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随时可以解雇这一特点在旧上海企业中表现突出。民国36年(1947年),上海水泥厂雇佣工人临时办法第5条规定、:“各部分工人如因本厂工作方面无继续雇佣之必要时得由本厂随时解雇”;第6条规定:“本厂如因工人罢工或怠工情事而致不克照常工作时所有工人除工资照扣外立即解雇不给解雇金。”

上海商业大公司与新职工一般订有“雇约书”,其中订明雇主如因营业清淡,须将企业全部或一部分职员裁减,或对受雇人不能满意时,雇主亦得于两星期前通知受雇人解约离职,受雇人不得借口期约未满索补损失。还规定:如有不称职守违反规章或沾染嗜好或营私舞弊或煽动同伙破坏企业名誉、损害企业营业利益及联群结社等情者,任凭雇主开除,毋得异言。

申新一厂、八厂于民国22~24年(1933~1935年)间解雇老工人达1.3万人次,平均每年解雇的工人数占各年工人总数的34~79%。江南造船所于民国35年(1946年)4月和民国36年(1947年)6月借口业务清淡,分别解雇351名和309名老工人。

 

本文摘自《上海工运志》 作者:《上海工运志》编纂委员会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以出卖劳动力为生的雇佣劳动者——工人阶级。资本家通过多种形式雇佣工人,剥削工人劳动的剩余价值,形成了与封建主义不同的雇佣劳动制度。由于旧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因此近代中国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雇佣制度,在许多方面还带有殖民主义、封建主义的特征,在某些行业中且相当严重。

自由雇佣方式

一、招工头招工

上海开埠后,外商企业所招收的工人,早期都是通过中国的工头招进的。后来中国人经营的企业,有些也通过招工头招工。英联铁工厂的前身为瑞镕机器造船厂,属英国资本。厂方雇佣工人都通过工头之手。工头每介绍一个人,必须由被介绍人送给三四元至十元不等。

英商杨树浦水厂、法商董家渡水厂、英商上海煤气公司等招雇长工,大多是由工头或工龄长的老职工推荐、担保。在上海的航运业中,也都通过招工头来招募海员(无论是长工还是短工)。上海海员称这些招工头为“婆尔马斯”。招工头和外国轮船公司的买办、高级职员勾结一起,包揽介绍海员工作,代海员同公司签订2年或1年或1个航次的雇佣合同。海员为此得先付给他们一大笔钱,或一次付清,或逐月从工资中扣除,这笔钱有时就相当于海员两三个月的工资,甚至更多。招工头制与包工制的区别在于:包工制的基本形式,是由包工头承包企业的全部或部分的生产任务,并由其招收工人和支付工资,工人与企业不发生雇佣关系;而招工头不承包生产任务,只负责招收工人,向工人收取一定数量的介绍费,工资由企业支付,工人与企业发生雇佣关系。20世纪30年代中期以后,招工头制逐渐衰落,由企业直接招雇工人。民国26年(1937年)11月,英商怡和公司登报声明在新老怡和纱厂实行厂方直接招雇工人的制度。声明说:“本行为谋工友福利起见,对于怡和纱厂及杨树浦纱厂之包工制度业已宣告于复工(注:新老怡和纱厂子当年8月13日日军在上海发动侵略战争时停工,11月复工)时予以取消,采取由厂方直接雇佣及给薪之办法。至该各厂以前包工头,自1937年11月1日起,与厂方完全脱离关系。”声明中说的包工头,也包括招工头在内。

二、私人介绍

工人要进厂做工,必须要找介绍人,找不到介绍人,就难以入门。但要找个介绍人,事前要挽亲谋友多方恳托,事成之后要送一大笔介绍费,逢年过节还要送礼表示感谢。这种介绍人或是与资本家有特殊关系的亲友、同乡,或是企业的中高级职员和有技能的老工人,或是外商企业的外籍职员与华籍高级职员。上海中外电力企业对招收工人和职员不一样,对工人除招募外,一般由企业高级职员介绍。法商上海电车电灯公司(法电)给予资方的一些亲信以介绍新工人的权力,分发给他们介绍新工人的“小票子”(即介绍新工人的招工单,凭单即可进公司工作)。他们每介绍1个新工人,就可以向被介绍人收取至少是1个月的工资。车务部工人中约有60%的卖票和30%的司机,都是在资方亲信那里花钱买“小票子”进公司的。

