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援助中心用耐心细致的工作,解了工伤外来工的困境

□记者 王薇

在诸暨打工的周某在一家工地打工,因为意外受了重伤,却因为没有与用工方签订劳动合同,赔偿迟迟不能落实。年迈的父亲没有办法,走进了诸暨市法律援助中心,面对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法律援助中心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办法,还同时使另一个前来寻求帮助的务工者也得到了赔偿。

两年前,26岁的湖南籍外来工小周在诸暨一个运输路段施工现场当木工,在一次用吊车装吊钢模板的过程中,他被脱落的吊车钩子和钢板砸中头部和左小腿,伤势严重。包工头在入院时支付了1万余元医药费后,便拒绝再支付任何费用。为了及时治疗小周的伤,他的家人从湖南赶来,四处筹钱,负债累累。无奈之下,小周年迈的父亲走进了诸暨市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那天这位老人的情绪很激动,也很无奈。”负责这起案子的袁冬丽律师告诉记者,老人家的表情至今都让她印象深刻,细问之下,这才明白让老人家愁眉深锁的原因,原来他儿子没有和用工方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其他协议,手中除了一堆医疗费发票之外,没有任何书面材料可以证明他和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欠缺了认定工伤的关键证据。

袁冬丽告诉记者,劳动合同在劳动纠纷以及工伤认定中起着关键作用,没有劳动合同,小周想要为自己维权,确实困难重重。

“这孩子这么年轻,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钱治伤,这可怎么办?”老父亲欲哭无泪,在来法律援助中心前,他已经去了社保局,同样是因为没有合同,社保局没有办法根据劳动法相关条款为小周维权,所以他们建议他去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尽管知道事情比较棘手,但是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还是想着办法安慰这位老父亲,并且让他填写了法律援助申请表。就在填表过程中,老人填写的包工头的名字引起了袁律师的注意,她依稀记得,前不久有一个姓何的外来务工人员,因为一起工地受伤维权的事宜到窗口咨询过,他所提到的包工头好像也是这个人。工作人员赶紧电话联系了何某,经证实,小周与何某确实是同一个工地不同班组的工友,58岁的何某在该工地上吊钢木板的过程中,被吊车钩子钩住左手,导致左手神经线断裂。

“虽然两个人都没有与用工方签署劳动合同,但是两个人的话互为印证,使案件的可信度增加不少,我们就决定让他们两个发起共同法律申请。”袁律师说。

“当时我们采用两步走的方法,一方面尽可能收集证据,为仲裁或者诉讼作准备,另一方面联系包工头及项目单位,希望进行协商解决。”袁冬丽告诉记者。

在多方的努力下,工程方和受害者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判。但由于双方就赔偿数额难以达成一致意见,第一次调解以失败告终。但是承办人员并未放弃,仍多次与工程方接洽,既从法律规定上向对方解释周某、何某诉请的正当性,又从社会效益的合理性方面做工作,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除已支付的医药费之外,再由工程方一次性分别支付周某和何某赔偿金50000元和68000元,并承担周某、何某及他们的家人回乡的全部费用。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