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各方关注着一部法律修改后正式实施,它就是《劳动合同法(修正案)》。这部法律几乎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尤其关系到劳务派遣工与其他合同工“同工同酬”的权利。
近年来,劳务派遣几乎遍布各行各业,尽管《劳动合同法》第66条规定,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但实际上劳务派遣已经广泛地被使用到了长期性、稳定性甚至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性岗位之中了。于是,劳务市场怪相丛生,隐患四伏。
——劳务派遣工不是企业正式员工,随时面临被解聘危险,对企业缺乏归属感,在企业的发展空间受到限制,不能享受正式员工福利待遇。劳动力市场普遍存在“聘用单位不用人,用工单位无合同”的身份怪相。
——现在央企职工总数已锐减到1000万人,实际上是国企大量开始使用派遣工人,少支出的工资便成了企业的利润,出现了表面上国企员工锐减的怪相。
——些机关事业单位编制有限,加之编制内人员存在效率低下等问题,于是出现了倾向于长期性使用劳务派遣人员的怪相。
——劳务派遣公司的准入门槛低、成本低、盈利高,导致了派遣机构雨后春笋一般大量涌现的怪相。
——现行法律对“三性”(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要求没有解释,各地对劳务派遣企业界定还有不同版本,加之赢得官司可能丢掉饭碗,这似乎已成为不少劳务派遣工面临的维权怪相。
那么,为何本意严格规范劳务派遣行为的《劳动合同法》,反而造成劳务派遣用工非正常繁荣,成为一个对劳务派遣规制的制度困局呢?有两个原因。其一、原《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过于“原则”,无法起到限制用人单位规避法律的作用。同时,一些具体的制度设计存在明显缺陷。其二、政府监管不到位,有关劳务派遣的法律制度不能得到严格执行。
劳务派遣用工乱象引起了社会各方的高度关切,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就劳务派遣问题对《劳动合同法》进行修改。这次修改进一步规范了经营劳务派遣业务应当具备的条件,强调了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并强化了相关法律责任等。可以说,在规制劳务派遣的道路上,此次修法迈出了第一步。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步,其后的执行则更为重要。
从《劳动合同法》施行5年来看,由于执法的过度宽松,其中关于劳务派遣的规定几乎没有被实际执行。今天,新修改的《劳动合同法》从7月1日起正式实施,固然给劳动者带来了新的福音,但是也带来了新的担忧,因为历史经验告诉他们,一些地方所谓的“中国式执法”,很可能让劳务派遣工在修正案施行过程中变形甚至走样,劳务派遣工就是临时工穿了个“马甲”,换汤不换药。修改好一部法律不易,执行好一部法律更不易。惟有政府执法部门坚持有法必依、违法必究,令法律成为不可触碰的红线,才能让那些心态不正、心存侥幸的单位彻底绝了念头,真正给劳务派遣员工带来“同工同酬”的实惠。
(作者系黄浦区政协委员、区总工会原副主席)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