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北京3月6日电(记者邹倜然 郑莉)近日,加大工资集体协商力度,尽快将企业工资集体协商立法提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议程,确立工资集体协商的法律地位,成为工会界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徐振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张鸣起和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副主席陈荣书均提出了与此相关的提案、建议。

“‘两个普遍’工作开展以来,各地的工资集体协商建制率已大幅提高,但协商的作用还未得到充分体现。其中,立法不健全、不完善是一个重要因素。”徐振寰委员表示。

“作为维护职工自身利益有效途径的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还面临着工资集体协商立法层次较低、法律规定刚性不足、企业认识不足等问题。”徐振寰委员指出,就目前而言,我国还没有出台国家层面系统规范工资集体协商的专门法律法规,无法为我国的工资集体协商实践提供足够的、有效的法律支持。

张鸣起代表说,虽然《劳动法》、《工会法》、《劳动合同法》有涉及工资集体协商方面的内容,但在法律条款中的表述采取非强制性方式,导致难以对用人单位形成刚性约束。更有甚者还存在许多的空白,如工资集体协商的正常启动、行业性区域性工资集体协商的具体方式、法律责任以及争议处理等方面,直接导致推行工资集体协商的许多实践无法可依。

据了解,由于当前立法对开展工资集体协商仍然停留在原则性规定上,导致一些企业对集体协商存在误解。有的认为开展集体协商影响了企业的经营自主权;有的认为企业已经建立起了合理的薪酬管理体系,再通过协商确定劳动报酬多此一举;有的认为协商就是“涨工资”,企业没有协商空间;有的担心集体协商“只能加不能减”,一旦企业经营状况不佳,会被集体合同“捆住手脚”。

“集体协商立法已迫在眉睫。”陈荣书委员建议,通过立法对工资集体协商进行完整规范,强化工资集体协商的法律刚性。同时对现有法律法规的有关内容进行调整,为工资集体协商工作提供法律意义上的支持和保障。还要细化工资集体协商参考依据,规范工资集体协商谈判程序。

“及时制定国家层面集体协商法律法规,对于保障集体合同制度有效运行、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有着举足轻重且不可替代的意义。”徐振寰委员说。

作者:邹倜然 郑莉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