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这位中国工人阶级的第一位大律师、武汉江城劳工领袖去世以后,汉口人力车夫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在各码头设祭,跪地痛哭,并扶灵位游行,队伍十分浩荡,场面十分悲壮。

毛泽东在延安举行的“二·七”纪念大会上说:“施洋同志的牺牲,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党,是保护工人阶级利益的。”

施洋于1889年6月13日生于湖北竹山县麻家渡乡桂花树村施家湾的一个“世代书香”家庭。壮烈就义,时年施洋年仅34岁。

施洋于1889年6月13日生于湖北竹山县麻家渡乡桂花树村施家湾的一个“世代书香”家庭。自先祖迁居麻家渡以来,初祖为清朝的武状元,接着施家曾经出过三位进士,六位举人。他的叔叔施永洁满腹经纶,十分崇拜太平天国革命时期的领袖洪秀全,他也经常给施洋讲太平天国的故事。

施洋原名叫施吉操,字伯高,是施家吉字辈六兄弟中的老大。在如何取名时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后大家商量决定,由施洋父辈的六兄弟各人提出—套方案写在纸上,然后拈阄决定。施洋父辈的六兄弟把写好的纸条叠好以后,就交到大爷的手里,然后请出一个拈阉人,结果打开一看,上面写的是他的叔叔施永洁的方案,这方案是:“操动天地日月”。大爷打开一看,当时脸—沉:这还了得?口气太大,会得罪了皇天老祖,不妥!他建议把这个纸条捏成团放进去换个人再拈一次,结果还是施永洁的方案。只好依从天命,长孙就叫施吉操,其他几个孙子的名字依次是:吉动、吉天、吉地、吉日、吉月。

施吉操十—岁开始上学,先生贝他学养深厚,不同于—般的学生,不仅免了学费,还专门给他讲时政,谈古今先贤救国救民的往事,说经世致用的学问,并将他的原名施吉操改为超过的“超”,意在促其志在万里,高飞远举。这样,他爷爷的理学道学、父亲的性灵之学、叔叔永洁的叛逆之学、先生的关乎国计民生的掐物之学,都给了少年吉超丰厚的精神和思想营养。从此在他的心灵深处立下了发奋读书,以报效祖国,拯救穷人的远大志向。

他先是考入了郧阳府立农业学堂,一心想学好农业,解决中国的贫困问题。辛亥革命爆发后,他剪去头上的辫子,回到竹山创办国民学校,推行新农务运动。他还常常利用群众的各种集会,宣传革命思想,揭露社会的黑暗和罪恶,他宣传“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反对列强、反对军阀等爱国主义思想。

1918年,法政学校毕业后的施洋,回到竹山,一时间成为麻家渡的头号新闻。官员绅士们都纷纷登门拜访,上门探望他的百姓更是络绎不绝。大家把这些年来碰到的大大小小事情和一些大案都讲给他听,希望他能够断个明白是非。他为百姓代写答辨状和诉状,一连几个月,他写了上百个诉状递了上去,这下可把县太爷气坏了,县老太爷说:“这还了得?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秩序搞得一团糟!早巳定了的案又翻了个底朝天!什么法学高材生?简直是胡闹。”

1918年腊月三十的凌晨,施洋为了更大的理想再到武汉,开始了他保障人权、伸张正义、反对压迫的人生道路。他加入武汉律师工会,支持武昌学生的反帝爱国运动,还主动担任湖北28个厂工会的法律顾问。

他向全国通电7次,宣布军阀王占元的罪行,提出“驱王自治”的主张;他被聘为江汉铁路工人俱乐部的律师,成功地组织和领导了汉阳钢厂和英美烟厂等企业工人的罢工;他还根据党的指示,成功地组织了“汉口人力车行业协会”数千车夫的罢工。他不辞劳苦,往来奔波于各个工会之间,直到1922年6月,经许白昊、项英等人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2年9月,粤汉铁路湖北段局长王世育,支持天津同乡会流氓张恩荣、苗凤鸣等排挤、打击外省籍工人,使许多外省籍工人大量失业,带头抵制的吴青山也被王世育开除,粤汉铁路工会致电北洋政府,强烈要求解决此事,但是石沉大海,一下激起了工人的强烈不满,引发了震惊全国的大罢工。

