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本文基于发展经济学思想,提出我国城镇化产业结构变 迁中的劳动力转移与城乡金融配置结构调整的构想,首先对目前城镇化进程与产业部门发展现状进行深入分析,从资本积累扩张、劳动力转移与金融结构均衡角度, 解释了产业结构变迁同城镇化是一个快速发展到稳步推进的不同阶段,而后通过构建一个两部门两阶段数理模型框架,研究城镇化进程中农村部门剩余劳动力转移与 城市部门资本积累的作用机制,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在地区劳动力总量基本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城镇化将会缩小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城镇化进程将进一步深化城乡金融配置结构,农村部门内源融资度提高对劳动者收入的促进作用会随城镇化而加强,而城市部门外源融资度提高对劳动者收入的促进作用会随城镇化而减弱。最后根据我国城镇化现实情况给予检验分析,并给出了政策建议。

关键词:城镇化;劳动力转移;农村部门;城市部门;金融结构

中图分类号:F830.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2265(2014)10-0009-07

一、引言

城镇化是影响一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标志,体现为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资本和劳动力快速积累而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通过促进产业结构由非均衡向均衡调整,伴随着第一产业的农业现代化, 第二、三产业的技术生态化和服务新型化,以实现经济可持续增长,最终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刘伟(2008)将技术进步和产业结构变迁从要素生产率中进行分 解,研究表明产业结构变迁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呈现不断降低的趋势, 逐渐让位于技术进步。陆铭(2004)认为城市化对降低城乡收入差距有显著的作用,我国持续扩大的城乡收 入差距与地方政府实施的带有城市倾向的经济政策有关。戈林、罗杰森(Gollin、Rogerson,2007)从农村部门的技术进步角度出发,认为全社 会对于农产品的需求相对固定,因此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部门的剩余劳动力会因农村部门的“推力”而流向城市部门,导致农村部门劳动力数量减少和收入下降, 而城市部门由于社会需求的增加和就业人数的扩张收入会持续上升。

当前我国要顺利实现农业现代化,首要解决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问题,提高农村人均资本占有量,并通过要素集聚促进城市部门发展。我国较发达地区早期经济发展主要依靠本地工业化资本积累,建立在国家主导的煤、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开发上,以优先发展重工业为主导,通过政府干预方式将农业剩余转化为城镇化所需资本,这是一种传统的以政府推动为核心推进大城市城镇化道路,并由此形成普遍存在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陈斌开,林毅夫(2013)研究发现我国优先发展重工业战略导致了城市化水平的相对下降、城乡收入差距扩大。吴超(2012)提出城镇化发展的五个增长源:工业化发展、农村部门生产效率的提高、产业结构优化、完善的基础设施、中小企业发展,并通过实证分析发现农村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对城镇化建设推动作用最大,其次为产业结构调整。

长期以来,我国以政府主导的金融结构变迁都带有城市化倾向,信贷配置上更加倾向于非农产业,金融结构调整依赖于产业结构变动。李健,范祚军(2012)发现地区经济结构的调整通过对金融机构及 其金融业务需求的改变引致地方金融机构创设、迁入或退出而影响区域金融结构变动,并且不同地区有着不同的演绎过程。刘小玄(2011)通过实证分析发现, 民企的融资成本和利率弹性均高于国企,而民企却往往具有较好的绩效,因此金融部门的趋利性和城镇化进程的大方向可能不会始终保持一致。

二、我国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村部门与城市部门现状

我国早期城镇化率低、农业产值和农业就业比重高,其主要因素在于农业效率低下、现代农业发展缓慢,工业化对农业的带动作用不强。农业现代化发 展对于传统农业剩余会带来两种结果,一是农村部门产业化规模经营释放劳动力所产生的“失业池”;二是农村部门生产和管理方式的现代化,立足于农产品的简单 加工和深加工,乡镇企业蓬勃发展所带来的“就业池”。据2012年数据统计我国除了沿海一线城市之外,农业人口比重仍然较大,不同地区农业生产结构效率差 异较大,政府制定政策支持的侧重点也应有所不同,从农业人口比重、耕地面积和农业增加值来看农业现代化效率,广东、广西、辽宁、新疆效率较高,应加强劳动 力外部迁移,完善由农民向市民的转变机制。河南、河北、山东地区由于人口基数大,应加强劳动力的内部吸收,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用技术和金融手段改造传统农业并辅之以恰当的土地制度改革,最终实现规模收益,从而使城镇化成为一个自然的过程。

