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商报记者 徐 恬

以前,老板和员工的纠纷多数由于拖欠工资和加班费引起。但近年来,深圳企业处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因企业停业、搬迁、转型和员工“法外诉求”引发的共占约54%,取代欠薪成为引发劳资纠纷群体性事件的主要因素。记者近日从人力资源保障部门获悉,80后、90后新生代务工人员就业观与上一辈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提出超出法律基准诉求的情况越来越普遍,引发新型劳资纠纷:企业转型更名,员工要求买断工龄并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企业订单减少,员工担心生产任务不饱和,要求增加加班时间,并要求提前发放将来该发的经济补偿金;员工对企业管理不满,要求改选中层管理人员……我市今年上半年劳资纠纷群体性事件中,其中超过两成劳资纠纷因员工“法外诉求”引发。

针对新情况,近日,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出《关于做好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劳资纠纷预防处理工作的意见》(以下称《意见》),对相关的问题进行了明确。

企业换老板,员工要买断工龄

我市某印刷制品厂原属于来料加工企业,今年实施不停产转型,转为独资企业,更名为某印刷公司。更名后,公司要求员工签订变更劳动合同协议书,双方继续履行原有的劳动合同。但部分员工却不同意签订协议书,要求“买断工龄”,给予经济补偿金后,重新签订劳动合同。而另外一家模具厂也存在类似问题,公司股东间转让股份,员工认为是变相变卖公司,担心自己的权益得不到保障,要求企业按工作年限“N+1”支付经济补偿金。这些员工的要求合法、合理吗?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我市产业结构调整逐步深入,一些中小型企业停业、搬迁、转型引发劳资纠纷,“经济补偿金”成为焦点。《劳动合同法》规定,企业变更名称、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或者投资人(股东)等事项,不影响劳动合同的履行。企业发生合并或者分立等情况,原劳动合同继续有效,劳动合同由承继其权利和义务的企业继续履行。广东省的《意见》也指出,“三来一补”企业转型登记为企业法人后,劳动合同由承继权利义务的新企业继续履行。原劳动合同继续履行的,企业不需支付经济补偿。

企业搬迁,员工要求补偿金

我市某塑胶公司原来在坂田街道,后因所在工业园需要进行旧改,公司决定整体搬迁至观澜街道,部分员工由于居住、子女上学等问题,不愿意随行,被迫“离职”,因此要求企业支付经济补偿金,这些员工的要求合法、合理吗?

据了解,对于此类问题,法律并没有明晰的规定。但根据司法实践,对企业市内搬迁,员工不愿意随行的,企业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广东省的《意见》也指出,企业在本市行政区域内搬迁,职工上下班可乘坐本市公共交通工具,或企业提供交通补贴、免费交通工具接送等便利条件,对职工生活未造成明显影响的,劳动合同继续履行。

企业订单少,员工要求加班

我市某玩具厂今年上半年因订单减少,生产经营处于亏损状态,并计划下一步搬迁至外地,降低生产成本。员工因月收入降低,要求多加班;并担心今后生产任务不饱和,月收入降低进而导致将来企业搬迁时计算经济补偿金标准降低,要求厂方按照现行工资先行支付经济补偿金。员工的要求合法、合理吗?

对此,劳动监察部门有关工作人员认为,员工诉求合乎情理但不合法,因为要求多加班,要求企业提前支付经济补偿金没有法律依据,属于“法外诉求”。但由于法律规定经济补偿金的计算基数为最近12个月的平均工资,现实中的确存在企业因生产经营困难,员工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因工作量不饱和导致月收入下降,影响经济补偿金计算的问题。对此,希望企业和员工积极协商解决。

比如该玩具厂,劳资双方最后达成一致意见,以员工去年6月至今年5月的平均工资计算经济补偿金,企业在搬迁前的一个月发放经济补偿金,在今后3个月尽量保证员工足够的加班时间。

我市将就员工 “法外诉求”开展调研

近年来出现的新型劳资纠纷,一些由员工“法外诉求”引发。市人力资源保障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认为,异地务工人员中,80后、90后新生代务工人员占约70%,他们的就业观与上一辈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诉求从单纯获取足额劳动报酬维权诉求,向争取改善福利待遇、共享企业发展成果、甚至介入企业经营管理等超出法律基准诉求转变。

统计显示,目前约两成劳资纠纷因员工超出法律基准诉求引发,如要求企业增加福利、提高待遇、增加加班时间等。此外,部分企业存在缺工现象,可供劳动者选择的工作机会多,劳动者对工资福利期望更高,劳动力流动趋于频繁,影响劳动关系稳定。为此,我市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将着手就劳动者超出法律基准诉求开展专题调研,探索解决办法。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