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规范三方协商机制,明确协商的主体、程序、方式及措施,形成三方协商可以有效实施的机制,为集体协商和谈判的有效推行提供必要的支持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步推进,我国劳动关系从计划经济的利益一体化逐步走向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分化,而且市场化转型成为不可回避的基本趋向。在我国劳动关系的市场化与集体化双转型过程中,工会在协调劳动关系、维护职工权益方面发挥了积极的重要作用。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会不同,我国的工会一方面有着维护劳动者权益的重要职能,另一方面也承担着部分社会管理职能,如何协调好这两者之间可能出现的矛盾,取得综合平衡是目前工会改革所面临的重点与难点问题。

工会工作转变的基本动因

1.变化中的劳动力市场结构。在人口转变进入新阶段导致劳动年龄人口增长速度递减,以及经济增长对劳动力需求持续扩大, “刘易斯转折点”的到来成为多年经济发展和人口转变的必然结果,市场的力量将会促使先前被压低的工资水平持续上升成为一种常态。另一方面,劳动力结构发生着显著的变化,占农村劳动力流动60%的新生代农民工与第一代农民工相比,受教育程度更高,对生活有更高的追求,在择业上更注重自身发展,法律意识、维权意识也不断增强,民主参与的意识更为强烈,这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结构中最为显著的特征。

2.政府发展手段的转变。在我国劳动力特征及供求态势发生重大变化时,作为劳动关系主体一方的政府本身也在发生着变化。作为发展型政府,在新的发展阶段并面对着更高的社会保护要求的条件下,为了发展的可持续性,政府有更强烈的动机,更多地运用公共服务供给这个手段,从专注于招商引资,营造良好的投资氛围功能与角色中解脱出来,承担起改善民生,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职责,以吸引人力资源,达到促进地方经济增长的目标。正是在此大背景下,作为履行重要社会职能的工会工作转变自然是不可避免,通过工会来维护劳动者的权益,以提高劳动者的收入和各种利益,逐步成为政府政策的核心命题。

3.倾听基层劳动者的声音,畅通诉求表达渠道。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当中的比重持续下降纵然有诸多原因,但其核心仍然在于劳动者权利的缺失。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公民的权利意识不断觉醒,基于对生存和美好愿望的追求,广大劳动者必然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以维护自己的权益。政府基于民生的考虑而提出的许多政策和措施,尤其是社会保障制度的逐步建立和完善,打破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对社会的稳定产生了极其重要的正面影响。同时,通过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倾听来自于基层劳动者的声音,畅通要求表达渠道,逐步成为政府非常重要的日常性工作。

工会工作转变的路径选择

我国的工会法明确了基层工会组织的运作方式,劳动者可以通过集体协商来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因受到各种因素的限制没有真正完全发挥工会的维权职能。全国总工会十二届三次执委会明确提出新时期工会工作总体思路的本质内容在于明确工会是代表职工利益的工人自己的组织,突出工会基本的维权职能。这一思路明确了中国工会运动市场化的基本方向和基本要求,就是要借助政府的力量,在现有的组织资源和熟悉的制度框架内整合利益关系,也就是说,需要借助三方协商机制这个平台,协调好各方面的利益,而且在三方协商机制中应该居于主导地位。

在这一积极的转变过程中,将会实现权力的分化与重心下移,基层工会将会拥有更多的制定规则的权力,包括工资水平、福利待遇、个人发展等等都能在制度框架里实现。

工会工作转变的关键举措

1.法律意义上的三方协商机制保障。通过规范三方协商机制,明确协商的主体、程序、方式及措施,形成三方协商可以有效实施的机制,为集体协商和谈判的有效推行提供必要的支持。同时,需要对各方权利加以适当的限制,是三方协商机制能够顺利实施的基本保障。

2.地区工会积极履行监督与服务职能。在工会工作转变中,区域工会一方面需要采取各种行动和措施积极支持基层工会的发展,在区域层面积极与企联或行业协会及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沟通,为基层工会提供相应的信息,或为基层工会参与企业的集体谈判提供技术上的指导,组织和整合资源以积极维护工人的利益;另一方面,建立面向基层工会的积极有效监督机制,防止在日常运转的过程中出现基层工会领导人与资方相勾结,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在目前基层工会数量庞大,地区工会工作人员数量相对较少的情况下,切实履行监督和服务的职责需要在工会管理体制方面进一步的创新,强化职责的履行,不断提升区域工会管理和服务的效率。

工会工作的转变是我国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制度建构过程,是权力的分化过程,也是来自于社会底层权力与话语表达实现的过程。市场化交易的本质逐步塑造具有交易意识和权利意识的主体,势必会不断推进市场化的进程。这应该是一个自发秩序与自为秩序相统一的过程。通过工会职能和管理体制转变,主动适应市场化带来的挑战,是我国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战略之一。

(作者系山东工商学院公共管理学院讲师)

来源:《工人日报》(2012年01月17日 06版)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