通常,在工业化和城镇化的不同阶段,城市建设用地总规模一般会经历“缓慢增长―加速增长―低速增长―基本稳定”的变化轨迹。总体上我国已逐渐进入工业化 中后期阶段,城镇化正处在加速发展时期(宋洪远,2012),在这个阶段,大城市或中心城市通常会逐渐成为企业总部经济中心和生产性服务中心,占地面积较 大的工厂则逐步外迁,以大型科技产业园区的形式存在于郊区或中小城市,这将导致城市中心工业用地比重逐步下降。相反,随着大城市或中心城市成为现代生产性 服务业中心,服务业就业人口逐步增加,进而带来住宅用地、商业用地、生活配置等基础设施用地的增加,由此带来城镇化进程中的城市部门发展转型融资等问题, 具体到我国目前情况,在新型城镇化推动下,一些欠发达地区如贵州、甘肃、新疆在城市建设用地增加很少的情况下,城市部门表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这些地区城 镇化进程中应加强产业资本积累扩张,而广东、浙江、北京等发达地区二、三产业已接近饱和,未来城市建设用地中,工业用地的比例会日益减小,住宅、商业和基 础设施的用地比例将会增加,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和城市工业外迁两方力量的叠加驱动下,人力资本转移人才创新与物质资本迁移产业升级都需要金融支持,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城镇化的核心问题将从如何支持规模扩张过渡到如何支持效率提高。

三、资本积累扩张、劳动力转移与金融结构均衡

城镇化过程中,农业剩 余生成同时意味着城市部门要尽可能多的吸收农业剩余劳动力就业,要想提供就业机会,除了资本积累,还必须有城市部门的扩张以形成强大劳动力市场需求相配 合。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同群体收入差距来源于其所在行业差异,而所在行业差异则来自于资本积累阻碍上的不同和由此导致的综合要素生产率上的不同。在城镇化 前期,农业剩余劳动力的存在不会使城市部门扩张遇到人力劳动阻碍,因此城市部门的扩张就主要取决于资本积累和技术创新存在的阻碍。

(一)城市部门基于资本积累的扩张过程

城市部门基于资本积累对劳动力吸收的过程。如图1所示,其中上图K代表资本投入,L代表劳动力投入,Q1,Q2,Q3代表等产量曲线,下图Y代表产出水 平,LS代表城市部门的劳动力市场供给曲线,这条曲线的性质和形状是由“城市部门的劳动力市场需求随城镇化进程变动”决定的,劳动力供给产出效率随着城镇 化推进呈现先快速上升后逐渐稳定的过程。LD1、LD2、LD3是劳动力相对于资本投入K1、K2、K3的边际生产率曲线。这些劳动边际生产率曲线本身就 是城市部门的劳动力需求曲线,因而,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性就业均衡位置就由这些曲线与LS的交点E1、E2、E3来决定。假如城市部门的初始资本量为 K1,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为LD1,LD1向下倾斜的性质是由在定量的资本投入下劳动力投入的增加使报酬递减规律发生作用的结果,LD1与LS的均衡位置 E1决定了城市部门对劳动力的实际需求量为OL1,即城市部门实际使用OL1量的劳动力与资本存量K1一起,生成出了Q1水平的产出。在短期均衡点E1, 城市部门的利润由阴影面积P1所示,劳动者的工资所得由阴影面积W1所示。如果城市部门利润P1用来进行再投资,连同被吸收到城市部门的农业剩 余AS一起,使城市部门的资本投入量增至K2。较高水平的资本存量K2,决定了一条新的劳动边际生产率曲线LD2。LD2之所以位于LD1的右上方,是由 资本投入量增加扩展了劳动的边际报酬递减边界所决定的,LD2与LS形成了一个新的短期均衡点E2,城市部门对劳动力的实际需求量为OL2,在初始点的基 础上增加了L1L2单位,城市部门实际使用OL2量的劳动力,与资本存量K2一起,使产出达到了Q2的水平。同理,若资本存量继续增至K3,新的就业均衡 点变为E3,城市部门的劳动力使用量增至OL3,就业机会又绝对增加了L2L3单位,城市部门的产出扩张至Q3的水平。城市部门的这一扩张过程说明,资本 积累是引致城市部门劳动力需求增强的重要因素,资本积累的增加能使城市部门吸收的劳动力数量增加。因此,劳动力再配置模型进一步要求城市部门要形成有效的 资本积累机制,这一点在城镇化发展前期尤为重要。基于资本积累的城市部门扩张增加劳动力吸收的理论意义是理想的,然而在城市部门发展前期,资本是最为稀缺 的要素,这会使基于资本积累的劳动力吸收模式不会完全按照理论分析进行而遇到现实瓶颈,这就必然要求金融发展水平需要更好地跟上城镇化步伐。