美商上海电力公司(上电)的工人,多是由本企业职工介绍直系亲属进入公司的。英商上海电车公司(英电)的工人也是通过私人关系招进来的。很多人为此花了一大笔“介绍费”。对职员,英电、法电不对外公开招聘。英电的所有中国职员均由本公司中国或外籍高级人员向需要用人的部门主管介绍推荐,然后再由用人的部门主管考核录用。法电的中国职员绝大部分都是在法国教会学校(上海法文书院、震旦大学、中法学堂和徐汇中学等)毕业后,依靠亲友或各种关系进公司,约有25%是天主教徒。

上海纺织业的工人,特别是丝绸厂工人,大都是互相介绍进厂的。很多工人来自厂主家乡,有的还与厂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厂主以此利用乡土观念约束工人。民国7年(1918年)6月,穆藕初等创办厚生纱厂,有职工1 000人,其中浦东人、江阴人、苏州人所占比重较大。这是因为穆藕初的家乡在浦东,股东薛宝润、贝润生的家乡在江阴和苏州。民国14年(1925年),申新纺织公司荣宗敬创办申新五厂,有职工2200人。荣氏家族原籍在无锡,工人绝大部分来自无锡,职员也大多来自荣家的本乡本族。民国17年(1928年),荣丰纺织印染厂前身上海印染厂创建时有职工500余人,很多是创办人章荣初的湖州同乡、同族人。民国20年(1931年),厚生.纱厂改名申新六厂,重新招收的2000余名职工,主要来自总工程师曾祥熙、工场长汪郛礼、经理荣鄂生的家乡,即四川、湖南和无锡。这种同乡、同族的依附关系和地域帮口观念,在许多行业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具有很大的排外性。

中华书局印刷所的工人和学徒,差不多全是由老职工介绍的,很多都是他们的至亲好友。工务部或所长对将要录用的人作一次简短的考核,因有熟人介绍,一般都会录用。考核主要是能力测试,以便分配适合的工作。20世纪20年代后期书局承印国民党政府钞票,招收的检查工只要有熟人介绍,能写阿拉伯数字和认识26个英文字母即可。

上海众多的商店、字号、行庄,雇佣工人、店员的主要途径,也是由熟人介绍。永安公司招收营业员,一般都要熟人介绍。上海的中药业也是如此。药店的一部分职工是在福州路长乐茶馆和日升楼同羽春茶馆进行这种介绍活动的。先是资本家向求职人员的介绍人了解情况,问清楚名字、年岁、籍贯,在谁家药店做过,做过多久,什么工种,工资若干,技术如何,口才好不好等。然后介绍人跑到茶馆外面,向等在那里的求职人员讲述资本家的条件,如果表示愿意,就让资本家看人。资本家看人往往任意挑剔,如看高矮,矮的不要,看剃什么样的头,剃西式头的不要,等等。最后资本家还要问一声“你的家眷住在上海吗?”若是住在上海的也不要(住在上海的,要经常回家,不能日夜住在店里料理店务)。

三、招考

一般由雇方事先出招工告示或登报招聘,前者主要是对非技术工人,后者往往是对专业技术人员,说明招考职位、名额、酬劳及投考资格。招聘专业人员,一般是层次越高,竞争对手相对减少。而对广大非技术工人来说,由于破产农民源源不断的涌入上海,应雇竞争激烈。英电雇佣工人除私人介绍外,还进行公开招考。报考者排成长队,由英国人逐一挑选身材魁梧、面目清秀、健壮有力者应招。他们在招考工人,尤其是招考司机时,有时乘报考人员不注意,用拳猛击报考人员的身背或狠踢腿部,凡经得起拳击足踢的才能录用。中华书局通过招考,招聘总办事处和编辑所的职员和管理人员。中华书局总经理陆费逵常亲临面试,他自言能看相,应试者通过笔试后,还要由他对应试者察言观色,然后决定取舍。

