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为何成了“药儿园”

幼儿园“喂药事件”还在发酵。继3月18日湖北宜昌市馨港幼儿园被警方确认购买并使用“病毒灵”之后,21日,湖北省至少又有两所幼儿园被曝“喂药”,其中宜昌市伍家岗区金贝幼儿园涉事的法人代表已被警方控制。

此前据媒体报道,陕西西安市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从4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10次购进“病毒灵”5万多片。而自3月16日吉林省吉林市高新区芳林幼儿园被调查确认向幼儿喂食“病毒灵”以来,大批涉事幼儿在家长陪同下赴医院体检。

西安、宜昌、吉林,三个相隔甚远的地方,为何“不约而同”地出现给幼儿喂“病毒灵”的现象?截至目前,官方调查结果是:为了提高幼儿出勤率、保证幼儿园收入。

据媒体援引西安两家幼儿园家长的意见称,家长对官方这一说法“普遍认同”。

西安涉事幼儿园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他的小孩每月缴费1000元左右。如果请假超过10天,可要求幼儿园退还一半费用。

退费的依据是《陕西省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根据细则,实行按月缴费的幼儿园,幼儿当月在园天数不足当月法定工作日数一半的,应退还50%的保教费,服务性收费则按未服务的实际天数据实退还。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涉事两家幼儿园教师的绩效、收入也与学生出勤率挂钩。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记者,民办幼儿园最主要的收入就是学生的保教费用,因为大部分地区民办幼儿园没有政府补贴,仅少数地区的政府下拨一些费用。

熊丙奇表示,请假退费的做法已实行多年。幼儿容易生病,加之幼儿园并非义务教育阶段,如果孩子生病,有些父母会希望孩子不去幼儿园。如果连续一个星期不去幼儿园,却还要收钱,若是孩子在收费比较低的公办幼儿园,家长可能还不在乎;民办幼儿园,收费比较高,半个月不去还收钱,家长不会愿意,希望能退款。

熊丙奇分析,虽然要给家长退款,但幼儿园的日常运行费用不变,“如果确实缺勤多,且收入主要来源是学费,学校肯定不希望学生缺勤。”

“幼儿园会用多种做法应对这个问题,有可能是对某个老师提出要求‘叫幼儿最好不要缺勤’,另外一种就是整体喂药。”他认为。

哪些部门该承担责任?

目前,涉事几家幼儿园有关责任人均被刑拘。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位家长认为,教育、食药监、卫生等职能部门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幼儿园“喂药”事件发生后,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表示将解除与枫韵、鸿基两家涉事幼儿园的挂靠关系。

该基金会官网公布的多份工作报告显示,2007年,该基金会宣称“以我会名称冠名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枫韵幼儿园’开园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2008年,该幼儿园的表述变成“我会主管的民办幼儿园”。

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在枫韵幼儿园开园的第二年,就已经开始给幼儿喂病毒灵了。

2012年,与枫韵幼儿园是同一法定代表人的鸿基幼儿园,被吸纳挂靠该基金会。今年事发后,基金会有关人士承认监管不力。

西安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涉事两所幼儿园已经进行了重新组合,有关部门从西安市其他幼儿园抽调了优秀教师进入该园任职。
“新更换的老师都是西安市区其他幼儿园的精英,学费也会有所降低,听说是500元~700元,不过政府还没下达文件。”一位家长告诉记者,考虑到现阶段更换幼儿园比较麻烦,他准备下周让孩子继续入园。

基层医疗机构在民办幼儿园“缺位”

2010年,卫生部、教育部发布的《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管理办法》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将托幼机构的卫生保健工作作为公共卫生服务的重要内容,加强监督和指导。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协助卫生行政部门检查指导托幼机构的卫生保健机构。

记者调查了解到,湖北宜昌被查出给孩子集体服用“病毒灵”的幼儿园位于郊区。学生家长反映,从来就没有什么卫生服务机构到幼儿园给孩子做体检、打疫苗。

记者就此采访了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询问辖区内孩子的健康档案和疫苗防疫是由哪个卫生医疗机构承担,医疗机构专业人员是否会给幼儿园的保健老师进行业务指导,他们对上述问题均没有回应。