(二)劳动力转移与金融配置结构的均衡过程

这里假设在城镇化前期,实现劳动力转移的主要驱动因素为劳动力报酬。如图2上图所示,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的劳动力总数量为LaLn,其中农村部门劳动力 的数量为LaL1,城市部门劳动力的数量为L1Ln,A1A2表示农村部门平均劳动生产率,N1N2表示城市部门劳动边际生产率,在农业剩 余劳动力迁移到城市部门就业之前,农村部门LaL1数量的劳动力生产A1A2L1La数量的农产品。城市部门L1Ln数量的劳动力生产N1N2LnL1数 量的非农产品,农村部门的劳动平均生产率A2L1低于城市部门的劳动边际生产率N1L1,即农村部门劳动力工资为Wa,城市部门劳动力工资为Wn。随着城 镇化推进,农业剩余劳动力迁移到非农产业就业在理论上可以持续到两部门劳动生产率均等于BL2为止,此时有L2L1数量的农业剩余劳动力迁移到城市部门就 业,而此时的农村部门与城市部门劳动报酬趋于平衡,但实际此时近似处于刘易斯拐点,刘易斯拐点到来之前大量劳动力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劳动生产率大幅提 升,但由于劳动力工资上涨的速度往往远远低于劳动生产率提升的速度,从而使得劳动者收入份额占比处于下降趋势,资本报酬占比处于上升趋势,这种反差同时也 为进一步的城市产业投资、资本积累提供了可能,从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吸引更多的人口流入,直到跨越“刘易斯拐点”,这一期间劳动力成本低,数量从L1 逐渐增加到L3,城镇化将处于快速扩张阶段。

我国长期存在的城乡金融配置结构特征,使得城镇化前期农村部门资本投入相对不足,城市部门资本投入相对充足,由于两部门金融市场发展程度的不同,造成反映金融市场资本稀缺程度的利率水平扭曲了资源配置效率,资本成本的非均等化使农村部门储蓄率高而信贷支持弱化,由农业储 蓄而形成的信贷资金单向流向城市部门。如图2下图所示,假设农村部门资本投入量为KaK2,城市部门资本投入量为K2Kn,C1C2表示农村部门资本投资 效率,D1D2表示城市部门资本投资效率,Ra、Rn分别表示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融资的利率水平,即融资成本,由于我国长期以来的“金融压抑”政策,假设 农村部门 Ra要大于城市部门Rn。此时农村部门总效益为KaK2C2C1,城市部门总效益为K2KnD2D1,但当资本结构处在平衡点K1时,两部门总收益为 KaKnD2B1C1>KaK2C2C1+K2KnD2D1,D1B1C2即为由于两部门金融发展程度不同造成的收益损失。随着城镇化进程推进,农 村部门和城市部门的劳动边际生产率均会提高,如果城市部门的生产率高于农村部门,则造成资本配置最佳结构平衡点在理论上向左移动,从而接近甚至达到当前最 佳资本配置。综合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产业结构变迁同城镇化会有一个快速发展到稳步推进的两个阶段,我国之所以能够实施并会最终实现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主要在于产业部门可以利用已有技术水平和发展模式进行后发优势赶超。基于此,本文接下来通过前述我国两部门发展现状加以引申建立一个两部门两阶段模型,以探索城镇化进程对两部门的影响。   四、基于两部门框架的城镇化进程理论模型

