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马克思承认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着人的本质的异化,但他认为人的本质的异化并不像费尔巴哈所说的那样,仅仅局限于宗教领域。马克思认 为,在资本主义社会政治、经济领域中,到处都存在着异化现象。“劳动异化”理论在马克思哲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是“实践观点”思维方式的雏形。

关键词:异化实践哲学革命思想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

来源:《 人民论坛 》(2011年第37期)

人 是唯一自觉其为类的存在物,也是唯一有意识地同类相残的存在物;人只有从人那里才能够得到爱,人也正是从人那里才能学到恨;人只有通过对对象世界的创造才 能肯定自己,人也正是由于对对象世界的创造才失掉了自己……因此,没有比人和人的世界更容易让人理解的了,也没有比人和人的世界更让人感到神秘莫测的了。 于是,人对于人和人的世界的种种解释,从一定角度说又成了对人和人的世界的真实面目的遮蔽。

劳动与异化劳动

马 克思劳动异化的主体是人,是现实的人,是具体地从事生产活动的人,是马克思通过一系列曲折道路才找到的社会实践中的人。将处在一定历史发展阶段中的、“从 事实际活动的人”作为劳动异化的主体来进行研究,我们就会发现:第一,社会中的各种各样矛盾和历史事件,都是由于经济原因引起的。任何争取解放的阶级斗争 “归根到底都是围绕着经济解放进行的”,①“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 实际生活过程”。②第二,社会发展是一个客观的自然历史过程。人类社会和自然社会一样,它不是人的主观意志的创造,而是不依赖于人的意志而存在的客观实 在;它不是凝固不变的永恒实体,而是不断运动发展变化的历史过程;它不是纯粹的、偶然事件的堆集,其自身有着客观的运动规律。

普遍 劳动及其产物本来应当具有全社会的普遍规定性,然而事实上却只有私有财产的狭隘性,并且人本身也被当成了私有财产的规定,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然而,正 是由于“启蒙国民经济学”即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把私有财产的各种矛盾归结为人及其劳动,才促使人们意识到私有制社会的矛盾和问题源自于人们自身的相 互关系、源自于人的劳动的异化,从而才有助于人们揭示劳动和私有财产(包括资本和地产)的矛盾的根源以及矛盾发展的结局。基于这一看法,马克思历史地评价 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功过是非:如果说上述国民经济学是在承认人、人的独立性、自我活动等的假象的前提下开始,并由于把私有财产转为人自身的本质而能够 不再束缚于作为存在于人之外的本质的私有财产的那些地方性的、民族的等的规定,从而使一种世界主义的、普遍的、摧毁一切界限和束缚的能量发展起来,以便自 己作为唯一的政策、普遍性、界限和束缚取而代之——那么,国民经济学在它往后的发展过程中必定抛弃这种伪善性,而使自己的犬儒主义充分表现出来。

在 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资本、地产是分别属于工人、资本家、土地所有者的私有财产,并且是分别给他们带来工资、利润和地租的收入来源。于是,资产阶级经济学 家就把劳动、资本、地产的分离当作不言而喻的前提,从这一前提出发,他们论证了这三者通过商品交换而形成社会生产并最终导致分配的过程:工人提供劳动,资 本家则购买工人的劳动并使其作用于土地和其他劳动对象,于是,劳动便成了创造财富的社会生产;工人和资本家作为提供和推动劳动的生产阶级,理应分别获得工 资和利润,而属于非生产阶级的土地所有者的地租收入,则是从生产阶级那里即从工人和农业资本家那里攫取的一份财富。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特别是李嘉图通过这样 的实证研究,肯定了工人和资本家获取工资和利润的正当性,批判了封建地产的剥削。但是,对于工人和资本家来说,这一理论研究的结论早就存在于作为研究前提 的劳动和资本的分离之中,而研究本身并没有说明作为前提的劳动和资本的分离。既然劳动和资本的分离被当作是“原始状态”的事实,这当然也就解答不了劳动创 造财富而资本却带来利润的尖锐矛盾。按照他们的理论,劳动创造一切,一切东西都可用劳动来购买;劳动是人用来增大自然产品的价值的唯一东西,劳动是人的能 动的财产,因而,劳动的全部产品都应属于工人,工人应当成为自然和社会的真正主人。