“‘喂药’事件是一个系统性社会问题,民办幼儿园在社会办学的比重逐年增大,教育、卫生等多部门应统筹规范和管理民办幼儿园的发展。其中医疗机构理应承担守护孩子健康的重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范先佐说:“但是三地同时曝出幼儿园违规操作、保健老师非法行医的‘喂药’事件,说明基层卫生医疗机构的失守和缺位。”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燕说,针对“喂药”事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幼儿园喂药应该规范化,行政部门要加强监管,但不能绝对叫停。王雯也认为,在流感易发季节,只要幼儿园事先和家长沟通好,并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从合法渠道买进合格药品,让幼儿服用一些预防疾病的药品也未尝不可。

为治理幼儿园安全乱象开药方

“被服药”,只是幼儿园中存在安全隐患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多地幼儿园问题频出,令人担忧。

2011年,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发起一起运煤货车与严重超载的幼儿园校车相撞事故,导致20人死亡44人受伤。

诸如幼儿园未清点人数就关门,导致幼儿被遗忘在校车内直至死亡的恶性事件,也曾在三亚、江门、西安等地发生。

发生在幼儿园中的虐童事件,也让不少家长为之忧虑。在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教师颜艳红多次对幼儿园学生以胶带封嘴、倒插垃圾桶等方式进行虐待;山西太原一家幼儿园中,一名5岁女童因算术题不会做,10分钟内被女教师连扇70多个耳光……

除了显性的事故与问题之外,一些条件简陋的幼儿园的办学用地狭小,幼儿活动空间严重不足。也有些幼儿园租用的是旧房危房,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进入公众视野的幼儿园“喂药”、虐童、校车事件,大都可以发现“民办”身份的共性。为什么出事的总是民办幼儿园?

北京真爱教育服务机构执行主任郭斌认为,民办幼儿园采取完全市场化的运作,出于成本考虑在师职培训上投入较少,教师的收入也相对较低,人员招聘也较为随意和频繁。而教师在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发泄的出口首先就是幼儿。而学前教育机构过于商业化,也不会把孩子的安全放在首位。这也是当前中国学前教育机构虐童、伤童等安全事故频出的重要原因。

湖北阳光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査祥生认为,幼儿园中乱象屡现,主要有主客观两方面原因。客观而言,我国的学前教育有着较大的需求量,而国家及地方的投入仍显不足、监管力度不够,使得幼儿园的办学质量良莠不齐;主观方面来说,部分私立幼儿园的开办者将办园作为牟利的方式,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绞尽脑汁,加之幼儿园中聘请的老师、保健医生的素质堪忧,使得幼儿园中问题不断。

有关部门的日常监管同样存在缺失。“学前教育现在没有纳入义务教育,各个地方的学前教育行政部门里面监管人员很少。有些地方连学前教育科都没有。”熊丙奇告诉记者。

学前教育是非义务教育,办学途径多种多样,监管和考核更具挑战,但这不等于可以放任自流。对幼儿教育必须有严格的办学资格审查,对从业人员必须进行资格考试,定期考评,同时建立职业培训制度。培训教师、保育员,组织业务进修,应当由政府出资,政府有责任。

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王雯建议,教育部门应加强监察,不管公办还是民办,只要幼儿园一经设立,管理部门就要纳入日常监管,比如定期、不定期的抽查。要规定幼儿园办园的资格期限,每过一段时间都要进行验收。如出现问题,可取消其继续办园的资格。

专家认为,药监部门不能只在事后进行补救,而要把工作做在前面,预防恶性事件发生。

査祥生建议,对于园内发生的违法行为,要坚决依法严惩;也应健全准入资质审核以及日常监管机制,及时消除幼儿园中潜在的安全隐患。(综合新华社、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等报道)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