上海邮局、海关和铁路等招用职工都须经过考试,而且有一套明文规定的严格考试制度。邮局的考试制度在民国17年(1928年)前后有所区别。民国17年(1928年)以前,邮局实行4班制,分为邮务官、邮务员、邮务生及拣信生4班。各班应考者均无须出示文凭,仅凭入局考试之成绩。拣信生考中文论说、简易算术和中国地理3门。邮务生考中文论说、外国文学、简易算术、地理和邮局公务5门。邮务员考算术、地理、翻译(中译外、外译中)、中文论说和外国语论说等6门。邮务官考汉文论说、中译英、英译中、洋文论说、国内邮务、国外邮务、邮务公牍、算术、世界地理、中国历史、国际公法等科目。民国17年(1928年)10月起,邮局改为邮务员和邮务佐2班制,入局考试也分为2种,并规定要有资格证书。应考邮务员要有高级中学毕业证书或有同等学历经审查合格者,或现任邮务佐者,考的科目为三民主义、国文、外国文、中外地理和数学、常识。应考邮务佐的资格,要高级小学毕业或有同等学历经审查合格者,或现在邮务机关服务者,所考科目为三民主义、国文、简易外国文、本国地理、算术和常识。除邮务员佐外,信差入局工作也要经过考试,所考科目为简易国文和简易算术。无论是4班制的考试,还是2班制的考试,既使求职者得以考入邮局,也使局内低一级人员有晋升高一级的机会。

航运业、橡胶业在招考新职工时,都规定苛刻的条件和标准。民国25年(1936年),民生轮船公司招收服务员和护航人员,规定年龄、学历、才智、品格、意志、性情、胆量等19项挑选条件。当年报考的有430余人,被录用的只有80余人。其余的都以“仪表欠佳”、“矮小”、“牙齿坏”、“眼高”、“麻面”、“声音不清楚”、“抽纸烟”等为理由,不予录用。橡胶业民国35年(1946年)所实施的《职工服务规则》中的第5条规定:“凡登记之工友须经各主管部门慎密考选。”大中华橡胶厂对男工的录取标准是年轻力壮、老实能于、能跑能跳、皮肤黑、手脚粗而又不识字,还要能举起100斤重石担的人;挑选女工的标准,有“四不要”:怀孕的不要,脸黄的不要,胖的、瘦的不要,穿戴好的不要。上海商业大公司在录用店职员时,一般都要进行考。上海永安公司招雇店员,先由熟人介绍,然后经过考试。考营业员的要考英语会话、商业知识和珠算等;考练习生的要考算术、珠算和英语等。资本家在录取时不仅看考试成绩,还要看介绍人的地位,看投考人的仪表等。上海大新公司在求职人员考试及格后,公司人事部门或资本家还要找他们谈话,在“谈话记录表”中,对求职人员的语言、服装、体格、仪表、思想、嗜好及基本学识、业务经验等各方面都要作全面了解,具体登录。即使考试及格,但谈话结果不符合资本家要求者,也不予录取。

上海各中外企业还从各类院校中招收工程技术人员。创办于宣统元年(1909年)的吴淞商船专科学校,从清宣统三年(1911年)至1950年,共毕业学生1003人,他们中的多数任职于上海各轮船公司。20世纪30年代开始,上海的中外电力企业招聘了一批留学欧美、日本回国的工程技术人员。40年代后,又从圣约翰、雷士德、沪江、大同、交通等大学和高等专科学校,陆续招进毕业生,后来这些人成为高级技术管理人员。

