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原告:吴金莲,女,1975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上杭县湖洋乡通桥村连塘组。
被告: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住所同安区大同镇新西桥头。
法定代表人:洪向新,局长。
吴金莲于1998年5月受聘于福建省银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芝集团),接受该公司在公司内的住宿安排和发给的生活必需品,但与其夫暂居于厦门市同安区新民镇西洪塘村下尾村25号房屋(该住所距离其上班地点约五公里)。1998年6月2日18时许,吴金莲下班后离开公司回住处时在国道205线408公里+250处被厦门特区运输总公司闽D/T3759号小客车碰撞致伤。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吴金莲在这起交通事故中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之后,吴金莲向被告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提出申请,要求确认该起交通事故为工伤事故。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于1999年6月22日作出《确认书》,以银芝集团对招聘的职工包吃包住,吴金莲到公司外居住未征得公司领导同意,不属于上下班发生的交通事故为由,认定这起交通事故为非工伤事故。吴金莲不服申请复议,厦门市劳动局于1999年7月16日作出复议决定,维持《确认书》。吴金莲不服,遂于1999年8月22日向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法院提起诉讼,认为根据事实和法律,其伤应属工伤。被告作出的《确认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判决撤销并判令被告重新确认。
被告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辩称,原告到银芝集团工作后,接受该公司发给的生活必需品和住所安排后,未经公司同意,擅自到公司外居住,其所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上下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原告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请求维持《确认书》。但被告厦门同安区人事劳动局在法院审理期间,未能向法院提供其作出《确认书》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法院审判】
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到银芝集团工作后,虽接受该公司在公司内的住宿安排和发给的生活必需品,但实际是在公司外居住。被告未查清原告的经常居住地,即认定原告发生的交通事故时不属于上下班途中,并依此认定该起交通事故为非工伤事故的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之规定,该院于1999年11月3日作出判决如下:
一、撤销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1999年6月22日作出的厦门市工伤与职业病确认书;
二、厦门市同安区人事劳动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对原告的工伤事故申请进行重新确认。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
【专家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主要有二:
一、银芝集团既然已为公司职工安排了住宿,那么公司职工是否必须居住在公司安排的居住地内,且未经公司同意不得外出。被告认为,银芝集团给其公司员工的待遇是包吃包住,因此,原告擅自在公司外居住,所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在上下班途中发生的。而且,银芝集团制定的内部管理秩序第六条规定“公司给从业人员包吃、包住,在公司内应严格遵守公司制度,从业人员离开公司应严格遵守国家法规”,可见,原告未遵守公司规定,不应认定为工伤。合议庭认为,公司制定的管理规定目的是为了提高公司效率、约束公司职工工作行为。至于公司职工在工作外的行为,则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被告辩称其制定的规定对规范职工工作外的行为有效,显然超出公司管理的范围,是不合法、不现实的。因此,被告认定原告擅自居住在外是不能成立的。
二、本案原告下班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属于工伤的范围。1996年劳动部在关于《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二章第八条第一款第(九)项规定“职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负伤、致残、伤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9.在上下班的规定时间和必经路线上,发生无本人责任或者非主要本人责任的道路交通机动车事故的。”1998年3月2日福建省劳动厅在给泉州市劳动局关于企业职工上下班途中发生车祸有关工伤问题的复函中也作如下答复:凡是职工在上下班必经路线途中遭受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后负伤、致残或者死亡的,无论该职工及其用人单位是否参加工伤保险,该职工都应认定为工伤,并享受有关的工伤待遇。1998年5月25日福建省劳动厅在给龙岩劳动局关于企业职工上下班必经路线与工伤认定有关问题的复函中答复如下:企业职工上下班必经路线是指职工在规定的上下班时间,从工作岗位至日常居住住宅必经路线。从本案来看,原告被小客车碰撞发生交通事故是在其下班回家的时间内,地点又是在其下班的必经路线上,且这起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后,确认原告不负主要责任。因此,被告认为原告遭遇的交通事故为非工伤事故的主要证据不足,原告要求被告重新确认其为工伤的主张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