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科技讯,近日主题为“激发人才正能量 铸造企业中国梦”的第十届中关村人才论坛在神州数码科技广场召开。网易科技作为首要合作媒体在现场直播报道。

以下为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曾湘泉教授做主题为“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挑战及对策”的演讲。

主持人:杨主任很重视这件事,下面就接着来,主任提议咱们不休息。历年的论坛我们都是精心围绕着论坛的主题,挑选设立每一个话题,今年我们选择四个话题,分别请学界、咨询界和产业界高人一起来交流;同时从上一届论坛开始,由杨建华主任提议,我们特意设立了点评嘉宾,点评嘉宾在我们今天是每两个演讲之后,来共同对演讲内容进行讨论,并且回答在座各位提出的问题。大家看到我们左前方有一个新浪开的微博直播第十届中关村人才论坛,大家有兴趣进行提问,也可以通过这个微博来进行。首先有请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曾湘泉教授给我们做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挑战及对策,欢迎。

曾湘泉:很高兴参加中关村第十届中关村人才论坛,过去我也参加过几届论坛,也做过发言,这次协会跟我讲是不是讲一个主题,后来我一想,因为我们大部分发言的题目都是直接跟人才有关的。这两年我们从专业教学研究单位也很关心,或者说也涉及到一些目前大的人才发展的背景情况一些研究和讨论。特别是这一两年来,摩根斯坦利的经济学家,还有北美、欧洲一些投行的人力专家到中国来经常找我讨论问题,就是中国现在劳动力市场上一些形式的变化,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们大家看到的人力成本的变化和劳动力市场的短缺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中国其实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劳动力人口的变化,养老的问题等等,所以我想利用今天二十分钟的时间,简单给大家一个背景的介绍,实际上有助于我们来理解我们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或者人才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

我们知道其实从中国劳动市场现场来看这两年出现了一些现象,一个是招工难的问题,当然最突出是从04年开始。因为中国大概在03年,中央政府在取消了农业税,农民工进城成本机会成本发生了变化,所以04年就出现了第一次招工难;在08年金融危机,09年之后这个现象就发生的不是局部的,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一直到我们环渤海湾地区,现在在中西部地区也很广泛。

在劳动关系领域,这十年来大家注意,其实我们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来讲劳动关系特别重要,劳动关系一个比较突出的事件是富士康的跳楼事件,号称15跳,其实不止15跳。富士康郭台铭有很多应对的措施,一个措施就是大部分提高了薪水,富士康的薪水提高了,去年报道大家都又看到,从30%到60%等等到更高的。在《凤凰卫视》曾经对我做过专访,富士康不断的提高薪水是不是美帝国主义的阴谋?我也不会回答。因为03年我去过富士康,富士康这十年来其实变化非常大,他一方面内迁,一方面到越南,越南他过去招了20多万人,最近又到重庆、成都这些地方。

“本田罢工”,当时我们劳动学院把本田罢工那个小女孩专门请到香山饭店讨论,她只有19岁,主要是因为收入问题。这些事件导致直接的影响主要是涨工资潮,不管是从民工荒或者是富士康的15跳,还是本田罢工等等,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政府各地的工资都是从09年以后不断的上涨,所以中国人工成本上升速度非常快,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包括瑞典银行行长,丹麦银行行长都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看过去15年人工成本确实都在上升。引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个劳动力供给关系是否已经改变?第二个是人口红利的问题,就是中国低工资成本优势是不是结束了,第三个劳动关系的力量对比是否已经改变等等。

我们认为,其实从现在的研究看,劳动力市场的供求矛盾应该说有所缓和,但是总体形式没有根本的改变。这个缓和主要表现在中国人口几个增长的情况导致了中国青年劳动力立场的变化,24岁的劳动力大家看他极剧的下降,就是从过去1亿2千万降到6千万,所以大家感到招工难是这么一个问题,就是招青年工人难。大家到很多地方看酒店,很多餐饮问题非常突出,基本上都是年纪大的人进入这个行业。但是中年劳动力在上去,所以总的年龄大家看有三个拐点,第一个拐点是青年劳动力,第二59岁总的劳动力下降,国家统计局已经公布这个数字了。第三个拐点实际上还没有发生,还要过很长一段时间。

第二个问题还要做一个判断,整个的经济形势,整个的劳动力市场判断其实要跟宏观的经济联系在一起,宏观经济来看我们一方面看长期的情况,就是这个趋势。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短期判断需要看经济周期的波动,经济周期高涨期还是衰退期。我们过去做过一些研究,通过国内一些机构做出来的CIER指数,去年到今年有一些波动,制造业的情况其实现在来讲并不是很好,像煤炭、钢铁现在都不是很突出。另外人工成本我们看整个工资增长,确实过去十年来工资一直在增长,但是这个增长怎么看快和慢呢?很重要的指标就是看劳动生产率,我们看十七大报告,十八大报告都提出了居民收入和公民收入都变低,十八大还继续说这个问题。当然还有一个问题通货膨胀的因素,如果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我们用分数看的话实际上也没有那么高的增长。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判断,在国际上判断一个国家人工成本是不是有优势?有一个概念叫劳动分配率,劳动分配律看中国现在过去十年中占了30%左右,当然上面有税收,这个数据相当于什么情况呢?相当以日本70年代的水平,在70年代的时候美国在50左右,英国在60左右,就是劳动分配率同这个数据看其实我们现在还是变低的。这是我们今年青年报告会的时候埃森哲做的数据。

第三个问题在中国劳动力市场上其实更重要的关注结构矛盾,不是总量的问题,结构矛盾实际上现在是比较突出的。一方面是企业招不到人,另一方面是自然失业的情况。包括就业的质量,就是虽然岗位很多,但是就业的质量变低的问题特别突出,工资不高,就业的稳定性差,灵活就业。包括农民工和大学生一些调查都发现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特别突出的大学生的就业数量巨大,但是就业能力不高特别突出,这个从麦肯锡,从亚行过去很多的报告都讲过这个问题。其实这两年我们在中关村也做过一些调查。他们首先认为就业能力不高,这个问题非常突出,这是我们在中关村做的调查。从政策来讲,政府政策就不展开讲了,实际上中央政府现在对怎么样扭转解决收入分配的问题,其实给予很多的政策讨论,以及一些建议。

 

从企业来讲我想有这么四点,因为企业政策大的背景,中国面临着三个问题,这三大问题我认为是常态化,不应该成为一个短期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招工难,为什么这个问题是常态呢?因为我们看一个方面是本身来讲人口的结构变化,因为青年劳动力实际上减少了,没有那么多人了,所以过去讲35岁以下的情况,其实现在通过企业招聘很难解决或者劳动力市场发生变化招工难。企业未来的对策,人才培养机构应对人在变化需求非常慢,每年有700万多大学生,中国人比例来讲并不是很高的。第三个是薪酬成本上涨,在今后一段时间是一个趋势,不管从哪个季度看都是这样,包括国家十二五政策是13%,政策方面四个方面,修正用人政策,加大对非青年劳动力的开发和利用,第二重视员工培训和人力资本投资,缓解结构矛盾,提高我们投入增加我们的成本,第三激励政策要增加灵活性,就是我们看着现在中国目前来讲遇到一些新的问题,比如像外企问题上升很突出,壳牌每年做研究出两个问题,他怎么样跟国企竞争,所以他的薪酬政策,整个的人力资源体系都得改变,就是适合中国现在的国情。当然还有像我们的国企民营企业也一样都要增加灵活性,不能固守原来过其的传统。最后通过人力资源提高效率,人力资源管理促进创新的十大作用,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