职工经介绍或考试符合了资本家的条件,一般的要经过试用。上海大中华火柴公司30年代的试用简约规定:“今蒙大中华火柴公司XX厂准予试用X个月。在此试用期间愿遵守所订条款。试用期满如双方合意再照厂方规定手续订立工作契约。试用期内除工资外并无其他待遇。试用期内工作由厂方随时派遣。试用期内须遵守厂规,服从管理员之指导。试用期内如有一方不满意时得随时解除雇佣关系。”上海橡胶业民国35年(1946年)规定,凡经考试合格的工人,“以试用工录用,发给试用工折方可入厂工作”。试用期大多是3个月,然后上海邮局应考者考试及格后,经过试用才能成为正式邮政人员。邮务员佐的试用期规定为1年,其成绩优良者,1年后正式任命,其成绩欠良者,邮务员则由主管邮务长酌量情况,呈报总局再予训练或辞退,邮务佐则经由主管邮务长核夺办理,不必报总局。

四、聘用

上海技术性较强的中外企业,对高级技职管理人员,一般采用聘员制,由企业直接聘用。聘员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国外签订合同聘任的,大多是该国国籍的人员;一类是在上海签订合同聘用的华籍和其他国籍的人员。聘员待遇明显高于一般职员。上海电业初创时,不仅外资企业,而且民族资本企业中的工程师等高级技术人员也均聘请外籍人员担任。当时,中外电力企业的外籍人员主要来自英、比、奥等国。自中华民国成立后,民族资本企业一般不再聘用外籍高级技术人员,其技职人员由董事推荐以及通过学校聘用。民国9年(1920年)后,工部局电气处和法电的高级技职人员仍由英、法聘员担任。民国18年(1929年),工部局电气处被美商收购成立了上海电力公司,聘员分为国外和当地(上海)两种,国外聘员大多是英美籍,由总公司指派或通过招聘订有聘约。当地聘用的,有荷兰、苏俄、捷克、丹麦等外籍人员,也有中国的大学毕业生。民国28年(1939年),上电已有华籍当地聘员71人,占聘员总数的24.5%。美国资本家规定华籍聘员必须参加由他们控制的“聘员会”,不得参加工会。

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和法商董家渡水厂,对高级技职人员也实行聘员制,分为两个等级。第一级是国外聘员级,全部为英籍、法籍人员;第二级是本地聘员,包括其他外籍人员以及中国高级技职人员。

五、招用临时工

中国产业不发达,农村破产的农民和无业人口集中于城市,上海中外企业不仅能以廉价雇佣工人,而且不与工人发生固定关系,采用临时工(或称短工)雇佣方式。20世纪30年代,上海有一批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停业倒闭,工人就业更为困难。因此,雇佣临时工的现象更甚,并普及于各个行业。在有些行业和企业中,临时工人数超过长工,占了大多数。上海大中华火柴股份有限公司所属各厂就是这样。

上海机器业资本家也大量雇佣临时工。民国25年(1936年)中华铁工厂在生产忙时,招收了300多名农民进厂做临时工,日夜开工。当生产任务完成以后,就把他们全部辞退。恒昌祥机器船厂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复业时,只有三十几名基本工人,而雇佣临时工却经常有200余人。华通开关厂在民国35~36年(1946~1947年)有职工300余人,其中多数是临时工。资方为了不给临时工升为长工,在临时工做满3个月后就予以辞退,过几天后再叫他们重新填写临时工“志愿书”,再当临时工。有个名叫董有士的工人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到大同机器厂做临时工,进进出出10余次,始终没有升为长工。福新面粉厂常以临时工名义招工。

每年新麦上市后四五个月时间,是面粉厂的生产旺季,也是厂方大量招雇临时工的时期。到了淡季,这批在旺季招进的临时工又被辞退。上海华成烟厂、中华书局、阜丰面粉厂,其中相当一部分工人,在厂里劳动达数年之久,厂方仍认其为临时工。在一些纱厂中,的甚至连临时工的名义也没有,厂方对工人可随时雇佣和解雇。上海码头工人中大多也是临时工,在20世纪30年代,码头工人中领工(长工)、小工(流动工)人数比例为2:3。小工被称为“野鸡工”,按扛几小时货或者扛多少件货领取工钱。

