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起草的《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已于8月7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使得规制劳务派遣话题再度升温。连日来,诸如劳务派遣的范围、用工比例、同工同酬待遇、连带赔偿责任以及种种规避法律行为,皆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热点聚焦”系列报道,深入剖析规制劳务派遣中的若干热点难点,力求客观、准确、全面反映各方诉求,回应公众关切,敬请读者关注。

本报北京8月29日电 (记者郑莉 王娇萍)哪些劳动者是劳务派遣工?哪些岗位属于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随着新《劳动合同法》于7月1日起正式施行,类似疑问本应尘埃落定,但眼下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却引发这样的追问和担忧:鉴于法律对“辅助性”岗位的定义仍有模糊之处,劳务派遣的边界划定还不够明确,一旦被用工单位钻空子,将难以达到遏制劳务派遣泛滥的立法初衷。

根据新《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六条规定,辅助性工作岗位“是指为主营业务岗位提供服务的非主营业务岗位。”而《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延续了这一对于辅助性工作岗位的解释。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昌硕认为,确定辅助性工作岗位,必须着眼于生产劳动过程。《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应对此加以细化,可明确辅助性工作岗位是指“为基本生产或基本服务提供服务的工作岗位”,因为什么是基本生产、基本服务,用人单位是十分明确的。

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会长姜俊禄则建议,主营业务岗位可界定为“与营业执照确定的经营范围密切相关的岗位”,在此基础上再明确辅助性工作岗位。

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主任佟丽华不无忧虑地表示,在没有科学界定的前提下,如果简单地以“主营”和“非主营”的划分来界定辅助性岗位,将导致一些用工单位“合法”地扩大劳务派遣用工规模。

现实中,这样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以事业单位为例,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调研发现,在医疗卫生、教育科研机构中“人才派遣”现象十分普遍,他们的学历多为硕士、博士,有的人甚至是副教授。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些派遣制教职工不只是在行政管理岗位,而是挑起担任学生辅导员等一线教学科研工作的大梁。

有关专家表示,对许多事业单位来说,且不说学生辅导员等本身就属一线教学科研工作,即便行政管理岗位,也往往具有很强的专业性、连续性,如此“一刀切入”辅助性工作岗位,不科学,更不合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草案)》同时明确:“用工单位的辅助性岗位由用工单位根据所处行业和业务特点,提出拟使用劳务派遣用工的辅助性岗位列表,经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大会共同协商确定,并在用工单位内公示,接受监督。”采访中,多位法律专家表示,这一规定非常值得肯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克制用人单位单方界定辅助性岗位的随意性,但大家依然期待《劳务派遣若干规定》能对“主营业务岗位”作出细化规定,因为“明确边界是规制劳务派遣的前提”。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