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晚上8点多,在北京某军队医院急诊输液室,护士小华(化名)忙进忙出,给急诊输液的病人取液、扎针……与其他护士不同的是,小华胸前并未佩戴写有自己名字的胸牌,病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个实习生。”

通过学校的联系,小华和其他19名同学两个月前从山西临汾某学校来到这家医院,计划实习10个月,和急诊室里其他正式护士一样上班,不同的是没有报酬。

小华的实习经历在众多“实习生”中不是孤例。

2005年《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中等职业学校在校学生最后一年要到企业等用人单位顶岗实习,高等职业院校学生实习实训时间不少于半年。

按照201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1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813.87万人,在校生2205.33万人,加上全国高职(专科)院校在校生,共约有2950万人。每年需要实习的学生在1000万人左右。

    一个易被忽视的群体

“近年来,学生工群体日益庞大,学生工权益受侵害事件不断见诸媒体。”5月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预防以劳动剥削为目的的拐卖项目经验总结交流会上,江苏省项目负责人、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杜景珍如是说。

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中并没有“学生工”的概念,杜景珍解释,项目关注的“学生工”是指那些在一个相对固定时段内,从事为雇主或企业提供劳动并获取报酬的学生,包括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寻找工作获取报酬的学生和根据学校规定必须顶岗实习或见习并获取报酬的学生。

通过近1000份的调查问卷、二十多个个案访谈,杜景珍发现,学生工的权益已经遭到普遍而且比较严重的侵害,主要包括劳动协议签订率低、安全培训和保护不足、意外伤害保险率低、工作时间普遍比较长、近半学生工加班而加班工资未按法定规定落实、至少三分之一学生工的月薪或小时工资低于法定标准等;学生工打工动机最强烈的是积累社会经验和增加个人能力,其次才是赚取零用钱等因素,因此尽管学生工权益遭到普遍的侵害,但学生工还是充分肯定打工经历的意义;学生工自己的权利意识薄弱,同时维权途径不畅更加剧了权益受侵害的可能性。

“相关的立法或政策对学生工的保护模糊而不确定。”杜景珍说,1995年8月4日原劳动部颁发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劳动合同。”这条规定使一般学生工无法获得劳动法的有关强制性法律保护。此外,顶岗实习的学生与企业是否属于劳动关系法律并没有明确界定,一旦出现权益受侵害现象,只能通过一般的民事诉讼程序加以解决。民事法律所调适的雇佣关系中的劳动者远没有劳动法所调适的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所能够获得的特殊保护多,而且前者费时费力。

这些问题在北京财贸职业学院旅游系周跃群副主任的工作中也有体现。

周跃群告诉本报记者,在学生顶岗实习前,学校的合作实习基地或企业到学校宣讲,学生通过面试确定实习单位。如果学生自主寻找实习单位,需要上报系部,学校会考察实习企业是否符合实习的要求。两种情况下,学校都要和企业签订实习协议,以确保完成实习这一教学任务。在实习协议中,学校会对学生实习期间的报酬提出建议,一般不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

“企业用工短缺的时候,用学生比较狠,工作时间会超过8小时。”周跃群说,企业一般不提供加班工资,常通过倒休加以解决。如果学生和企业协商不成,学校会出面协调。

“顶岗实习学生身份比较尴尬,不能签订劳动合同,企业一般不承担保险问题。”周跃群告诉本报记者,旅游系学生通常到酒店、旅行社等企业实习。学校会动员学生在校期间购买意外伤害险,但是学生并未意识到保险的重要性。学校将对学生普及保险知识,同时也在与企业协商,让企业为实习生购买团体意外险。“如果有相关立法加以明确,力度会更大。”周跃群表示。

    地方立法保护实习生权益

2013年1月15日经过江苏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32次会议修订的《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在“学生工”这一问题上有了很大突破。

《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接纳全日制在校学生进行实习的,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和安全健康的劳动环境,不得安排学生从事与所学专业无关的高空、井下作业和接触放射性、高毒、易燃易爆物品的劳动,以及国家规定的第四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