招收临时工的办法不同于招雇固定工,较多的采用临时办法。如英商杨树浦水厂每天要招用临时工200人左右,招工头每天发工牌给临时工,确定他们的一天工作。临时工每天要在破晓前赶到厂门口排队领工牌。招工头拿着鸡毛帚对着拥挤的人群,不管头上身上乱打乱敲,临时工为了领到一块牌,有时被打得头破血流。工头还看人头发工牌,对没有“送礼”的不给工牌,对礼送得少的工人,就让他们轮换少做,一周只做4天。临时工为了能领到工牌,就不得不凑钱给工头送礼,还要请厂里的长工作担保。民族资本的内地自来水厂的临时工也是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要到厂门口排队领筹子,领不到筹子这一天就没工做。资本家还以长工的工资高、福利多来引诱临时工,常常放空气说“要升几个长工啦”,以廉价招用更多临时工。

临时工雇佣一般每期不超过3个月,工资做一天算一天,无例假日,更不能享受升工、年奖等待遇。临时工较之长工,工资更低。20世纪30年代前半期,法租界公董局的普通长工每月17~30元,普通临时工每日5角5分,月收入在15元上下;橡胶业临时工的工资,低于固定工30%左右。

自由雇佣特征

旧中国的自由雇佣制度,带有殖民主义、封建主义的印记。在雇佣劳动中实行歧视中国工人的种族等级制,并利用各种封建的、买办的关系,施加种种封建性束缚。同时,旧上海存在一个庞大的产业后备军,资本家中有所谓“找一百条狗不易,招一百个工人便当”的说法。这就决定了旧上海自由雇佣虽然具有多种方式,却有着招工条件苛刻、手续繁多、随时解雇、大量雇佣童工等共同点。

一、找保人或铺保

工人符合了资本家的招工条件后,首先要找保人或殷实铺保,由保证人填交保证书。20世纪20年代末,上海交通电政企业规定雇佣工人的保证人必须是下列情况之一者:(1)殷实铺户;(2)在职之局长或总管领班;(3)在职之巡线员;(4)两名在职工人之联保。

上海橡胶厂民国35年(1946年)所实施的《职工服务规则》规定:“各职工应觅相当保证人填具保证书,如本公司认为须要换保证人时应即另觅,不得推。”还规定职工“进厂后15天内尚未取得保证人者,可暂子停止工作,俟手续办妥后再予进厂”。保证书的要求极为苛刻。下面是上海永和实业公司的保证书:

志愿保证书

立保证书人(以下称保证人)

今志愿保证(以下称被保人)在永和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公司)服务。将来被保人如有违背公司规章,亏欠舞弊,不听指挥,煽动或自动怠工罢工,窃物,跳厂,亏累银钱,损毁原料、货物、器械及其他一切不清手续,不论是否故意,致公司蒙受损失,一经查明,保证人愿负责立即如数还清,决不推诿。并愿遵守下列各条件:

一、保证人对于应负责清偿之款项,自愿抛弃先诉抗辩权,依照公司所开数目立即履行,决不借口向被保人查询或其他任何理由冀延时日。

二、被保人服务时倘有不守规章或对公司有其他一切非法举动,如泄漏公司业务上、技术上之秘密等情,而公司所受一切损失,保证人愿负赔偿责任。

三、被保人及保证人均同意在公司中服务期间,倘遇机械危险及其他意外事件而致被保人受伤残废或碍及生命,与公司无涉。被保人(包括其继承人)及保证人决不向公司要求任何赔偿。

四、保证人承认公司有权将被保人之职务及服务地点随时更调或派至与公司有关系之其他机关办事,毋须通知保证人。

五、保证人盖于保证书上图章遇有更换或作废时,须将新图章式样以书面通知公司。在未接到通知前,原盖图章仍属有效。保证人如欲退保,须以正式信函通知公司。惟保证人负责期间,应自立保日起至公司将退保函转达被保人后为止;决不以登报或其他任何声明表示,冀免除保证人之一切责任。

