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案情】
原告:胡淑琴,女,35岁,自贡市贡井盐厂舒平制盐分厂工人。
原告:杨翠容,女,42岁,自贡市贡井盐厂舒平制盐分厂工人。
被告:自贡市贡井盐厂。
原告胡淑琴、杨翠容经自贡市贡井区劳动部门批准,分别于1978年9月和1980年4月由被告招工到所辖“自贡市贡井盐厂盐业服务队”工作,属大集体职工。1985年至1990年8月,两原告调至被告下属车间加锌盐队混岗劳动,工资在被告全民工资基金中列支。
1990年8月,被告因本厂集体所有制性质的“贡井盐业综合服务公司”下属精盐队部分职工被查出患有传染病,经研究决定,以厂劳动服务公司(90)24号工人调配通知单将原告等人从加锌盐队调至精盐队,补充患传染病职工的工作岗位。但两原告因身体条件不能胜任精盐队工作,厂劳动服务公司又于1990年9月以贡劳调(90)25号工人调配通知单将两原告调入本厂全民所有制舒平制盐分厂(原5万吨车间)混岗劳动至今,工资晋升和主要福利均与同岗人员相同。被告因另抽调盐业综合服务公司下属建工队中的占地招工农转非大集体工人补充精盐队,遂将两原告的工资由全民劳资统计改变为“占地对换工”。
1992年12月,被告认为两原告不属省、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全民职工退休费用省级统筹对象“混岗大集体职工”,由该厂贡井盐业综合服务公司为她们补办了退休费用市级统筹。两原告不服,于1993年12月向贡井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定被告为其二人办理退休费用省级统筹。1994年3月,仲裁裁定被告将两原告列入市级统筹合法有效。原告不服仲裁,于1994年3月向区人民法院起诉。
原告诉称:我们均系劳动部门批准招收进贡井盐厂大集体性质的职工,长期在该厂舒平制盐分厂混岗劳动。被告不按省、市人民政府的文件规定为我们办理职工退休费用省级统筹,请求人民法院判决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被告{厂0}混岗大集体职工。之后,仅是形式上混岗,实际上并未纳入混岗大集体职工管理,故不应按省、市政府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退休费用有关规定办理省级统筹。
【审理】
自贡市贡井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两原告系劳动部门批准由被告招收的大集体工人,1990年9月由被告下设主管部门具函调入所辖的全民所有制5万吨车间混岗劳动至今,确属1991年12月31日前的混岗大集体职工,符合川府发(1992)4号、自府发(1994)56号文件规定的退休费用省级统筹范围中的统筹对象。被告下属主管部门明知两原告不属“占地招工”进厂人员,却擅自将她们列为“占地招工”统计,这并不能影响两原告在全民所有制单位混岗劳动的性质。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和国家有关政策规定,区法院于1994年11月7日作出判决:胡淑琴、杨翠容属全民所有制企业职工退休费用省级统筹对象,自贡市贡井盐厂应当为胡淑琴、杨翠容办理职工退休费用省级统筹入册手续。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以两原告形式上在全民企业工作,但未纳入全民管理,工资开支渠道未在全民工资基金中列支,不属混岗大集体职工,因此不能列入退休费用省级统筹对象为由,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上诉称两原告系该厂集体所有制“盐业综合服务公司”大集体工人,不属该厂全民所有制企业混岗大集体职工等理由经查不实,对其上诉理由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无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第(一)项之规定,于1995年10月16日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涉及如何对待企业依照《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条例》行使劳动用工自主权问题。
企业的劳动用工自主权是企业依法享有的一项重要权利,是指企业有权决定招收录用职工,决定用工形式,实行合同化管理和实行合理劳动组合,依照法律法规和企业规章解除劳动合同,辞退、开除职工等。但是,根据宪法、法律的规定,劳动者也享有平等就业、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享受社会保险和福利的权利,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劳动权利。因此,企业根据生产经营需要,为提高企业经济效益而行使劳动用工自主权时,不得损害职工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不得超越法律赋予的权利范围。
本案中,原告被调动工作之后,企业擅自改变了她们的劳动用工性质。她们被调回本厂全民所有制单位制盐分厂“混岗劳动”至今,被告也不按省、市政府文件规定给予办理省级统筹,显属不当。虽然因发展生产需要调动职工工作,这是企业的用工自主权,但因此而随意改变职工劳动用工性质及工资开列渠道,进而不给办理退休费用省级统筹,这却侵犯了职工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超越了法律规定的权利。原告起诉的合法要求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本案原告符合省、市政府文件规定的全民所有制单位“混岗劳动大集体职工”应办理退休费用省级统筹的规定。被告提出原告虽然形式上在全民企业工作,但未纳入全民管理,工资开支渠道未在全民企业工资基金列支,因而否认原告属于“混岗劳动”大集体职工,这是对省、市政府文件所指的“混岗劳动”大集体职工的含义的曲解。实际上,原告未纳入全民管理,是因被告在劳动用工上的管理错误所致。两原告经招工人厂,仅因调集体所有制单位“精盐队”工作不到一个月,便被随意改变为“占地对换工”统计管理,这显然是被告的错误。本案一、二审法院针对当事人对省、市政府文件中“混岗劳动”大集体职工含义的不同理解,注意征询市、区政府社会保险、劳动部门的意见,依法维护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