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充满深层矛盾,其一是民众踏上借贷型消费之路,而企业资金充裕却不愿多作投资,造成了结构失衡,令復甦受制且难于持久。这情况又将因另一结构性问题而恶化:企业与民众收入失衡,将使消费疲弱更甚而增长受制。

从收入分配角度看,当前美国劳工收入佔GDP比重处于歷史低位,而企业收入及利润丰厚而处歷史高位。非金融部门员工收入对生产值的比例,上世纪下半段期间在61%至65%间随经济周期波动,但自2000年起却呈现下行新趋势,至目前已降至57%,即使近年失业率下跌亦未能导致该比例回升,而反继续下降。

上述比重的下降,又导致了家庭收入中位数自2000年来的实际水平下降。由于消费佔美国GDP达七成,民众的收入趋势既不利于消费扩张,自会影响增长。必须注意劳工收入比重下降不单出现在美国,也颇普遍地出现于发达国家中。

与此同时,去年企业利润佔GDP比重升至12%的歷史高位。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两大因素造成:海外尤其在新兴经济的业务收益良好,和挤压劳工回报。单位劳工成本五年内年均增长不足2%,低于GDP的名义增长。另一方面,企业在高利下却任由资金闲置不作投资。过去投资与利润波动的相关性很大,但近年这已被打破:投资上升远落后于利润的上升。

促成劳工收入比重下降的或有多项结构性因素,如工会势力下滑,劳工市场全球化,技术进步和人口结构变化等。但周期性因素也不容忽视,在海啸后的復甦中,利润与工资的调整呈现反向格局。以美国製造业为例,去年税后盈利创新高,比2009年的低谷增长了三倍,标普工业指数亦升逾三倍。但同期间劳工市场出现了新变化:就业虽见回升但工资却有下降之势。

表现之一是,就业向工资较低的南方转移,南部的州增僱员工而北部的州则裁员。例如南部的田纳西州人均年薪比全国低约一成,比北部新泽西州更低近三成。

表现之二是,新入职员工工资比原有员工的大减,如有的汽车厂新工资竟低了近半,在高失业下工会也迫得接受此类安排,形成了同工不同酬的局面。自然,原有职工更担心早晚饭碗不保,有调查显示约六成工人担心会失业,低收入群体尤甚。

显然,在海啸前已开始的劳工收入比重及实际水平下降,在后海啸时期更趋恶化。美国等发达国的劳资阶级矛盾也就更为突显。这有压抑消费及增长的不利经济效果,从较长期看还将引发社会不安及政治问题。资本主义发展至此,又面临巨大的潜在风险,矛盾如何解决且拭目观之。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