六、无论保证人退保或被保人离开职务时,公司得将保证书留至满六个月后发还(退保须自被保人得悉退保后起算)。倘期满后,厂方认为还须留置时,保证人绝无异议。

七、保证人以个人身份保证者,系代表其继承人及法定代理人。以公司或合伙商号保证者,系代表该公司全体董事,代表全体无限责任股东,代表商号全体合伙人。

商业新职工同样必须觅铺保,才能正式进店工作。永安公司对铺保的要求特别高。一般说,铺保都有个责任限额,如赔偿以若干元为最高限额;而永安公司的铺保却要求“无限保”,没有限额,再大的损失都要保人如数赔偿。

二、交纳押金

工人不仅在找介绍人和找保人时花了一大笔钱送礼,请吃饭,而且进厂时还得交纳押金即保证金,或交存一部分工资,叫“存工”。上海大中华橡胶厂有一条厂规规定:“凡经本厂检验录用的临时工,为表示双方诚实雇佣关系起见,每人必须交纳保证金国币五元,以资郑重。”上海宏大橡胶厂规定新工人进厂应交牌子费(工具费),男工2元,女工5元。上海新新百货公司规定新雇佣的店员须交纳保证金500元。

三、立志愿书

上海有些行业或企业,新进厂、店的还得向资本家填交一份“志愿书”,其中一般都写着“恪遵厂规,服从命令,如有违反,任凭处罚”,“更调岗位,解雇开除,绝端服从”,“如有意外,各听天命,与厂无涉”。上海正泰橡胶厂的志愿书中写明:“幸蒙宝厂录用,工资愿照贵厂所定。并愿遵守厂规,绝端服从管理员命令及执行一切之布告,否则听凭开除。或遇贵厂工人过多,要停歇本人工作时,亦绝端服从,决不异言。倘在厂内遇有不测事情,当安天命,与厂方无涉,誓无反悔。恐口说无凭,特立此据存照”。上海大中华汽车材料厂的志愿书中还有“决

无集社结会、营私、舞弊等情,倘有违背厂规……听凭立即解雇,并愿依法惩办。”

上海橡胶工业的技术人员一般还要和资本家订立“终身保密契约”,上面写明“如泄漏技术秘密,愿受法律处分”等。

四、随时解雇

随时可以解雇这一特点在旧上海企业中表现突出。民国36年(1947年),上海水泥厂雇佣工人临时办法第5条规定、:“各部分工人如因本厂工作方面无继续雇佣之必要时得由本厂随时解雇”;第6条规定:“本厂如因工人罢工或怠工情事而致不克照常工作时所有工人除工资照扣外立即解雇不给解雇金。”

上海商业大公司与新职工一般订有“雇约书”,其中订明雇主如因营业清淡,须将企业全部或一部分职员裁减,或对受雇人不能满意时,雇主亦得于两星期前通知受雇人解约离职,受雇人不得借口期约未满索补损失。还规定:如有不称职守违反规章或沾染嗜好或营私舞弊或煽动同伙破坏企业名誉、损害企业营业利益及联群结社等情者,任凭雇主开除,毋得异言。

申新一厂、八厂于民国22~24年(1933~1935年)间解雇老工人达1.3万人次,平均每年解雇的工人数占各年工人总数的34~79%。江南造船所于民国35年(1946年)4月和民国36年(1947年)6月借口业务清淡,分别解雇351名和309名老工人。

商店、行庄一般在阴历年底解雇职工,因为这时营业的旺季已经过去,接着将是一段时间的淡季。解雇通知一般是在吃“年夜饭”之前发给被解雇的职工,职工称它为“拜年信”。有的到年底时,凡是被老板请去吃年夜饭的,就是通知你被解雇了。所以到年底时,店员就唯恐被请去吃这顿“停生意饭”。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