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跨国公司国际纸业(广州番禺)包装有限公司全体员工因为公司制度不合理、年终奖大幅度降低,集体停工两天。21日,工人们复工后,有17名工人提出“只按照劳动法,上8小时的班”而被叫去开会,结果其中5人被公司高层勒令当天离职。截至羊城晚报记者发稿,该公司负责人除了“等回复吧”之外拒绝提供任何解释。

相关专家表示,广东产生了全新的劳资冲突:老一代工人求生存,新一代工人求发展。“但目前广东还没有解决全新劳资冲突的办法,出现矛盾,工人只能靠停工,企业也只有开除工人。”不到两年时间,广东已发生百起左右跨国企业工人停工。

 年终奖少

  有的16元有的没钱拿

国际纸业(广州番禺)包装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中国南方地区最早建设的包装企业之一 。该公司是全球500强美国国际纸业全球庞大工厂体系中一个工厂,在国际纸业番禺工厂的会议室中,还挂着该公司负责人和美国前总统布什夫妇的合影。

“我们是1998年进入公司,在公司已经有十几年了。”该公司工人王青春、唐小勇和一群工人告诉记者,他们大多来自江西、湖南等地的农村。唐小勇还拿出了自己当年进入工厂办理的工作证,工作证上注明是1998年10月。

“跨国公司名声好听,但劳动强度大。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中间没有休息。就连吃午饭、晚餐都要在生产线上吃,边吃边干。每天都是生活在高噪音、高污染的车间中。”工人王青春等人介绍。

“过去我们的工资至少有7000元,但现在工人的待遇不断下降,考核的任务量不断提高,管理制度越来越严格,稍有不慎,就被扣钱。”工人施植胜说,按照当年考核可以挣100元的,现在考核只能挣到30元,“我们工资条上的基本工资只有750元,这甚至比广州最低工资还低”。

待遇的降低工人们一直敢怒不敢言,一直以来公司的年终奖都是发双薪,但是2013年春节的年终奖,让工厂工人十分不满,这成了工人们停工的导火索。

“以前都有2000多元的年终奖,今年我们正式工就发了750元,公司的劳务派遣工甚至有人只发了16元年终奖,这么少的年终奖,跨国公司也好意思拿得出手?”唐小勇等工人气愤地说。据了解,该工厂用工分为正式工、劳务派遣工、劳务外包的工人三种,该厂劳务外包工人甚至没有发年终奖。

  拒绝加班

  高管勒令工人“滚蛋”

今年2月19日,国际纸业(广州番禺)包装有限公司全体员工因为公司各种制度不合理、年终奖大幅度降低、劳保用品发放大幅减少,集体停工两天。

在公司高层游说并作出复工不会追究本次集体停工者任何责任的情况下,多数工人于21日早上8时复工。但中午12时吃午饭的时候,整个纸板生产线17名员工明确告知当班领班当天下班后不加班,只按照劳动法,上8小时的班。21日16时19分,唐小勇所在生产线的工人们上足8小时班后,正常停机。这个时候,公司高层“发火了”,通知整条生产线17名员工开会,工人们去开会的途中遇到了公司总经理康健。

“康健总经理粗鲁地跟我们说:‘你们5个给我滚蛋!不用回来公司上班了,到三楼人事行政部等。’还发生高管推搡工人的事情。”唐小勇、王青春、施植胜等五名工人告诉记者,5人在公司行政部等了一个半小时,等来离职通知。“总部人事总监过来没有任何解释无理解雇了我们五个,要求我们立即离开公司!”