罢工由施洋和林育南组织领导。他们召开徐家棚、岳洲、长江、株萍工人俱乐部的联席会议,成立罢工指挥部,决定9月9日粤汉铁路全线大罢工,并且提出“撤消张恩荣、苗凤鸣的职务,恢复吴青山的工作,增加伙夫、小工的工资,工人升职由老工人以次升补”等七项条件。王世育用金钱收买下意志不坚定者和用军警镇压相结合的办法,使武昌到岳洲的铁路恢复了运行。在这紧要关头,施洋他派工人深入到职工的宿舍,进行了宣传、教育,让他们明白利害关系,这样,许多工人又纷纷走下列车,全线又陷入了大瘫痪之中。

王世育见一招不行,又来一招,他派军警武装押运。施洋知道以后,赶快组织动员妇女、儿童卧上铁轨,他说你军警总不能枪杀无辜的妇女儿童吧?结果,还是有160多妇女、儿童、工人死伤,37名工人被捕。正在这血雨腥风的关头,毛泽东派来共产党员帮助、支持他们罢工,让他们将罢工进行到底。

11日,他们起草了《告国人书》,提出“惩办行凶军警,革除惩办王世育,从优抚恤死伤工人及工人家属,完全承认前次提出的七项条件”等,并且请求全国各工人组织声援支持粤汉铁路大罢工。随即北京、上海、郑州、洛阳等地的工人俱乐部给罢工指挥部来电,表示三天不解决问题,我们全线罢工。在武汉的各界工人俱乐部和各界联合会也纷纷行动起来,这样,在全国就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浩大的声势。北洋政府惶恐不安,他们立即命令交通部京汉铁路官员到武汉处理问题,控制事态。但他们都采用应付和拖延的办法,施洋等人决定再次通电全国,举行更大范围的罢工,成立了500人的敢死队,以作为罢工后采取措施的武装组织,以应付突发事件,保护工人组织和工人的安全,并且把这个决定通报了王世育。

在北洋政府和吴佩孚的压力下,王世育终于答应了工人的要求,这样,历时17天的粤汉铁路大罢工终于宣告胜利结束。督军署秘密发出通缉令:“抓住施洋,熄灭工潮”。可施洋这个时候,他已经登上了到上海去的火车,去参加全国的司法会议去了。

会议期间,正在上海筹划国民党改组事宜的孙中山,从报纸上看到了施洋的激情洋溢的讲话,不禁拍案叫绝,他说:“施洋律师,真不愧是劳工律师!我真想见见他,同他交流对中国民主建设的看法。这真是—位奇才啊!”于是他们从兴办教育、兴办实业,谈到民主、平等、自由,最后谈到武装革命。孙中山一字一句地记下了施洋的谈话,施洋也完全赞同孙中山的民主革命。之后,二人深情告别。

回到武汉以后,施洋和项英、林育南、张浩等一起又积极投入到京汉铁路总工会的筹备工作之中,并且率领湖北工会代表团出席1923年2月1日在郑州召开的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在武汉上车前15分钟,施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同胞们,工友们,我们自己的组织马上就要成立了,我们要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

车到信阳、驻马店时,施洋又登台为热烈欢迎他的激愤的群众,发表了更为激烈的演讲,他强调,人民有结社的权利和自由,这是约法规定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他号召人们团结起来反抗压迫。

对工人运动,恨之入骨的军阀吴佩孚,他怕工人聚集在郑州会闹事,便命令军警在郑州全城戒严,不允许在郑州召开总工会成立大会。总工会筹备处派人跟吴佩孚交涉,吴佩孚坚持他的意见不变。

面对吴佩孚无视工人合法权益的行径,大家一致决定,2月1日总工会成立大会照常举行。2月1日这天,各路代表手持红旗,身佩徽章,浩浩荡荡—起向目的地进发。突然,前面涌来一队荷枪实弹的军警拦住了去路,僵持在一起大约十多分钟,气氛越来越紧张。这时候,施洋他突然走上前去,挥手发出一声怒吼“冲啊!”代表们如离弦之箭,冲破了军警的阻拦,来到了会场。可是会场的大门早巳被军警封锁,代表们砸破门窗,破门而人,施洋第一个进入会场。

