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经历了从“劳动动物”到具有独立人格的“自然人”再到平等公民的身份嬗变。在古代甚至近古的制度史上,劳动者被当作“劳动动物”,没有“人”的法律资格。资本主义雇佣劳动时代来临时,抽象平等的法律人格并没有真正改变劳动者备受奴役的境况。雇主通过雇佣契约将这些具有法律上独立人格的“自然人”重新置于其权力之下,使其自由徒具虚名,造成劳动者名义上的法律主体地位与事实上的从属身份之间的对立,以抽象人格来建构劳动者的法律概念难以根本解决这种矛盾。基于劳动者身份变迁的制度史和权利发展的历史脉络,在关系正义理念下,重释劳动者概念的核心问题是对劳动者公民身份的法律再造。作为类型化的法律概念,它将劳动者的公民身份看作是自由权利、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的复合范畴并得到劳动者权利制度体系发展的支持;并以“事实优先”原则作为认定劳动者身份的法律准则,发展出独具特色的概念界定规则。如此,才能实现劳动者法律概念的建构在理念与制度之间的和谐稳定。

(曹燕: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劳动法教研室副教授 《法学家》2013年第2期 亚子/摘编)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