。

——自由发言阶段——

吴清军:劳动关系中由于抗争的主体不同,利益诉求、抗争方式以及政府处理方式都不同。请问王少波老师,国企中劳动者的抗争与南海本田罢工新生代农民工的抗争有什么不同?您有做过类似的对比研究么?

王少波: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一是罢工工人的年龄结构不同。广州南海本田工人大部分是90后,平顶山棉纺织集团的工人大多是40多岁的妇女,受的是传统教育。本田工人大多是同学关系,更多是权益的诉求,有更强烈的权利意识,他们关系密切,大家容易团结和集合。而平顶山的工人上有老下有小,生活负担大;与管理层收入差距大,容易产生心理不平衡;二是地域的差异。河南是比较传统的地方,地方政府考虑问题比较狭隘。平顶山调动了全市的警察来处理罢工,是非常传统和狭隘的管理方式和处理方式,把罢工这种经济问题上升到政治层面和社会问题层面,上纲上线。而广东省不轻易动用警力,认定罢工是劳资纠纷,经济问题,而不上升为政治问题,并没有将劳资矛盾转化为工人与政府的矛盾。

 吴清军:从您的发言中,我得出了两点,第一,在以稳定压倒一切的形势下,政府的治理手段缺乏。平顶山事件的处理上,可以看出政府、工会在处理劳资争议上没有正规的机制可循,基本通过非正式的手段。第二,政府,包括资本,是以全民为敌的。这些现象都是社会的一种警示。

王少波:工人缺乏合作博弈的手段,政府想维稳,不赋予工会权利。表面上看,政府的做法是解决了问题,但实际上是压制了矛盾。

傅志明:政府官员为了政绩,并维护资方,需要维稳。政府缺乏处理罢工事件的能力。

王忠:罢工工人代表很容易被开除。罢工的成本常常是罢工工人代表承受,因此罢工代表很难生存下去。中国的工会还没有完成西方的工会市场化。西方工会是由工会会费支持,而中国工会缺乏独立性和代表性。

 

第二节时间:2010年12月11日16:10-18:0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第三会议室

主持人:袁庆宏教授(南开大学商学院)

——主题发言阶段——

 发言人:申晓梅:西南财经大学 教授

申晓梅教授以”我国体面劳动及多层面测评指标体系建设探悉”为题作了发言。申教授从体面劳动四大战略目标入手,结合政府、企业、员工个人在体面劳动实现中的相关责权利规定,构建了一个包括核心指标、基本指标和具体指标要义在内的可操作、可衡量且能正确评估体面劳动实现程度的综合性的多层次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为政府进一步优化劳动环境,确保劳动者各项权利的实现,提供政策制定且实施监督的工具或方法。

  王忠:华南师范大学经管学院教师

王忠老师主要阐述了”劳动合同期限制度对劳动力资源的影响”,认为,在一定时期内,劳动力市场中的劳动力数量需求具有稳定性,那么影响劳动者就业的因素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力资本投资及劳动力资源的配置。他指出,劳动合同期限制度有利于建立和完善企业内部以及外部劳动力市场,以及纠正劳资双方的逆向选择,从而优化劳动力资源配置。

唐代盛:西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教授

唐代盛副教授主要讲了”中国新型工业化特点与劳资关系的重塑”.首先,提出了中国新型工业化道路的”新”是由哪些因素规定;接着,分析了其特征有哪些以及由此衍生出那些基于不同工业特点的新型劳资关系及其相应的合作与协调机;最后,提出了今后时期中国新型工业化框架下如何突破传统劳资关系的困境和约束,重塑新型工业化框架下的劳资关系。

李燕荣: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李燕荣副教授主要分享了”北京市公益性岗位发展状况的调查”情况。认为,公益性岗位是政府解决大龄就业困难人群的举措。并指出,调查发现北京市公益岗位从业人员年龄大、技能低,岗位职责分明、工作简单,工资待遇低、参保率高,从业人员工作满意度高,但存在从业人员就业观念落后,公益岗位劳动关系管理不规范等问题。政府购买公益性就业岗位的现实中存在诸多问题有待于深入研究。

瞿皎姣:南开大学商学院人力资源管理系博士

瞿皎姣博士主要讲了”以中国工会代表权的制度分析”.她总结了我国工会代表权的独特性。提出,要落实工会的职能首先要落实工会代表权的职能,这需要从制度主义视角进行分析的观点。并认为,我国工会代表权之所以难以有效落实,是因为我国工会代表权制度缺乏规制、规范和文化-认知三大基础要素的支持。

——自由发言阶段——

刘俊振:体面劳动重点在体面,是人为的感知。体面劳动的指标应该以个体感知为主,自我满意与让别人满意的角度和效果是不一样的。同理可知,政府、企业层面是让员工”被体面劳动”,而不是员工自我的感知。

申晓梅:政府是为体面劳动这个政策提供保障,而企业是实施者,他们是体面劳动实施环境和条件的提供者,员工才是直接受益者。本文的员工角度是从个体层面的感知角度来研究,重点是员工的感知,然后从多方面多层面进行综合研究。

袁庆宏:指标的实施有很多细节,为了公平和公正,应该由第三方来实施。

申晓梅:是的,从公正的角度,应由第三方来实施这个指标体系。但是这只能是一个设想,要把理念变为实现,要有可操作的措施。而且问题比较敏感,很难真正实施与操作。

彭光华:请问瞿皎姣同学,你分析了工会后是失望还是觉得中国的工会有出路?

瞿皎姣:迷茫、失望。分析后认为工会的转型比较困难,是不是可以走别的途径?比如通过人力资源管理来解决这个困境。

彭光华:现有工会制度里,你认为哪一块能成为可利用的资源?我认为,工会有庞大的系统、资源和人才队伍,那你认为工会的希望在哪儿?在市场经济下,要让工会起作用,就要有多元化的竞争机制,这样工会才能有代表权。

瞿皎姣:我认为中国工会的希望在于凝聚力。中国人能团结起来。在中国的国家文化上,更多的是倡导集体主义而非个人主义。

刘俊振:彭老师问的问题应该是工会代表权的实效问题,而不是工会是否拥有代表权的问题。

袁庆宏:瞿皎姣同学借鉴了西方工会的建立,而彭老师的问题是,中国的工会面临的问题的特殊性在哪里。

袁庆宏:研究如果综合各国的模式来进行对比研究,效果会更好。

章群:无政府主义、集权主义都有他们各自的局限性,不是我们理想的状态,所以要走一个中间路线,即合作主义。向合作转变的过程中,通向这个彼岸的桥梁,是草根的力量。但在中国,民主是有成本的,要有整体素质——领袖、精英集团的形成。羊群效应不可能达到理想的目标。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在哪里?没有这个群体,就达不到理想的目标,他们是一个推动力。第三点,任何一个问题都是社会需求决定供给。在中国,转型的需要来自各个方面。当今,劳资关系不仅局限于经济问题,已经成为了社会、政治、经济问题的多方面的综合。谁是动力?谁来控制这个局面?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两股力量,要汇集成一股力量。第一步需要中国整个社会不能出现动荡,动荡使各方利益都无法实现。稳定只有政府能够做到,因为政府有各方的资源。政府怎样做是一个核心问题。

工会在理论上是工人利益的代表者,理论上已经有了正确的定位,但是工会不作为。工会组织的民主化问题是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说明:本次会议简报内容根据现场记录整理而成记录

整理人:李韡、郎彦妮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