军警马上又将会场包围得水泄不通,并且命令,所有代表限五分钟之内离开,不然军法处置。就在五分钟快要到了的时候,施洋他突然高喊—声:“劳工万岁!”随即全场代表同声高喊“打倒军阀!”“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工万岁!”“工人大团结万岁!”口号声震天动地,如海浪般不断地翻卷着。

施洋冲向主席台,他号召工人们捍卫自己的权利,唯有斗争才能建立我们劳工的大同世界,将来的世界一定是我们劳工自己的世界!这时候,筹备处的杨德甫随即宣布“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军警见此,情景,冲进会场,拘捕了出入会场的所有代表。

为了避免更大的流血牺牲,总工会紧急商议做出两项决定:一、总工会的办公地点从郑州迁至汉口的江岸;二、2月4日上午开始,京汉铁路全线实行总罢工。2月4日上午八点,郑州工人俱乐部宣布罢工开始,接着是长辛店宣布罢工。上午9点,江岸段以汽笛声为号,宣布罢工开始,随即武汉三镇熄灭灯火,切断电线,关掉水源。11点京汉站罢工开始。至此,京汉铁路全线全部陷于瘫痪之中。

2月6日,湖北工团联又组织了一万多工人的声势浩大的声援罢工游行,施洋等110多人登台演讲,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将斗争进行到底,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面对如火如荼的工人运动,军阀吴佩孚在帝国主义的授意下,于7日下午对罢工工人进行了血腥大屠杀,武汉的肖耀南也于7日晚下令将施洋逮捕。施洋入狱后,中共中央派人到武汉来进行营救,共产党领导的其他组织及学联、工会等,动用—切关系进行营救。

但是吴佩孚和肖耀南坚持,“不杀施洋,工潮就不能平息!”“不杀施洋,京汉铁路就不能通车!”最后,以“迭次人工团,公然演说,煽动罢工,妨害秩序,实为乱魁”的罪名,于2月15日农历除夕之夜,将施洋绑至武昌洪山军法处刑场。当刽子手问:“你还要不要写家信?有没有什么遗嘱啊?”施洋厉声答道:“中华民国就是我的家!我有什么信可写?我要写的是中国劳动者早些团结起来,一起把你们食肉寝皮!”当敌人宣布他的“罪状”,要执行死刑时,施洋目光炯炯,对着敌人高喊:“我施洋不怕人,不十白事,不怕死!堂堂做人,反对强暴!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百个施洋!你们杀吧,你们开枪吧!”最后,他振臂高呼:“劳工万岁!”便在敌人的枪声中壮烈就义,时年施洋年仅34岁。

这位中国工人阶级的第一位大律师、武汉江城劳工领袖去世以后,汉口人力车夫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在各码头设祭,跪地痛哭,并扶灵位游行,队伍十分浩荡,场面十分悲壮。

1927年,“二·七”罢工四周年时,武汉群众同国民革命军70万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游行以后,群众和革命军为烈士扫墓、纪念。

1933年,周恩来在纪念“二·七”斗争十周年时撰文指出:“二·七”烈士的英勇斗争是中国大革命前的启蒙运动,灿烂了大革命的光荣历史。”

1939年,毛泽东在延安举行的“二·七”纪念大会上高度评价说:“施洋同志的牺牲,证明了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党,是保护工人阶级利益的。”

1957年,董必武亲自为施洋题诗。

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先驱,1939年7月,中共湖北党组织和湖北全省工团组织将施洋的遗体安放在洪山脚下,江岸铁路分工会树立了“施洋烈士之墓”的石碑。1953年,在洪山专门修建了施洋烈士陵园,遗体移至山腰,建起了巍然挺拔的“施洋烈士纪念碑”和烈士半身塑像。1958年,武汉江岸修起了“二·七”革命烈士纪念碑和纪念馆,毛主席亲自题写碑名。在烈士的家乡竹山,为了缅怀革命先烈,竹山人民于1957年,给施洋夫人居家赠送了由朱德亲自题写的“烈士之家”巨大挂匾。1993年,中共竹山县委、县政

府在县城东大街口竖起了5米高的铜像,大理石基座上镌刻着国家领导人的题词,同时组织编写出版了《施洋传》、《施洋烈士文集》。2007年,烈士曾经生活过的宝丰镇也建起了施洋烈士纪念馆,以永远纪念这位中国二十世纪初期的劳工律师——施洋。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