学校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者劳务派遣单位组织、安排和管理实习工作。企业不得安排总时间超过12个月的顶岗实习,不得安排学生顶岗实习每日超过8小时、每周超过40小时。国家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用人单位应当对实习学生进行劳动安全卫生教育,预防劳动过程中发生事故。企业应当按照实习协议为顶岗实习学生办理意外伤害保险。

企业应当按照约定的标准直接向顶岗实习学生支付实习报酬,且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企业、学校不得克扣或者拖欠顶岗实习学生的实习报酬。

实际上,“学生工”纳入《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的调整范围并非一帆风顺。

江苏省人社厅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张景亮说:“每个部门、每个人工作经验不同,看法不尽相同。”在立法过程中,有人提出,实习生不是劳动法调整的范畴,劳动合同条例根本没有必要对此予以规定。

“劳动法虽没有规定实习生属于劳动法调整的范围,但也没有明确予以禁止。”张景亮说,地方立法的目的就是在国家大法的规定下,作出相应的规定。学生工的相关法律不健全,个别企业钻漏洞,学生工劳动时间长、报酬低。实习生特别是基层一线操作实习生,一方面是学生,同时,劳动的形态比较明显。既然存在侵犯实习生劳动权益的现象,必须加以规范,而且要全面保护实习生的劳动权益。

实习现象复杂多样,《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选择重点保护顶岗实习生。“顶岗实习生劳动特点明显,权益重点有两条,一个是工作时间,一个是工作报酬。”张景亮解释道,《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自2013年5月1日起施行以来取得初步效果,结束了地方上关于实习生无法可依的情况。

劳动法专家、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人力资源管理与劳动法事务部主任王向前律师非常认可江苏省的做法。“这是从劳动法的角度保护学生工的权益。”王向前告诉本报记者,顶岗实习是教育关系和劳动关系的结合,是一种特殊的劳动关系,一种特殊的教育关系。顶岗实习是作为一个劳动者使用,应当获得一定的报酬。

    分类规定 保护学生工权益

杜景珍认为,政府应该尽快完善保护学生工的法律法规或政策。学生工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劳动者,他们与企业(雇主)之间存在实际的劳动关系。作为特殊的劳动者,学生工的权益保障自当有别于正式工。此外,学生工的权益受损涉及的金额通常比较少,与较高的维权成本相比,他们往往维权动力不足。小额劳动报酬维权问题需要相关社会组织或机构的支持。在学校教学计划中还可加入维权知识培训,讲授劳动者的权益保护。

在王向前看来,我国的劳动法等法律规章并没有将勤工助学的学生排除在外。“学生身份并不当然排除其劳动者的身份。一个自然人在不同的法律关系中具有不同的身份。在勤工助学时,学生同时也是兼职的劳动者,应当根据劳动法保护其权益。”

对于1995年8月4日原劳动部颁发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的规定,王向前认为,“这种解释从理论上讲是不合理的,应当改正。”也正因为这一规定,导致在实践中劳动执法机构并不将勤工助学的学生视为劳动者,认为学生不能成为劳动者。“将勤工助学的学生视为劳动者,承认客观事实,恰恰可以保护其权益。”

“学生实习之所以出现很多问题,就是因为没有一部相关法律,执法没有依据。”王向前说,实习涉及劳动法与教育法的关系,法律还没有太多强制性、明确性的规定,导致实习生权益保护陷入“有些灰色的地带”。

对于学生实习这一“劳动和教育交叉的领域”,王向前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教育部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共同立法,制定一部专门的规章或者通过国务院出台一项专门的行政法规。可以对实习问题进行分类,有学习为主的、劳动为主的、学习和劳动结合的实习等,分别作出规定。同时对劳动时间、工作场所的安全等作出统一明确的规定。劳动报酬不能一刀切。授权教育部门对学校监督,实习生在工作场所出现问题有权利向劳动监察大队投诉。

此外,王向前认为,应当制定科学、合理的实习方案确定机制,学生、家长等能够参与其中,不能完全由校方决定。此外,学生应当与实习单位签订协议,对实习报酬等约定清楚,主动判断实习的工作场所是否存在安全风险;学校应当对学生教育、指导,提供援助;用人单位应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完善规定,开展岗前培训,让学生识别职业中的危险因素,保护自己。(本报记者 王春霞)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