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网讯 人社部《劳务派遣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目前正在征集意见。这一意见稿争议最大的是“同工不同酬”问题。人社部官员日前表示,劳务派遣同工同酬不包括福利和社保。一言激起轩然大波,引发人们对“临时工”“正式工”收入差距的关注。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单位不仅员工收入、福利差距大,还想方设法规避新《劳动合同法》。

9月3日,在连云港中山西路街头,65岁的环卫工人王新连正在扫地。他一个月收入1200元,低于连云港128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他说:“正式工的工资加福利,一个月总在3000元以上。”正式工坐办公室,骑电动车来回看看,而扫街的全是临时工。在南京,一个临时工每月收入1480元,没有社保,没有补贴。

事业单位及大型国企由于用人多,“同工不同酬”现象明显,现金收入差距很大。据披露,国内11家上市银行使用派遣工19万人,而中石化的临时工、季节性用工就有38万人之多。省内某电力局一位抢修人员对记者说,电力行业表面风光是“金饭碗”,实际上工人与工人之间的待遇差别太大了,他是干24小时休48小时,全年无休假,每月工资1400元,没有加班费,没有补助。苏北一位电信基层员工透露,他有20年工龄,每月到手不过1800元,这已包含当月绩效工资,“加上3000元年终奖,实际年薪也不到3万”。而同为电信员工,省内一位做基层维保的职工,这几年年收入都在12万元以上,个别同事去年多次请过病假,也能有10万元收入。

一些机关单位也在大量使用“临时工”。像南京的城管,正式在编人员1480人,因为编制、资金有限,只能多招协管员,现在大约有协管6000人,是正式员工数4倍左右。协管员拿当地最低工资,文化程度以初高中生为主。某市的区卫生局一位正式职工告诉记者,他工作刚1年,月薪3000多元,饭补300元,住房公积金每月1500元,而雇佣性质的同事,工作岗位性质一样,每月工资1000多,五险一金按全市最低标准买,没有其他福利补贴,差别很大。

据南京有关部门7月份公布的数据,南京用人单位劳动合同工和劳务派遣工的平均月薪分别为3909元和2715元,相差近1200元。其中,差距最大的达到8980元,有44家单位差距大于3000元。此外,工资水平以外,劳务派遣工感受最直接的差异来自奖金、福利。

今年国家要求严格执行同工同酬政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少单位想方设法甩包袱。一些公司把大专以下劳务合同工全部改签为劳务外包工,这样,很多福利就给剥夺了。一些大型银行机构也将派遣工变成外包工,上半年,国内上市银行3.6万劳务派遣工变成了外包工。连云港一公司职员说,一些用人单位以聘用工学历没有达到公司用人水准为由,正想方设法裁员,“单位表面上也不辞退你,但找个不好干的活,让你心灰意冷地主动走人。”

南京怡安翰威特人力资源公司分析师丁元元认为,很多单位打法律擦边球,同一岗位工人之间劳动报酬差距非常大。劳动报酬,包括货币工资、实物报酬、社会保险三类,本身就已包含福利待遇和社会保险。同工不同酬是一种极不公平的用工行为,需要予以纠正。“企业不是不愿实现同工同酬,但它生存挺艰难,政府税收又重,扶持政策也少,企业常常顾此失彼。”

本报记者倪方方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