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假期变化,此前从单休日到双休日,法定假日一下子增加了52个,并没有影响到经济的发展。而从1999年到现在,15年的时间,虽然中国已经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法定假日只增加了1个,这显然是不合理的。照目前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以及之前的经验,假期数量一定有扩张的空间,增加1~2个一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认为,增加2-7个法定假日,是综合考量各个维度之后较为稳妥的方案。

如果法定假日总数增加2~7天,分别有几套方案可供选择:A方案:增加2天,可以直接恢复五一黄金周;B方案:增加4天,在A方案的基础上把春节延长两天;C方案:增加5天,在恢复五一黄金周的同时,在8月上旬增加一个“避暑黄金周”;D方案,增加7天,则可以同时满足上述3项延长假日的措施。总之,A方案反映最迫切的民生要求,D方案则能最大化满足现实需求。

社会急剧转型的过程中,两种人日益增多。一种是包括农民工、漂在北上广的高素质人群在内的异地就业群体,他们有强烈的探亲需求。另外一种人是中产阶层,他们随着收入增加、眼界开阔,产生了旅游的需求。这两种人的需求,必须是长假才能满足的。

社会的进步是以闲暇时间的增加为标志的。当然,话说回来,要“休闲”,前提是“有闲可休”,所以一定要首先解决闲暇时间的问题,而当前释放中国民众庞大的旅游消费需求的瓶颈就是长假短缺。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刘思敏 著名旅游社会学者、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博士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