(一)模型的假设

1. 假设农村部门为(a)和城市部门为(n)。将农村部门劳动者数量定义为La,城市部门劳动者数量定义为Ln,这里我们从劳动者就业结构角度将城镇化的动态过程定义为η=Ln/(Ln+La)。

2. 无论是农村部门还是城市部门的企业融资资金,对于企业生产产出都具有重要影响。另外,厂商吸引就业以推动劳动力转移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即两部门收入差距的比较,社会经济中存在充足竞争性厂商并假设生产函数满足规模收益不变。

3. 农村部门属于劳动密集型部门,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生产中的资本投入较小,依靠自有资本就可以基本满足自身对资本需求,而城市部门属于资本密集型性部门,资本 密集型企业在生产和研发过程中会面临大量的资本投入,而这种资本投入不可能完全依靠自有资本,需要依赖外部融资。因此,这里假设劳动密集型行业通常是对内 部融资依赖度高的行业,而资本密集型行业往往是对外部融资依赖度高的行业。

(二)城镇化对两部门收入差距的影响分析

这里引入总生产函数的传统分析框架, 并以劳动力转移的时间跨度将城镇化分为前后2个时期,主要参照奥德多昆(Odedokun,M.O,1996),孙永强(2012)的处理方法将金融发展水平当作一项“投入”用于生产过程,即融资资金作为生产要素加入生产函数,假设农村部门(a)代表性厂商生产函数为:

[Ya(t1)=Aa(t1)Kαa(t1)Lβa(t1)S1-α-βa(t1)] (1)

因此设城市部门(n)代表性厂商生产函数如下:

[Yn(t1)=An(t1)Kεn(t1)Lηn(t1)F1-ε-ηn(t1)] (2)

其中Y、K、L、F、S分别代表总产出、资本投入、劳动力投入、外部融资与内部融资,α、β分别为农村部门的资本产出弹性和劳动产出弹性,ε、η分别代 表城市部门的资本产出弹性和劳动产出弹性,t1表示城镇化过程的前期阶段。其中,0<α,β,ε,η<1,0<α+β<1, 0<ε+η<1,根据现实情况,假设α<ε,即农村部门资本产出弹性小于城市部门资本产出弹性,Aa和An为模型外生变量,分别表示两 部门的生产技术。

通过将(1)、(2)式变形得到如下人均产出形式:

[ya(t1)=Aa(t1)kαa(t1)s1-α-βa(t1)]

其中

[ya(t1)=Ya(t1)/La(t1),ka(t1)=Ka(t1)/La(t1),sa(t1)=Sa(t1)/La(t1)] (3)

[yn(t1)=An(t1)kεn(t1)f1-ε-ηn(t1)]

其中

[yn(t1)=Yn(t1)/Ln(t1),kn(t1)=Kn(t1)/Ln(t1),fn(t1)=Fn(t1)/Ln(t1)] (4)

假定两部门的代表性厂商依据利润最大化及零利润原则进行决策,则劳动和资本均按其边际产品进行支付。劳动的实际工资收入等于劳动的边际产品,即w=([?]Y/[?]L)。由于Y=yL,则劳动力市场均衡时劳动力的实际工资为:

[w=?Y?L=?(yL)?L=y+Ly'[-kL2]=y-ky’] (5)

结合式(3)和(4),得到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的劳动力实际工资分别为:

[wa(t1)=Aa(t1)kαa(t1)s1-α-βa(t1)-kαAa(t1)kα-1a(t1)s1-α-βa(t1)=(1-α)Aa(t1)kαa(t1)s1-α-βa(t1)=(1-α)ya(t1)] (6)

[wn(t1)=An(t1)kεn(t1)f1-ε-ηn(t1)-kεAn(t1)kε-1n(t1)f1-ε-ηn(t1)=(1-ε)An(t1)kεn(t1)f1-ε-ηn(t1)=(1-ε)yn(t1)] (7)

前后两个时期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的收入差距分别为:

[π(t1)=wa(t1)/wn(t1)=(1-α)ya(t1)/(1-ε)yn(t1)] (8)

[π(t2)=wa(t2)/wn(t2)=(1-α)ya(t2)/(1-ε)yn(t2)] (9)

假设由t1到t2时期迁移到城市部门就业的农村部门劳动力数量为n(t),则有

[ya(t2)=Ya(t1)/(La(t1)-n(t))>ya(t1),yn(t2)=Yn(t1)/(Ln(t1)+n(t))<yn(t1)] (10)=”” <br=””>  可知:[π(t1)<π(t2)] (11)

说明在劳动力总量基本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城镇化进程将会缩小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之间的收入差距,如果前面假设成立,随着城镇化进程不断推进,未来我国农 村剩余劳动力大规模转移可能不会再出现,但我国在人口城镇化方面存在一个“硬伤”,就是户籍制度,因此当我国进入人口城镇化后期,就需要政府建立一套完善 的农村土地流转体制,同时加强农村金融对与现代农业的支持力度,否则农民就会对捆绑在户籍制度背后的个人利益难以取舍,陷入既想融入城市但又不想放弃家乡宅基地的两难局面,可能使得劳动力人口迁移存在“回流”,但放松对户籍的管制,容易造成目前国家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

(三)城镇化对金融配置结构的影响分析

前面模型基于劳动者报酬角度,论述了两部门前后两个时期收入差距随镇化进程的变动过程,接下来对基于城乡金融配置结构视角探讨两部门收入差距的变动加以佐证。

设农村部门内源融资水平为[χa(t1)=Sa(t1)/Ka(t1)=][sa(t1)/ka(t1)][(χ>0)],城市部门外源融资水平 为[δn(t1)=][Fn(t1)/Kn(t1)=fn(t1)/kn(t1)][(δ>0)],结合式(3)和式(4)可得:   [ya(t1)=Aa(t1)kαa(t1)s1-α-βa(t1)=Aa(t1)k1-βa(t1)χ1-α-βa(t1)] (12)

[yn(t1)=An(t1)kεn(t1)f1-ε-ηn(t1)=An(t1)k1-ηn(t1)δ1-ε-ηn(t1)] (13)

[?wa(t1)/?χa(t1)=(1-α)(1-α-β)Aa(t1)k1-βa(t1)χ-α-βa(t1)>0] (14)

[?wn(t1)/?δn(t1)=(1-ε)(1-ε-η)An(t1)k1-ηn(t1)δ-ε-ηn(t1)>0] (15)

即农村部门内源融资度和城市部门外源融资度的提高均会促进劳动力收入的提高,接着我们依然假设由t1到t2时期迁移到城市部门就业的农村部门劳动力数量为[n(t)],因此:

[?wa(t1)/?χa(t1)  [?wn(t1)/?δn(t1)>?wn(t2)/?δn(t2)] (17)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农村部门内源融资度提高对劳动者收入的促进作用会随着城镇化进程而加强,而城市部门外源融资度提高对劳动者收入的促进作用会随着城镇化进程而减弱。

金融相关比率是由美国经济学家雷蒙德.W.戈德史密斯(Raymond.W.Goldsmith)提出:指一定时期内社会金融活动总量与经济活动总量的 比值。用f=F/Y表示金融发展水平,用j=Fn/(Sa+Fn)表示城市部门外源融资占两部门总融资的比重,比值越高表示城乡金融发展越不平衡。

