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18:00,一封由231名飞行员联名起草的致中国民用航空局(简称民航局)的公开信在微博上蔓延开来,内容涉及飞行员离职难的问题,要求民航局保障飞行员的权利。据悉,这一行动是受国航重庆分公司机长赵洪辞职一案启发,赵洪一案曾打到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后打回重庆再审,今年7月经调解尘埃落定,赵洪成为国内首位未支付费用即获自由身的机长。

 案件 赵洪案打到最高院 获自由要交36万元

因培养成本高且人才奇缺,飞行员似乎正在成为中国最难跳槽的职业。据统计,自2005年至今,因飞行员辞职引发的诉讼已超过千起,“拉锯诉讼”、“天价赔偿”频见报端,这其中最著名的就要数曾把官司打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赵洪离职案。

本报曾对此案跟踪采访,在赵洪离职案中,赵洪想从国航辞职遭拒后陷入长达两年的诉讼程序。在经历劳动仲裁、法院一审、二审和再审程序以及向最高院申诉后,今年7月,在重庆高级人民法院调解下,赵洪与国航达成调解协议,双方解除劳动关系。

“当时调解的结果是,航空公司出具解决劳动合同的证据,并移交合同、档案恢复我的自由身,但费用另行考虑。”赵洪说,“法院说只能保证离职,这我可以理解,7月26日下的判决书,8月25日我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5分钟就办完了手续,我很满意。”

但赵洪重获自由的道路并非就此一帆风顺,目前,赵洪的业务档案已经转出,但人事档案和五险一金还未结转,“国航方面说让我把之前公司帮缴的保险费用补齐才行,费用总计36万元,真是狮子大开口,平均每月一万多块钱,合理吗?”赵洪说,“我咨询过专家了,像我这种情况,公司是不允许帮我代缴的,我现在有些后悔同意调解了,但有法院的判决书,相信他们也不会拖太久了。”

赵洪告诉记者,在他与老东家抗衡的过程中,自己并非有意成了飞行员离职的代言人,“后来我接触过很多飞行员,很多人向我咨询离职的事情,但也有很多人迫于生存压力不得不忍气吞声,飞行员屡遭刁难,这都是拜民航局的相关离职受限的规定所赐,虽然民航局的规定也是为了民航业的稳定,但我们的权利还希望能得到保护。”

上书 联名要求离职不受限 提议设置过渡阶段

据了解,继赵洪把辞职官司打到最高院后,国航浙江分公司又有15名飞行员要求辞职,并继续以诉讼方式寻求“自由”。这15名飞行员先后提出辞职遭拒,先后和国航浙江分公司对簿公堂。一审法院判决解除劳动合同之后,国航浙江分公司提起上诉,二审于今年2月立案,至今尚未判决。

这一案件发生在赵洪离职案之后,却依然如此艰难,便让众多飞行员感受到了争取自由的紧迫,于是公开信诞生了。据记者了解,发布这封公开信的微博用户叫“中国雄鹰A”,认证信息为“中国民用航空机长”,而在微博介绍里的描述则是“国航湖北分公司辞职机长”。“公开信是由包括我、南航机长朱驰东在内的几个核心成员起草,再由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教师许凌洁把关,最后到网上分享给各位飞行员寻求修改意见后才定稿的,算是比较严谨、理性,希望民航局能感受到我们的真诚。”

在这封由15家航空公司的231名飞行员签名的公开信中,如是写道,飞行员的劳动自由应得到保障,应放开和扶持民航培训业,同时推动飞行员自由流动;同时,飞行员们指出,他们作为接受特殊技能培训的劳动者,有权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并依据培训费用或约定的服务期限依法进行补偿。但是,航空公司往往漫天要价,甚至拒不执行法律条文或法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