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全球再平衡改变了亚洲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模式,也改变了该地区的就业模式。那么,贸易对就业造成了怎样的影响?新形势下,促进就业的驱动力又是什么?未来会面临哪些挑战?针对这些问题,亚洲开发银行(亚行)在新出版的《亚洲贸易和就业》一书中作了详细阐述。9月10日,亚行经济学家、本书编者许霓妮女士在新书发布会现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当前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呈现复苏之势,近期贸易形势也显著好转,但外需疲软依然是未来面临的挑战,加之人口老龄化、环境等制约因素,经济结构转型势在必行,就业模式随之改变。未来,通过加强研发和创新来提升竞争力和生产率日趋重要,研发与创新是该地区工资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基本要素。

长期以来,贸易在亚洲经济增长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全球化浪潮下,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明显提速,对商品贸易也是逐年活跃。瑞士经济学会(KOF)提供的全球化指数(主要以进出口与外商直接投资为统计口径)显示,在1990年到2009年这20年间,全球化指数从45以下大幅升值60以上。得益于劳动力成本较低等优势,出口导向型行业也为这一地区带来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工作条件也不断改善。此后,欧元区经济受债务危机拖累跌入谷底,美国也因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而持续低迷,全球经济形势在短暂放晴后又陷入阴霾。外需疲软直接影响到亚洲各国的出口行业,亚洲商品贸易依存度也从2010年接近55%水平回落了近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亚洲传统的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也已走到了尽头,亚洲正逐步摆脱“世界工厂”的角色,以廉价劳动力为突出特点的传统就业模式面临挑战。

在《亚洲贸易和就业》书中,亚行首先肯定了出口行业对亚洲经济的突出贡献。该书通过对中国、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韩国和马来西亚等五个亚洲经济体的详细案例研究后认为,出口行业依然是亚洲经济增长的引擎。特别是受到中国、印度、韩国、泰国和越南等经济体的强劲推动,至2030年,亚洲贸易规模都将持续扩大,2020年后的增速会有所放缓。不过,在贸易规模持续扩大过程中,经济结构转型改变了产业模式,出口行业越来越注重工作质量,这一大趋势不容忽视。相关行业在工资和劳动力时间上,已不具优势,人员流动性加大。国际劳工组织提供的数据显示,亚洲平均工资水平在过去两年几乎翻了一番。出口行业对低技能型劳动力的需求正在降低。

“平均工资显著增长的同时,工业事故率和童工雇佣率则在下降。这表明贸易环境的改变给经济带来了直接和间接的益处,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贸易使劳动条件恶化”等言论成立。相反,劳动条件与外商直接投资紧密相关。通过公司特有的技术和管理优势,跨国公司通常会提供更高的工资水平,劳动生产率也会更高。”许霓妮说。在她看来,失去劳动力成本这一固有优势并不可怕。事实上,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亚洲国家的竞争力是在不断提升的。“研究表明,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印度、印尼、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等国的比较优势获得增长的产业数目超过了下降的产业数据。更重要的是,驱动这些结构性变化的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也不是单一的低价劳动成本。”她对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得益于发达经济体需求增加,近两月的亚洲贸易形势明显好转。以中国为例,8月中国进出口总额为3526.98亿美元,同比增长7.1%。其中出口1906.08亿美元,同比增长7.2%;进口1620.90亿美元,同比增长7.0%,取得贸易顺差285.19亿美元。数据还显示,本月对美国出口增长6%,对欧洲出口增长2.5%,表明欧美经济好转有利于中国对其他贸易伙伴的出口。但许霓妮强调称,美欧经济复苏并不稳固,外需疲软依然是亚洲贸易面临的重大挑战。此外,其他挑战还有经济增速普遍放缓,高速发展导致的环境问题等。对此,她提出几点希望,也是本书的几点建议,包括实现包容性增长、绿色增长、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及大力支持研发创新,形成创新导向型的新模式。实现这些离不开政策层面的大力支持,通过学校教育、培训、研发和提高效率,尤其是服务行业的效率来增加人力资本。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