对金融发展水平进行整理,可得:

[φ=(Sa+Fn)(Ya+Yn)=Fn(1+Sa/Fn)Yn(1+Ya/Yn)=Fn(1/?)Yn(1+LaLnyayn)=Fn(1/?)Yn[1+LaLn(wa1-αwn1-ε)]=FnYn(1+1-ηη1-ε1-απ)?] (18)

由此得到隐函数:[Z=φ?[1+(1η-1)1-ε1-απ]-FnYn]

利用偏导数求导公式法:则有

[?π?η=-?Z?η?Z?π=–φ?(1η21-ε1-απ)φ?1-ηη1-ε1-α=π(1-η)η>0](19)

结论表明:城镇化进程将会有利于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这里完全用数理推导的方法,再一次验证了第二部分的结论。在城镇化前期,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转移到城市部门,转移的是廉价劳动力,土地从农业用途转向工商业用途,伴随产业结构变化,就业结构也会呈现类似的变迁过程,第一产业从业人员比重不断下降,城乡收入差距缩小。在城镇化后期,大城市逐渐会成为综合性服务中心,城乡统 筹发展会使城乡收入趋于均衡,随着我国“人口红利”消失和人口老龄化加速,此时劳动力可能出现“回流”,然而劳动力转移并不是完全从第二、三产业回流至第 一产业,而是从城市回流到郊区或乡镇,仍然从事于第二、三产业,这就需要国家在未来加强小城镇和县域经济建设来承接劳动力迁移回流或本地转移。

结论表明:城镇化进程将进一步深化城乡金融配置结构。在我国城镇化前期由于农村部门的风险与收益不匹配问题,使城市部门不断挤占农村部门的金融资源,导致金融配置结构失衡,但随着近年来我国农业现代化及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发展问题的提出,金融资源中的债权资金、股权资金应逐步在农村部门和城市部门之间相互渗透、相互协调、相互补充,因此在城镇化后期,在农村部门效率大幅提高的情况下,应充分发挥政府对金融机构的产权控制和金融资源配置权,加快农村地区比如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建设。

五、现实检验与政策研究

从图3可以看出,我国城乡收入差距经历了两次起伏,目前总体上呈现缩小趋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在一定程度上是收入再分配效应的表现,这种外部约束导 致的差距缩小不具有可持续性,长期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必须建立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基础上。由图4可以明显看出第一产业从业人员比重逐年降低,在 2005年与城镇人口比重实现交叉,此时第一产业已仅占GDP比重12.1%。蔡昉(2005)首次提出我国劳动力短缺问题,可能会发展为一种经济增长的 要素“瓶颈”,在改革期间,数以亿计的农村劳动力通过部门和地区之间的转移,调整了缺乏效率的劳动力配置结构,产生了一个资源重新配置效应。农村剩余劳动 力被逐渐吸纳而导致农村劳动力存量减少,固然产生二元经济结构反差缩小的效果,但使经济发展阶段更加趋向于“刘易斯转折点”。笔者认为我国仍处于城镇化中 前期阶段,资本市场市场化机制并不完善,资本积累率仍然较高,并不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力短缺,目前应该在我国农村劳动力转移存在的硬性制约因素上下功夫,比 如渠道不畅、信息传输机制尚未健全,有组织、有规模的劳动力输出比例不高等,其中户籍制度是一大原因,为了适应城镇化发展需要, 应适当改革现有户籍管理制度,根据学历、入城年限、工做贡献等指标设计“定量入户”标准,逐步建立起以居住地划分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 以职业划分农业人口和非农人口的户籍管理制度,真实反映区域人口城镇化发展水平。