劳动异化和人的异化

劳动 和异化这两个范畴,分别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哲学在理论上的贡献;而将这两个范畴有机地统一为异化劳动范畴,借以表示私有制社会的本质,并从而实现 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和资产阶级哲学的形而上学性质的扬弃,则是马克思运用实证的批判的方法,研究私有制社会经验事实中基本矛盾的结果。

在 私有制下,人的劳动产品,人的生产过程,人的类本质都被异化,那么,这一切是怎样造成的呢?如果劳动产品不属于劳动者,而是作为一种异己力量同他相对立, 那它一定属于劳动者之外的另一个人;如果工人的劳动对他本身来说是一种痛苦,那么,这种劳动必定给另一个人带来快乐和幸福。工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自己 的生命活动、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的直接结果就是人同人相异化。”③那么,这个人是谁呢?其实,这个人既不是神,也不是自然界,只有人本身才能成为统治人的 力量。马克思说:“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他对作为异己的、敌对的力量的生产对象和生产行为关系。而且还生产出他人对他的生产关系和他的产品的关系, 以及他对这些他人的关系。”④到此,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的层层剥离,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抗性关系终于凸现出来。

“实践观点”思维方式的雏形

对 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它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逻辑路径:一是以抽象的人的本质为出发点的人本主义逻辑;二是以现实的经济事 实为出发点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马克思的异化理论预先设置了一个理想的人性本质——自由自觉的劳动,现实社会则是这一自由自觉的劳动的异化,而未来的共产 主义社会则是异化劳动的扬弃和“类本质”在人身上的复归。马克思走的是“理想人性——人性异化——人性复归”这一典型的费尔巴哈三段论公式。马克思在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以现实的经济事实为出发点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使得他的劳动异化理论与费尔巴哈宗教异化理论有着本质的区别,劳动异化思 想已经具有了“实践观点思维方式”的雏形。

第一,费尔巴哈宗教异化理论的最大功绩是推翻了黑格尔异化理论中的“绝对精神”的主体地 位,确立了人的异化主体地位,从而为异化理论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出发点。但费尔巴哈认为人的本质的异化是在历史之外进行的,它与政治、经济、文化无关,与具 体的历史条件无关,与阶级和阶级斗争无关。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异化劳动的人,是具体的、历史的,是被各种社会关系所规定的人,是社会中 的人,是历史的创造者。实践活动是人的本质活动,人在生产实践活动中异化了自己的本质。这样一来,马克思就把异化引进了具有一定历史形态的物质生产领域。 在马克思的劳动异化中,异化的主体是从事生产劳动的现实的人,异化发生在生产劳动中,劳动的结果表现为物质产品,劳动过程是一种客观的物质运动过程,在劳 动中结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客观的物质性的关系。总之,在马克思那里,异化不是主观意识的过程,而是客观的物质过程;不是主体的主观感觉和心理体 验,而是统治他们的一种客观的社会关系。这是异化理论发展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转变。劳动异化理论表明马克思最终完成了对黑格尔的超越,其根本的标志就是马克 思以客观的现实的生产劳动取代黑格尔思辨的抽象的精神逻辑,这意味着黑格尔的虚假的主客体统一的“象牙之塔”彻底倒塌,代之而起的是马克思以生产劳动为根 基的主客体的真实的统一。

第二,马克思的劳动异化的消除孕育着一种实践的观点。我们知道,在黑格尔那里,人被认为是不应当异化的, 因为在异化中人是不自由的,只有“返回自身”,精神才能认识自己、确立自己。克服异化的办法是“精神消融法”,即异化的克服要依靠纯观念的斗争来完成,而 实践则完全被排斥在思考范围之外。

马克思认为,人是不应当被异化的。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人类在生产实践 活动领域中发生的异化,人不仅与自己的产品,而且与劳动活动本身、与自己的类本质、与人都发生了异化。既然异化发生在人的生产劳动中,那么,异化现象的消 除就不应该到所谓人类永恒不变的本体中去寻找,也不应该到人的思想观念中去寻找,而是应该到社会历史中去寻找,到人们的生产实践活动中去寻找。异化发生在 历史中,发生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生产实践活动中,因此,克服异化的条件也只能在这一历史条件下的物质生产活动中来创造。批判异化,从而最终消灭异化,不应 该站在人类之外,而只能从人类活动的本身去批判产生异化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消灭那奴役人、统治人的社会关系,创造一种符合人类发展需要的新的社会制 度,而这一切都取决于人类实践本身的发展和自觉的斗争。

注释

①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47、30~31页。

③④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59、61页。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