羊城晚报记者从国际纸业盖章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看到,公司认为工人们只上8小时的班,就停机,“违反了公司政策,并给公司造成了严重损失,根据中国法律,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该公司勒令5个工人当天离职。

“停工完全是缘于公司混乱的管理制度,公司大幅度降低员工的年终奖是引发全厂集体停工的主要原因。公司没有正视本次集体停工事件的原因,没有采取切实的纠错措施,并在员工已复工的情况下突然解除劳动合同,打击报复。”唐小勇等人说。

“现在让我们回来,我们都不想。但我们要讨个说法,不能让跨国公司任意压榨工人。”王青春等工人说。

  等回复吧

  等到目前仍无任何回复

21日上午9时,羊城晚报记者赶到国际纸业(广州番禺)包装有限公司,国际纸业亚洲区的法务顾问宋晓表示正在开会讨论,让记者在会议室中等到了11时30分,却没有任何实质答复。

对于工人们反映的年终奖少、发放标准和明细等问题,宋晓均没有答复,他表示将把这些问题传到公司相关部门处理。

“我们集团亚洲区有专门负责公共关系的,我拿到你的名片,他们会跟你电话联系,或者书面联系。”宋晓这样说。不过截至羊城晚报记者发稿时,国际纸业并未联系记者进行任何回复。

  广州总工会已介入协助维权

被勒令“滚蛋”的5为国际纸业工人的工资条上,记者看到他们每月缴纳了5元的工会会费,是中华全国总工会会员,有会员证。

被勒令离职后,唐小勇等5个被开除的工人目前已聘请了公益律师,申诉国际纸业的非法解雇行为,并希望通过社会力量,帮助他们维权。

目前工人们也给广州市总工会发了要求书,希望广州市总工会到该公司声援全厂工人的集体行动,立即制止国际纸业的一系列“严重违法用工”行为。

22日17时16分,广州市总工会做出了表态:将维护职工合法权益。

“我们已向职工了解有关诉求、收集材料,广州工会将进一步调查了解,及时依法处理,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广州市总工会在自己官方微博中表示。

一直关注基层打工者的“城边村”网站评论国际纸业开除5个工人表示:罢工、集体谈判后企业报复工人代表的事情屡见不鲜,这样的做派只会让工人对企业产生更多的不信任,而不利于劳资关系的发展。支持工人代表维权。

  专家观点

  跨国企业两年百起停工现有谈判机制问题难解

华南农业大学劳资关系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劳动社会学会理事杨正喜教授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表示,类似国际纸业番禺工厂工人由于不满年终奖而停工,是目前广东劳资关系纠纷中的新情况。

“2010年5月以来,广东发生100起左右跨国企业工人不满薪酬福利而停工。”杨正喜介绍,老一代的工人和企业争议多是由于拖欠工资等劳动纠纷,新一代的工人们则无需为求生存而抗争,更多是求发展。

“在劳资关系的转型期,我国目前在工人和企业发生矛盾时,还没有合理的处理机制。”杨正喜说,“广东企业有工人、企业、政府三方谈判机制,但这个机制目前解决不了问题。所以一旦发生工人要求提高福利企业不同意的情况,工人只能停工。”

杨正喜介绍,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工人可停工,也未规定不可停工。“有不少人表示,工人可以停工,因为这是社会性的权利。我认为,发生劳资矛盾,我们最缺的是有效的集体谈判机制。”杨正喜建议由政府主导,劳资双方都参与的谈判协商合作。“劳资双方都需理性,不要动不动谈崩了。”

工人是否有权拒绝在8小时之外加班?杨正喜表示这是可以的,“劳动法说得很清楚,工人加班的话,需要工会、企业协商。企业不能强迫工人加班,工人有权拒绝加班”。

  律师:社会应支持工人合法权益

公益律师、广东华瑞兴律师事务所律师赖胜奇十分关心国际纸业工人这起劳资纠纷,他表示工人们有权维护自己的权益。

“国际纸业番禺工厂全厂200多工人都参加停工了,目前只开除5个人,这其中企业的做法应该受到社会质疑。目前的确有法律条文表示,由于工人停工停产让企业损失的企业可以索赔,但是在这起劳资纠纷中,工人们是合理合法提出诉求,合法维护自己的权益。”

赖胜奇表示,目前社会应该尽快帮助被开除的工人维护权益,否则工厂方面会对还在工厂停工的工人施压。“不然留在国际纸业番禺工厂的工人们争取自己合法权益行为的情绪,会受到很大打击。”(记者 杨辉)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