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单位突破“三性”规定,无序扩大使用派遣工时,就使派遣工队伍迅速增加,而工会组织在参与维权时,难以理清用工单位、用人单位、派遣工的劳务关系、劳动关系及他们之间的利益规定

劳务派遣,是指由劳务派遣机构(以下简称用人单位)与被派遣劳动者(以下简称派遣工)订立劳动合同,由派遣工向要派单位(以下简称用工单位)给付劳务,劳动合同关系存在于“用人单位”与“派遣工”之间,但劳动力给付的事实则发生于“派遣工”与“用工单位”之间。为了规避相关劳动法律规定、降低用工成本等,许多企业都选择劳务派遣用工,其中产生的问题严重制约各级工会组织职能作用的有效发挥,成为工会依法维权工作所面临的羁绊。

1.普遍存在超“三性”用工问题。《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简称“三性”规定),但在劳务派遣用工的实际中,用工单位使用派遣工的生产岗位真正符合“三性”要求的比例非常小。一些企业大量使用派遣工已成为一种“潜规则”,在生产一线使用派遣工形成生产用工的“混岗”现象,甚至在某些生产部门或工作岗位上主要或全部使用派遣工,派遣工往往成为用工主体。用工单位在通过用人单位招用派遣工的同时,有的招聘劳动者后送到用人单位办理派遣手续,还有的用工单位与原正式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后再经用人单位派遣回原单位。结果是用工单位在控制用工编制不超额的基础上,生产能力未降,而人工成本却大幅下降,规避相关法规后,企业履行的劳动合同责任和义务全面减少,辞退用工的成本极为低廉。

  滥用劳务派遣滋生诸多问题

  2.普遍存在“同工不同酬”问题。在用工单位的生产工作中,派遣工与合同工从事着同类的工作,甚至在同一岗位上工作,但鉴于彼此与企业的劳动关系不同,所签的劳务派遣协议和劳动合同中的条款内容存在繁简之差,便造成身份、地位、劳动报酬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派遣工的薪酬水平、缴纳社会保险金的基数及缴存比例等要比同岗位的合同工低很多,抑或还有为数不少的派遣工长期游离于社会保障之外。如此以来,用工单位在工资总额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用工总量不变而人工成本却大幅下降,这就是同工不同酬问题。

3.普遍存在着“二元结构”问题。由于劳务派遣的无序扩大化,导致企业劳动用工出现了合同工和派遣工“二元结构”。派遣工群体与合同工群体劳动报酬分配上的“二元结构”,只因为身份不同,双方的地位和受益就不同。合同工的固定身份与派遣工的雇员身份,形成了职工队伍内部的分化与对立。在用工单位“二元结构”的职工队伍中,由于人为地造成同一单位里人与人之间不平等、不公平的差阶,派遣工的职业生涯意识被“临时性”心理涤荡得殆尽无遗,合同工的爱岗敬业观念亦被“稳定性”心理销蚀得荡然无存。所有这些都使得职工队伍的凝聚力、团结性、创造性和积极性等无从谈起,严重制约我国工业产业大军的现代化建设,阻碍着经济社会的科学发展。

  无序劳务派遣制约工会职能发挥

  1.难以维护劳务派遣工民主权益。派遣工与合同工同样在用工单位内劳动,合同工可以通过工会组织实现自己对用工单位经营管理的知情权、民主参与权、民主管理权、民主监督权等。在很多情况下,因为诸多原因派遣工却无法实现自己的这些民主权益。因为派遣工与用工单位没有劳动关系,只是有偿使用关系,不能加入用工单位的工会组织,不能作为用工单位的职工代表参加职代会和集体协商等企业民主管理活动。对此,用工单位工会组织如何维护这个职工群体的民主权益,就面临既有责任使命,又无能为力的尴尬境遇。对于加入用人单位工会组织的派遣工,尽管用工单位协助用人单位工会组织做好派遣工的会籍管理、工会活动等,依然很难实现派遣工的民主权益维护。

2.难以维护劳务派遣用工经济利益。用工单位的派遣工由于是按照“三性”用工规定使用的,享受不到用工单位同工同酬待遇、随经济效益增长而正常增长工资待遇、带薪休年假待遇、福利等。但是在用工单位突破“三性”规定,无序扩大使用派遣工时,就使派遣工队伍迅速增加,成为相对的弱势群体。对此,用工单位工会组织受用工单位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务派遣合同》、用人单位与派遣工签订的《劳动合同》、用工单位与派遣工间签订《劳务协议》所缚,无法进行维护派遣工的经济利益。有的用工单位为回避“同工同酬”问题,将部分工种或岗位全部调用派遣工,彻底“消除”派遣工与合同工之间薪酬、权益等方面的差别。面对种种侵害派遣工经济利益问题时,用工单位工会组织无所适从,即使上级工会组织参与维权,依然难以理清用工单位与用人单位的劳务关系、派遣工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派遣工与用工单位的有偿使用关系之间的利益规定。绝大多数用工单位无视法律法规规定,随心所欲地辞退派遣工,而在工会组织为之争讨补偿时,需要三方同时举证,只要其中两方约定不明或无约定,问题就变得无限复杂起来,使劳动者利益维权困难重重。

3.难以建立企业内部和谐劳动关系。用工单位职工队伍中,派遣工往往在生产一线岗位从事最脏最累最险的工作,但劳动报酬却与合同工相去甚远,尤其是在工资、社会保险和福利待遇等方面严重低于合同工的标准。绝大多数派遣工迫于就业压力,加之维权意识不强,主动放弃自己合法的民主权利和经济利益。而派遣工的用工关系和劳动关系相分离造成大量派遣工成为工会组织发展会员和维护权益的“盲区”,派遣工在用工单位中处于弱势地位,利益诉求无畅通渠道,所以对企业没有归属感、责任感和忠诚度。派遣工的这种心境极不利于建立和谐的劳动关系,无论用工单位工会对此做出多少努力,在失范的劳务派遣运行中都是苍白无力,无法弥合二元结构之间的对立,不能消除派遣工群体潜藏诸多不稳定因素。

作者:原永海

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2012/9/25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