如图5和图6所示2008年由于受金融危 机的影响,我国城市部门金融发展水平和城镇融资依赖度均有降低,但城市部门受影响较小,一是由于国家对于“三农”的重视,二是也印证了农村部门内源融资 高,农村乡镇企业融资水平低与农村金融发展滞后的事实。当前政府应加强对农村部门外源融资支持力度。一方面,通过大力支持县域经济辐射带动乡镇企业发展, 建设区域性金融机构缓解“金融排斥”,通过市场机制减轻企业融资瓶颈降低融资门槛,以加强对本地劳动力的需求和支付增加;另一方面,提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融资水平以改善农村生活生产条件,从而加强城镇化进程中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改变金融城乡二元结构,增加农村信贷比重,同时,金融发展通过缓解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瓶颈而推动城镇化进程。因此,在发展城镇化的同时,加大对农村金融的扶持力度,改善城乡金融配置失衡状态并以此为基础提高金融发展水平。   参考文献:

[1]Gollin D,Parente S & Rogerson R.2007.The Food Problem and the Evolution of International Income Levels[J].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54).

[2]Restuccia,D.,Yang,D & Zhu,X. 2008.Agriculture and Aggregate Productivity: A Quantitative Cross-country Analysis[J].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55).

[3]Odedokun,M.O.1996.Alternative Econometric Approaches for Analyzing the Role of the Financial Sector in Economic Growth:Time-series Evidence from LDCs.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50(1).

[4]刘伟,张辉.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产业结构变迁和技术进步[J].经济研究,2008,(11).

[5]陆 铭,陈 钊.城市化、城市倾向的经济政策与城乡收入差距[J].经济研究,2004,(6).

[6]陈斌开,林毅夫. 发展战略、城市化与中国城乡收入差距[J].中国社会科学,2013,(4).

[7]丁小平. 我国城市化滞后的产业因素分析[J].经济学家,2004,(3).

[8]吴超,钟辉. 金融支持我国城镇化建设的重点在哪里[J].财经科学,2013,(2).

[9]李健,范祚军.经济结构调整与金融结构互动:粤鄂桂三省(区)例证[J].改革,2012,(6).

[10]刘小玄,周晓艳.金融资源与实体经济之间配置关系的检验-兼论经济结构失衡的原因[J].金融研究,2011,(2).

[11]宋洪远,赵海.我国同步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面临的挑战与选择[J].经济社会体制比较, 2012,(2).

[12]黄小明.收入差距、农村人力资本深化与城乡融合[J].经济学家,2014,(1).

[13]孙永强.金融发展、城市化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研究[J].金融研究,2012,(4).

[14]蔡昉.劳动力短缺:我们是否应该未雨绸缪[J].中国人口科学,2005,(6).

[15]刘长安,赵继龙 .基于都市农业的低碳城市发展策略研究[J].山东社会科学,2013,(7).

[16]林毅夫,孙希芳,姜烨.经济发展中的最优金融结构理论初探[J].经济研究,2009,(8).

[17]巴曙松,杨现领.城镇化大转型的金融视角[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

Urbanization, Labor Transfer and Financial Allocation Structure

Pan Chao

(Xinjiang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Xinjiang Urumqi 830012)

Abstract:Based on the thought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this paper puts forward the idea of labor transfer and adjustment of financial allocation structure between the rural and urban area while the industrial structural is occurring in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First of all,this paper deeply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urbaniza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of industrial sector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quilibrium between the accumulation and expansion of capital,labor transfer and financial structure,it explains the change of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urbanization are different stages of a rapid and steady process of development. Then it studies the residual labor transfer of the agricultural sector in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and the capital accumulation mechanism of non-agricultural sectors by building a two-department two-stage mathematical model framework. The conclusions are as follows: the urbanization will narrow the income gap between the agricultural sector and non-agricultural sectors under the premise that the regional labor volume remains the same; the urbanization will optimize the financial allocation structure,the role of the increase in the internal financing of the agricultural sector in promoting the income of laborers will be strengthened with the urbanization and the role of the increase in the external financing of the non-agricultural sector in promoting the laborer income will decrease with the urbanization. At last,this paper gives test analysis and policy suggestions according to the reality of urbanization.

Key Words:urbanization,labor transfer,agriculture sector,non-agricultural sector,financial structure

作者:潘超,单位:新疆师范大学。

来源:《金融发展研究》 2014年第10期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